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黄雀在后(求订阅!)

紫色蔷薇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抗日之铁血兵王】第一千零五十四章:黄雀在后(求订阅!、求月票、求一切!)

  话说日军这边同样斗志昂扬,尽管他们看到中国骑兵虽然损失惨重,却没有丝毫胆怯,部队依然整齐,但是日军骑兵部队却并不惊讶。

  同马峥所部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这个对手关东军还是很了解的。正因为如此,眼看全歼敌军一个完整的骑兵团就在眼前,所有的日军骑兵都像疯了一样。

  日军骑兵部队的最前面,田中久次郎中将对着一旁的骑兵武田滕一郎大佐说道:“这群支那骑兵都是真正的勇士,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武田君,对待真正的对手我们必须拿出我们大日本皇军的真正战斗力,用我们手中的武士刀击溃敌人的战斗意志!”

  “哈伊!阁下,请放心。支那骑兵现在还剩下不到一千人,在过去的半个小时皇军一共消灭了敌人一半的兵力,我们大日本皇军是不可战胜的,我们骑兵集团是不可战胜的,骑兵集团进攻!”

  双方的骑兵再一次相撞在一起,这个时候唯有马刀才能证明谁才是真正地勇士。

  钢刀飞舞,鲜血横流,一切在这里似乎都成了定格,不断有士兵倒下。有日军也有骑兵四团的战士,这里似乎时空倒转,回到了数十甚至于数百年前,没有枪炮声,除了马刀相撞击发的铿锵声之外,就只剩下人叫声马嘶声。

  这是一场冷兵器的对决,是中国马刀和日本武士刀的对决,更是军人战斗意志的对决。

  特木尔一刀砍掉了一个日本军曹的脑袋,顺手又将马刀刺入了迎面冲过来的一个日本上等兵的胸膛。正当特木尔抽出马刀继续作战的时候,一个日本中佐带着两个少佐向着特木尔冲了过来,很华丽的一刀劈向特木尔的面门。

  特木尔身边的警卫排已经被冲散了,正在这危急时刻,王国昌一刀砍掉面前的日本兵的身子,然后拿出身后的驳壳枪,对着那个日军中佐的脑袋就是一枪。

  那个日军中佐应声而倒,摔下了战马。特木尔抓住机会也抽出自己的战刀,向着左边的那个日军少佐就是一刀。

  那个日军少佐也算是个能手,迅速低头弯腰将自己的身子贴在了马背上,险之又险地躲过了特木尔的夺命一刀。

  很快双方错马而过,纠缠在一起的部队也开始向一旁分离。双方在两百米外停了下来,继续对峙着。

  特木尔平复了一下激烈喘息的胸口,然后环眼看了看身旁的战士们。然后喘息地问道:“老王,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王国昌也是有些喘,刚刚的战斗使他的体力严重消耗,和特木尔一样看了看部队,然后道:“现在编制都打乱了,数不过来,不过最少还有七八百人吧,小鬼子虽然人数多,但是我们集中在一起,战场就那么大,他们的兵力优势发挥不出来,虽然我们的伤亡比他们要大上不少,但是小鬼子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消灭我们。”

  “我倒是不担心我们团全军覆没,而是担心这样下去就算是打胜了我们也会元气大伤,所以我们要尽量减少部队的伤亡。”特木尔道。

  “嗯,不说了,继续冲吧,我们现在将小鬼子打疲了,一会儿司令员他们上来了就容易得多了!再冲杀一趟吧,好久没有这样过瘾打过一次仗了。”

  特木尔哈哈笑道:“过瘾,都他娘的说你王国昌像个读书人,他娘的一上战场就兴奋,反倒老子像个政委一样唧唧歪歪地劝你!好样的,同志们,我们的大部队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等我们的大部队来了,这个日本日本骑兵集团就是一个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住这群日本,绝不能让他们逃了,同志们,向敌人发起进攻!”

  随着特木尔马刀所指,骑兵团师的战士们再一次像潮水一样向日军的骑兵部队冲杀而去。

  日军那边也不含糊,随着旗语兵手中红蓝旗几下挥动,日军骑兵“哇呀呀”地吼着向特木尔所部冲了过来。

  再一次重复之前的步骤,战马的嘶叫声、战士的怒吼声、士兵们临死的恐惧声、战刀相碰的铿锵声再一次在战场上演奏出一曲杀气沸腾的战斗之曲。

  这已经是今天一下午第八次冲锋了,双方的体力都已经到了极限,战士们挥动马刀的频率已经明显变缓了,战马奔跑的速度也下降了,有的战马甚至在奔跑的路上就倒下了,然后再也没有起来。

  这时日军兵力优势开始凸显出来,战马跑不动之后,整个战场上的形式就成了大批的日军骑兵围着特木尔所部拼杀,特木尔的骑兵团左突右突都没有突出去。

  正在这危急时刻,战场的西边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战马奔跑的声音。不管是特木尔还是田中久次郎都被突如其来的介入者吓了一大跳,不过随即特木尔就兴奋了起来,因为来者穿的都是塞北兵团制式军装,那或是墨绿色的迷彩服或是八路军粗布灰色军装,在大草原上更凸显了部队的威武雄壮。

  田中久次郎中将则是又惊又怒,支那人的援兵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现在战场上?情报部门不是说,支那骑兵的主力不是正在扎鲁特旗城内修整吗,按道理他们最快也要三个小时才能赶到战场,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战场上。

  随即田中久次郎就意识到这可能是八路军的一个圈套,一个引诱他和整个骑兵集团上钩的圈套,而被包围的那个支那骑兵团就是引诱他们上钩的鱼饵。

  顿时田中久次郎惊出一身冷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终日打雁今日终于被雁啄了眼,田中久次郎知道自己这次是阴沟里翻了船。

  不过田中久次郎也够光棍的,他立即命令皇协军骑兵第九师、第十二师立即上前拖住中国骑兵的援军,剩下的部队立即往扎鲁特逃去。

  田中久次郎中将打得倒是如意算盘,但是马德胜早就预料到日军可能逃跑,所以才会命令周烈阳率领两个骑兵师到前方截断他们的后路。

  田中久次郎率领八千多骑兵快马加鞭逃出了十几里,看到八路军并没有追击,而是专心围攻伪满洲国国防军的那几个骑兵师,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被八路军包围的后果。

  现在虽然损失了两个皇协军骑兵师,但是皇军骑兵的主力却没有损失多少,算不上是元气大伤,要是同中国骑兵的伤亡比较起来只能说是打了个平手。

  反正在田中久次郎眼里皇协军并不算是真正的部队,更算不得是精锐部队,损失多少也不心痛。毕竟那是中国人在和中国人交手而已,大日本帝国损失的不过是一些过时的武器弹药而已,而且那些武器弹药绝大多数还都是从中国战场上缴获的,只要大日本皇军真正的精锐逃出来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但是田中久次郎还没有高兴几分钟,前面就传来了声势浩大的骑兵冲锋的声音。田中久次郎定眼一看顿时便惊呆了,只见前方一千米处出现了大量的骑兵,看样是恐怕要有五六千人,而且这支骑兵身上穿的都是马铮所部那种极为怪异的军装。

  这样短的距离想掉头逃跑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只有冲过去才有生还的希望,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田中久次郎虽然没有听过,但是道理他还是懂的。

  看了看越来越近的中国骑兵,田中久次郎怒吼道:“勇士们,冲锋,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陛下,更为了这场圣战,冲锋...”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