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真相

衣山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世界上真有天仙,那么,眼前的就是。

  刘章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美过言成蹊,几天不见,二人重逢,他原本以为自己会非常激动的。可是,此刻他心中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眼前的她竟然是那么陌生。

  “章哥。”言成蹊将手中的香烟扔到地上,朝前走来。

  刘章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我我……我,成蹊……”

  言成蹊淡淡一笑:“章哥,你好象很害怕的样子?”

  刘章说不出话来,只喃喃道:“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言成蹊突然轻叹息一声:“对不起。”在这低头的一瞬间,医院里那个柔情万种,温柔的女子又回来了。

  刘章心中一颤:“成蹊,你的身体还好吗,怎么出院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已经好了,其实,我该等你的,但是……但是,他找到我了。”

  “他,是他,他是谁?”刘章朝劳司莱斯看了一眼,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言成蹊点点头:“章哥,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他是我的丈夫,这次专门从美国回来接我回去的。”

  “什么,他是你丈夫?”刘章一呆,心中突然有悲愤涌起:“你既然已经有丈夫了,怎么还骗我说你是我妻子,我我我,我还以为我得了精神分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章哥,你对我是真的好,可是,世界的上的事情并不一定都需要答案的。不知道,比知道的好。咱们又何必将事情说破呢,留一分美好在心里吧!”

  “不,我要知道真相。”刘章沙哑着喉咙,捏紧了拳头:“给我一支烟。”

  “好吧,我可以解释,如果你想听。”言成蹊,从包里掏出一个银质烟盒,摁开了。

  刘章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一个残酷的又诡异的事件,他颤抖着双手拿起一支烟点着了,猛吸一口,然后被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言成蹊面上露出关切之色,伸出手想要去拍他的背心。

  这个时候,后面传来喇叭声,那个胖子从车里探出身子,指了指腕表。

  言成蹊回头娇柔一笑:“好的,老公,我知道了,放心,误不了飞机。”

  看到她着娇媚的神情,刘章心中一痛,这原本是属于他的温柔啊!

  “章哥,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刘章:“谢谢你的关心,可我的身体是好是好,甚至是死是活现在同你又有什么关系?”

  言成蹊幽幽一叹:“你我毕竟相识一场,就算不是夫妻,不也是好朋友吗?我不希望看到你有什么不好。”

  刘章惨然笑起来:“好朋友,好朋友,你觉得你我以后还能做好朋友吗?”

  他大口大口地抽着烟,风也大,不片刻,烟就燃到尽头。他将烟头仍到地上,补上一脚。风中,有火星子飞扬,就好象他眼睛里的怒火:“言成蹊,现在你可以解释了吧?”

  言成蹊点点头:“好,我时间不多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尽快问。”

  “他是谁?”刘章盯着前面的汽车问。

  言成蹊:“我丈夫。”

  “不是问这个,我想知道他是谁,为什么要使用我的身份证置了这么多产业。而你又为什么当初又一口咬定我是你的丈夫,你究竟想干什么。”

  言成蹊继续点头,神情恬淡:“我的丈夫小时候也是穷人家出身,你也是苦过来的,一定也知道一个没有家世背景,没有过人才干的人在这个世界别说发家,能够生存下去就要用尽全身力气。为了生活,他也干过许多违心的事情,奋斗了二十多年,终于积攒下亿万身家。后来他身上背着一桩很大的经济案子,为了自保,决定移民国外。”

  刘章:“你继续说下去。”

  言成蹊:“于是,我丈夫就通过地下钱庄逐步将财产转移到了国外。但是,因为事起仓促,房产和工厂一时间也来不及转移。而这个时候,又出了一个问题。他因为干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接连被大使馆的签证官拒签,已经没有可能出国了。”

  “与此同时,国家已经开始调查他的经济问题,眼见着就要锒铛入狱。就在这个时候,就有人提议,让他顶替别人的身份去办签证。”

  “然后,你丈夫就冒用了我的身份,办了出国?”刘章恍然大悟,难怪当初自己在派出所发现在自己名下有那么多产业,而且又有一个美籍华人的身份。这么看来,一切都对上了。

  并不是自己得了精神分裂记不起以前的事情,而是言成蹊的丈夫一定冒用自己的身份信息。

  言成蹊:“是的。”

  刘章听完这一席话,心中还有个疑惑无法解开:“言成蹊,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回国,又为什么要一口咬定我是你的丈夫,这样对你做又有什么好处?”

