穆怀山逆转真火,将缠绕在身上的一丝丝红光完全炼化,让陆红娘手中的红色绳索顿时灵光大失。看上去不经过长时间的温养,已经不能恢复其功了。

    虽然摆脱了缠丝锁的纠缠,但是穆怀山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此时他的肉身上放出一股股赤色的红光,身上甚至散发了一股烤熟的味道。

    一旁的梁启光看见穆怀山情况不妙,马上施展了一道法术甘霖咒。

    一滴滴灵雨从天空落下,滴落在穆怀山身上,很快就发出呲呲的声音,将穆怀山体内的火焰压住。

    趁着这个功夫,穆怀山马上服下一枚四阶灵丹养心丹,总算是勉强捡了一条性命。

    到了这个地步,青玄宗已经露面了一个金丹、五个紫府,在附近的潮音山,而洪山宗想要突袭打击青玄宗附庸家族的计划已经彻底落空了。

    虽然他们打探清楚了青玄宗留守潮音山紫府修士的人数,但是穆怀山重伤,几乎折损了大道上的希望,这一次突发的战斗,洪山宗已经算是折了本。

    继续让高阶修士打下去,洪山宗已经没有胜算。眼看事不可为,洪山宗的杨老祖也只能作罢,长叹一声带着麾下的门人弟子迅速退走。

    回到断云山脉北麓,众人马上将穆怀山送回宗门医治。

    穆怀山的情况非常严重,他的筋骨肉身、五脏六腑几乎被逆转的真火彻底烤熟,这一次已经算是伤到了根本,阻断了道途,即使修养百年后能勉强复原,但是失去了百年宝贵的时间,在大道上也彻底无望了。

    洪山宗高阶修士贸然入侵,结果青玄宗修士早有准备,他们虽然人数更多,但是却没有占到一丝便宜,还暂时损失了穆怀山这个紫府战力。

    在接下来的百年之内,洪山宗几乎算是少了一个紫府修士,相比青玄宗,他们的力量又衰落了一分。

    清凉山肖家的客堂,这里因为距离潮音山最近,已经成为洪山宗囤积粮秣的前沿重地。

    洪山宗的六个紫府端坐在客堂之上,为首的何振则眉头紧皱、脸色一苦说道:“台城郡已经出现了青玄宗五个紫府,依靠潮音山一座四阶灵脉,他们也不可能长时间驻守这么多的人手。

    而且青玄宗十三个紫府修士,要驻守的地方很多,他们刚刚占据了双蛟山,在南荒之中就控制了六座四阶灵脉,根本不可能不留人手。再加上青阳、中玄这个门派根基之地也要留人,怎么可能抽调出这么多的人手?”

    “双蛟山之上有紫府期的散修尤念微驻留,有此人在,赵心莲就能随时抽调出来。赵心莲上一次被青蛟所伤,估计伤势还没有恢复,不过他应该替换下了吴泗蘅,所以这一次吴泗蘅就亲自来了。”说话之人是一个少年道人,看上去应该驻颜有术,此人名叫史长庆,修为紫府四层,也是洪山宗一个老牌紫府修士。

    “吴泗蘅能来,我倒是不意外,毕竟潮音山肯定有他家的股份,他不来出力根本不能服人。不过这个尤念微是何人?竟然能帮青玄宗镇守灵脉?”一位中年道人摸了摸嘴上的胡须问道。

    这个中年道装打扮的修士名叫田文轩,修为已经紫府七层,除了年纪最大的何振则,众人之中就属此人法力最雄厚。

    “此人来历不清楚,据说是散修出身,与黑山梁太虚交情很深,听说双蛟山这座灵脉,是此人与青玄宗共同占据。”梁启光去过一次黑山,对南荒的情况最清楚,所以出言解释道。

    何振则苦笑道:“我们的估算有错误,漏算了尤念微这个变数,而且对陆红娘的神通法力有些低估。看样子,此人距离结丹已经不远了。估计再有三五十年,青玄宗要增加一位金丹期修士了。

    一旦陆红娘结成金丹,再有了潮音山灵石矿帮助,青玄宗马上就会迎来一个大发展的时期,我们与他们纠缠了这么多年,恐怕青玄宗一旦缓过气来,就要拿我们开刀割肉了。”

    “何师兄说的不错,虽然穆师弟暂时不能动手,但是这场仗还要继续打下去。我们人口多、修士数量多,现在还稍微有一点优势。如果现在不打,等青玄宗发展壮大,我们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了。

    我看应该大规模动员下面的人手,虽然断云山脉阻隔,出动练气期修士很不容易,但是我们可以大量调动筑基期人手。

    我们宗门的筑基期修士,足有三百人,再算上附庸四个郡的家族,就是出动一半的人手,数量也超过青玄宗的全部筑基修士了。

    而青玄宗的筑基,还要分出很大一部分镇守南荒,数量上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这一次千万不能犹豫不定,就是打消耗战,也要与青玄宗打下去,我们就是损失惨重,也不能便宜了青玄宗。”说话之人相貌堂堂,言语之间有一股淡淡的威势,此人正是洪山宗的掌门张正阳。张正阳虽然修为只有紫府三层,但是掌握宗门大权,在几个紫府修士中也很有威望。

    高阶修士突袭之战失败,何振则心中一阵苦闷,但是他心中仍然不服输。

    “张师弟说的很对,我们十一个紫府修士,必须留四个镇守灵山,现在穆师弟也不能动手,从高阶修士上来说,我们已经不是青玄宗的对手了。

    如果还想要争一争,就只能发挥我们人数上的优势,与青玄宗打消耗战了。我本来不想如此,一旦打消耗战,双方很可能死伤无数。

    但是为了压制青玄宗的发展速度,我们就不得不如此。从现在起,我们改变战略,我们几人亲自出手,牵制青玄宗的高阶修士,将战斗让给下面的筑基修士。等打到青玄宗死伤惨重,耗不下去的时候,我们才罢手。”

    “别人都好说,就是青玄宗的金老祖,也有杨师叔对付,但是陆红娘非常难缠,我们恐怕不是对手,对上了此人,我们的人手恐怕要折损。”梁启光亲眼见到穆怀山落败的景象,见陆红娘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用很小的代价拿下了一位紫府,他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忧惊恐。

    “梁师弟放心,陆红娘这里我来应付,我这把老骨头就是死,也要为你们拖住陆红娘,打下潮音山。”何振则寿元已经无几,已经有了拼死一战的决心,他本身是紫府九层修士,虽然因为年老元气开始衰竭,可能不是陆红娘的对手。但是拖延牵制陆红娘,还是很有把握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