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尾声

衣山尽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C市,西南硅谷。

  阳光猛烈,热得厉害。

  吊车引擎声低低轰鸣,长长的悬臂伸进院子里来。

  吊臂上钩着一颗巨大的槐树。

  高巧巧指挥着几个工人:“左一边,左一点,别撞坏了东西。向下,向下。”

  根部包着草绳的大槐树终于座到院子里早已经挖好的大坑里,几个工人急忙接开勾在槐树上的钢绳,然后飞快培土,浇水,最后将一个吊瓶挂在树干上给大树输营养液。

  忙完这一切,一个工人才将一个单子递给高巧巧:“高总,您签个字。”

  高巧巧签完字,将单子还给那人。

  那人笑道:“高总,别人在自家院子里栽树都是桂花,取意为贵。你倒好,竟然种槐树。木鬼为槐,可不太好听。”

  “你这人,叫你种什么就种什么,这么多废话?”高巧巧柳眉一竖,见那人缩了缩脑袋,就缓下语气,道:“我就是个商人,贵不贵的也不在乎,只要一家人平安,有钱花,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就成,没多的讲究。我妈喜欢淮花陷的饺子,干脆在自家院子里种一颗好了,明年春天就有槐花饺子吃了。对了,这树能活吗,这么热的天?”

  那人叫道:“高总,咱们又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我种的花木什么时候死过,你就放一万个心好了……对了……”他赔笑着问:“高总,这工钱,你……”

  高巧巧不乐意了,喝道:“我什么时候少过你的费用,你先回去,过一个月树木彻底活了再说。你这人别的都好,就是性格上有问题。”

  “是是是。”那人点头哈腰半天,才上了一辆奔驰S600,让司机载着自己离开。

  奔驰车和吊车出了小区,司机才问刚才那人:“牛总,你也别郁闷,咱们好不容易认识了高总,这一颗树就算送给她也没有关系啊,今后她那边随便扔点业务过来就够咱们做的。”

  “也是啊,这个机会我可是等了好久了,马上就有一个园林工程要招标,我是势在必得的。”那个叫牛总的大为振奋,口中还是禁不住道:“堂堂高总,好几亿身家,公司都要上市了,还拖欠我一棵树的钱。这女人果然是不好打交道啊!对了,听说旅游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黄叙黄董要回来了,我还是喜欢和男人相处,希望那个谈判能够顺利。”

  司机却笑:“牛总,也不要把希望都放在黄董身上,难道你还没看明白。黄家都是高总在做主,黄董搞不好就是个什么都不管的甩手掌柜。”

  “恩,头疼啊!”牛总开始闷闷不乐起来。

  在黄叙家的院子里,黄叙母亲拿着一口湿毛巾给高巧巧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巧巧,看你累得,坐下喝点水,歇歇吧!”

  “不了,妈,我先把这院子扫扫。”

  黄母:“叫保洁来做吧?你平时工作也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做什么家务呀?”

  高巧巧:“妈,我毕竟是你的儿媳妇,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什么事情都让保洁和保姆来做,这家也没有家的味道。”

  高母没办法,道:“我也来帮帮你,黄叙马上就要回来了,不能让他看到家里这么乱,他这人我这个做妈的最清楚,有点洁癖。”

  “大黄要回来了,是的,他终于要回来了。”高巧巧面上露出甜蜜的微笑。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声音传来:“我说我的耳根子怎么这么热,原来有人在背后说我。”

  高巧巧和高母同时转头看去,却见黄叙正一脸微笑地站在院门口。

  “啊!”她们同时叫起来。

  高母:“黄叙,你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黄叙大步走进院子,一把牵住高巧巧的手:“巧巧,辛苦你了。”

  高巧巧微笑:“不苦,就想太想你了,想得我都要哭了。”

  “哭什么,大好的日子,得笑才对。”黄叙:“走。”

  高巧巧问:“走,去哪里?”

  黄叙:“带上身份证,户口薄,咱们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巧巧,我要实现我的诺言。”

  “啊!”高巧巧叫了一声,眼泪如同泉水一般涌了出来。

  黄叙伸手抹去她面上的泪珠,对母亲道:“妈,你也去,全家人一起去,做个见证,爸爸呢?”

  “你爸爸在茶馆跟人打麻将,我这就叫他回来。”黄叙母亲掏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高巧巧还在哭。

  黄叙:“别哭了,别哭了。”

  高巧巧:“黄叙,八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是的,等到了,我也等到了。”黄叙涌她入怀,便长长地吻了下去。

  ***************************************************

  在这个时候,在虚空之中。

  黄叙定睛看着下面这一幕,然后回头看着侍立在身边的谷雨和六号。道:“谷雨,我有点想哭,可惜,却没有泪水。但同时,心中却有莫大欢喜。”

  谷雨:“道友,此刻,谷雨不知道下面那个和现在眼前那个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你?”