  言成蹊:“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想和丈夫离婚。”

  刘章一呆:“离婚?我不明白,这事同你离婚又有什么关系?”

  言成蹊淡淡道:“关系大了,当年嫁给我丈夫的时候,我才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当时,我在大学本有一个爱得死去活来的男朋友。那个时候,我家的家境还算不错,爸爸在也算是知名的企业家,我们家和现在这个丈夫也有过接触。他看过我一面之后,就起了要娶我为妻的心思,我自然是不会答应的。可是……后来出了一件事,却不容我不点头。”

  刘章好奇地问:“什么事?”

  言成蹊面上突然浮现出深重的悲哀:“当时,我家里的生意资金链断裂,眼见着就要破产。爸爸就求到他那里去,问能不能借点钱周转。可是,他却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刘章:“逼你嫁给他吗?”

  言成蹊:“是的,当时爸爸眼见着奋斗一生的事业就要毁于一旦,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头发一把一把地掉,妈妈也不停地哭……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得和大学的男朋友分手了……原本想,为了爸爸妈妈,我这个做女儿的牺牲一生的幸福也没有关系。可是……我丈夫爽约了,答应的资金就是不到位。爸爸的工厂还是没能救回来,我的牺牲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同样,这份婚姻也变得没有意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丈夫害了爸爸妈妈,也害了我。”

  她表情平淡,就好象是在说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到这个时候,我和他已经是灭门的仇家,再没有半点夫妻情分了。当时,他冒用你的身份出国之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前的他算是失踪,失踪三年之后就算死亡,我和他的夫妻关系就可能自从解除。可是我不甘心,我害了全家人,整个人生也毁到他手上,怎么可以轻易放过。怎么也得拿到一部分财产才算是对得起我浪费的这么多年。所以,我也办了签证和他一起去了美国。到了美国,他就用你的身份和我又结了一次婚。”

  刘章:“那你怎么又回了国找到我,又打算用什么手段拿到你应得的部分?”

  言成蹊:“我刚才不是说过吗,当初我丈夫出国的时候走得充忙,在这里的不动产带不走,一时也无法变卖。而且,他虽然人在国外,生意却还在国内,每年都要回来好几次,也需要有地方落脚。所以,他就将房子和产房通过赠予的方式,过户到那个美国刘章的名下。”

  刘章:“恩,有点明白了,你说。”

  言成蹊:“我在美国,人整天在丈夫的眼皮子底下,要想拿到美国的产业根本就没有可能,倒是国内的部分可以想想办法。最妙的是,国内部分的产权人是你。”她指着刘章道:“只要我找到你,让你答应将那些房产和厂房都过户给我就好了。这样,法律上也没有任何漏洞。”

  刘章心中一动:“所以,你就找到了我?”

  “对的,只要找到你,然后办好离婚手续,我就可以分割财产了。在回国的时候,我也想过怎么找到你,就随意地拨着我丈夫以前在国内用过的电话,竟然打到你那里去了。”言成蹊:“既然找到人就好办了,你又是那么地穷,我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就能搞定你。可是,可是……”

  刘章冷笑起来:“好计划啊,既然这样,你当时怎么不明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要两百万,只要两百万你叫我做什么都行。”他想起那天早晨言成蹊拿出那份体检表的情形,ED,那不是侮辱人吗:“说到底,你还是不想出一分钱。在你心目中,感情什么的都是虚幻,只有钱是实在的东西。你是一毛钱也不肯出啊,能骗就骗。”

  “不,你看错我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言成蹊摆了摆头。

  刘章心中气愤,不过,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言成蹊,我还是要感谢你。对了,你那么有钱,被车撞了之后,竟然区区几万块医药费也要我出吗?”

  他看了看自己变得粗糙的,满是冻疮的手,想起这一个月以来的所受的苦难,一口怒气怎么也压制不住。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