  黄叙:“都是。”

  谷雨:“法身清净、报身圆满、化身千亿,都是,都不是。”

  黄叙:“说得好,上下左右,古往今来,无数空间,都又同样一个你我在生死忧惧悲伤欢喜。是焉非焉,不外如斯。我虽跳出三界,但依旧在世间生活。生活着,那就是好的。”

  最后一道天雷,他终于躲过了。

  在闪电落下的瞬间,黄叙动了。

  在吞食了大量暴力丸之后,黄叙的速度达到光速。

  而光速则是这个世界上最快是速度,物体一达到光速之后,质量无穷大,能量无穷大。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破碎了虚空。

  ******************************************************

  另外一片时空。

  那一天阳光正好。

  林思弦挽着黄叙的手,走进大红门。

  里面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搬着东西往停在门口的卡车上装。

  黄叙:“就这么走了吗?”

  林思弦的脸在阳光中露闪着光:“是的,走了。”

  黄叙:“这么大一间院子,就这么腾退了,怪可惜的,像这样的古典建筑如今是越来越少了。”

  林思弦:“爷爷毕竟已经退休了几十年,房子也该退给国家。大黄叙,我知道你喜欢这种房子。我这些年也存了不少钱,刚看上江南的一座院子,刚装修完。咱们过去,就可以住在里面了。”

  黄叙心中欢喜:“那好,那好,江南好呀!”

  林思弦面上却出现一丝忧虑:“只是。”

  黄叙握住她的手,问:“只是什么?”

  林思弦:“只是爷爷的病才好,他老人家的身体还坚持得住吗,飞机要飞四个小时啊!”

  黄叙:“可以的。”几十条山川元气下去,林老先生。不,现在应该喊爷爷了。

  爷爷身上的肿瘤已经彻底消失,身体也一日一日好起来。

  林思弦:“既然你说了,我相信你。爷爷总吵着要叶落归根,现在可算是能够回家了。大黄,你这次随我们去江南,可有什么打算?”

  黄叙一笑:“我能有什么打算,反正就跟着你当个跑腿的。你这么大一个明星,养我这个吃软饭的没什么问题吧?”

  林思弦咯咯地笑起来,锤了他一拳:“你说什么,对了,你医术那么高明,如果什么都不做也可惜了。我买了家医院,你做院长吧?”

  黄叙:“谁要你买医院的,我自己有钱。”

  林思弦:“咱们夫妻之间说这些做什么,我也想过了,既然做了你的妻子,就此息影。我到你的医院做个普通工作人员,给你打下手好不好?”

  黄叙一板脸:“不好。”

  林思弦一脸的疑惑:“你不肯雇佣我?”

  “不是不是,我还是做我的院长了。不过,我们医院差个董事长,你就勉强当了吧!”

  林思弦拧了黄叙的胳膊一下:“讨厌,吓我一跳。”

  ****************************************************

  “老板,这份文件你签一下。”有人将一个文件夹放在林妮娜身前的办公桌上。

  林妮娜翻了一下文件,又扔了回去,喝道:“不行,都说了很多次了,不行。你是干什么吃的,还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如果不行,换个部门。”

  “是是是,我这就把这个文件退下去。”那人惊得满头是汗,急忙拿起文件退出办公室。

  关上门,想起新任上司的厉害,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

  是的,这个林老板实在太厉害了,虽然只不过三十岁出头,手段却极为老辣。刚到悬镜司做一号首长不到一个月,将把机关里的人换了一个遍。

  要知道,她才考进悬镜司两个月啊。在这两个月中,从一个普通公务员摇身一变成为司里的当家人,部堂级官员。

  这样的升官速度,当真叫人瞠目结舌。

  也难怪,谁叫人家是林克家族的大公主。她的父亲,又刚进了元老院,天朝核心决策层的决策者。

  元老院这次换届只能用风云诡谲四字来形容。

  七大长老一下子有退下去五个,而这个五个名额有超过五十个候选人在争。

  其中,负责政法、安全的那个长老位置最是要紧,索伦的呼声最高。特别是,当索家和林克家族联盟之后,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就差林书南这道关口了,林老头死活不肯点头,说是索伦这人人品有问题,不能提拔到领导岗位上去。

  好在林书南已经病入膏肓,就差最后一口气没有咽下。于是,索家就等着林老头子蹬腿那一天。

  林克家族在开国的时候本也算是派名前二十的豪门,不过,经过历次政治斗争之后,已渐渐衰落。不然,也不会和索家联姻。

  可是,在选举大长老的关键时刻,林克家族突然翻脸,悔了和索家的婚事,并和林书南联手将索论拿下,大军进城,控制了整个朝局。

  而索伦父子这辈子只怕都要呆在监狱里了。

  原来,林书南的病都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麻痹政敌。

  换届圆满结束,新补进元老元的五个长老中有三个是林书南以前的部下和门生。另外两人中,一人是林克家族的表亲戚,另外一个则索性就是林妮娜的父亲。

  此次政治大地震最后的胜利者是林书南和林克家族。

  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林书南装病危且不说。林克家族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是穷困潦倒,甚至不惜让林妮娜嫁给索家的花花公子。可最后,林家却拿到了两个大长老的名额,一个新兴的豪门冉冉升起。

  不,林克家族本就是豪门,这次应该算是重振雄风了。

  想到这个,这个工作人员又暗道:林妮娜虽然不好相处,可前途却不可限量。她父亲就是个老教书匠,就算做了长老,估计也不怎么管事。林克家族和他们的利益团体现在估计都听林妮娜的。过得二三十年,林妮娜肯定进元老院。到时候,我也算是她的旧部,自然要跟着水涨船高,这个机会我得把握住了。

  ……

  打发走那个工作人员之后,林妮娜又拿起一份公文看了起来。

  执掌一个强力部门,手握重权,事务自然繁忙,回头一想,自己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休假了,一身都不得劲。好在现在一切都已经理顺,花柳和小便也调了过来做中层干部,监督管理日常事务。自己总算得了空,可以出去休假了。

  那么,去哪里玩呢?

  海岛?

  雪山?

  草地?

  可是,我现在孤单单一个人,就算出去玩,又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她心中突然难过起来。

  办公室的门开了,有人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林妮娜以为是刚才那个工作人员去而复返,顿时恼了,抬起头喝道:“你怎么又来……啊,黄叙……”

  黄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后勤部送过来的几张海岛游的资料看了看,笑道:“阳光、沙滩、海浪,这是蜜月旅行的标配,你要出门呀?我帮你选选,大溪地不错,我喜欢,需要我陪你吗,如果你还缺新郎的话?”

  林妮娜猛吸了一口气,胸膛剧烈起伏:“你……”

  黄叙道:“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倒流道去年春节你离开C市的那一夜就好了。我想,我可以给你另外一种答复。”

  “啊,你说的都是真的?”林妮娜的眼泪流了出来。

  黄叙站起身,走到林妮娜身前,牵住她的手:“我已经买好了机票,今天晚上十一点三十。现在是上午十点,还来得及。你看起来很累,也该休假了。首长辛苦了!”

  林妮娜:“为人民服务……哈哈!”

  两人大笑。

  林妮娜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不过,这次却是幸福的眼泪。

  *****************************************************

  另外一片时空。

  另外一个大洲。

  湾区,一所常青藤大学。

  正是一年的毕业季,也是新生报到的时候。

  今天的天气热得迟,校园里的凤凰花还在热烈的开放,如火如霞。

  路行一换上运动装,慢慢在林**上跑着。

  不断有金发碧眼的同学从她身边经过:“咳,路,又在练习啊,明年的奥运会要参加吗?”

  路行一:“当然。”

  “路,你很厉害啊,已经拿了国际田联黄金赛的几项第一了,奥运金牌一定是你的。对了,你答应过我的签名一定要记得啊!”

  “放心,等我拿了金牌就给你签,拜拜!”

  “拜拜!”

  “小一一,你要加油,老大哥在看着你!”路行一换了一口气,加快了速度。

  她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破世界记录应该很快的。

  只要我再大上两岁,肌肉骨骼彻底发育完全。

  一条身影从后面跟上来,与她并排而行。

  路行一停了下去,转头一看,“啊”一声尖叫,猛地跳起,跳到他背上:“老大,老大,你怎么来了!”

  黄叙:“快下来,快下来,好沉,快被你压死了。”

  路行一吐了吐舌头:“不,人家就是不。”

  黄叙:“我移民了,就住在湾区,离你们学校只有一个街区。”

  “啊,你移民了,怎么会?”

  “怎么不会了,我放心不下你。”

  小一一心中一甜:“老大,我也放不下你。”说完话,就羞得满面通红。

  她把脸贴在黄叙的背心上。

  好热的温度。

  凤凰花一片片落下,落到二人的脸上,身上。

  夏日游,鲜花吹满头。

  (全书终)(未完待续。)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