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将帅不和

紫色蔷薇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抗日之铁血兵王】第一百二十八章:将帅不和

  日军的这一系列的调整让人眼花缭乱,一下子就调整了六个野战师团长、一个军参谋长以及一个军团司令官的人事任命,如此大动作不但中国方面颇感惊讶,即便是日本方面也吃惊不小。

  俗话说得好,临阵换将,兵家大忌。现在日军在中国战场上虽说打得还算顺利,但是局部战场已经出现了颓势,在这个时候这么密集的调整人事,确实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尤其是华北方面军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的调动,更是让二战区以及八路军总部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看来这位香月清司中将的指挥能力颇为强悍,是二战区一大劲敌,没想到突然被调回日本国内,令人高兴之余更多的是疑惑。

  其实疑惑的何止是二战区以及八路军总部的这些将官,连香月清司自己也感到疑惑,当然了还有浓浓的愤怒和不忿。

  事实上香月清司早在5月底就收到了调任命令,准确的说应该是5月29日。在电报是陆军大臣杉山元元帅给他的,大意是:“从5月29日起免去贵官第1军司令官的职务,转任参谋本部付。”

  但是由于突然接到命令要配合驻蒙军夺取莲沼潘阁下的遗体,所以临时被留到任上,没有回国。

  关于突然被解职的问题香月清司其实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这让他心底郁闷愤怒之余,对于今后的战局也多了一丝担心。

  之所以被解职,主要是因为他和寺内寿一大将之间的矛盾造成的。具体的原因是因为兵力使用等问题,并为此相继发生几次争执。例如今年2月11日日本纪元节这一天,第1军按华北方面军之计划,以第14、第108、第20、第109这四个师团,用多路迂回、相互策应的作战方法攻向晋南,企图占领黄河以东、以北地区,以巩固华北方面军西侧翼之占领线时。

  与此同时,华北方面军令第一军再调出两个步兵大队、一个炮兵中队与其它部队协同,进攻河北省阜平县一带的八路军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但是作为前线指挥官的香月清司却很清楚自己手里有多少兵力,第1军就那么多人,为了保证进攻重点,现如今维持后方安定,保护交通等方面的兵力已减至最低限度。

  若再抽出两个步兵大队去阜平确实有困难,所以香月清司致电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提出缓调的请求。但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以命令必须执行而未同意,且在后来3月21日于北平召开的华北方面军参谋长会议上,冈部为此指责了第1军,并要到会的第1军参谋长饭田祥二郎少将承认错误。

  但饭田以晋南作战是按方面军的命令进行,临时抽出部队将影响完成原定任务,且作战中有关兵力使用问题,也容许第一线的指挥机关提出这方面的意见为理由而反驳。饭田这样申辩后,冈部直三郎及其作战课长下山琢磨大佐气愤之极,要求寺内作总结表态。

  寺内寿一是明治维新后日本第18届政府首相寺内正毅元帅之长子,1899年11月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11期,1936年“二·二六事件”后,以陆军元帅出任陆军大臣,是一个骄横、度量狭小而又讲究排场和肆意享受的人物,凡与其意见相左的军官都受到了打压。

  在此次会议上,寺内根据饭田祥二郎的申辩后指出:“凡命令必须执行,并要向军司令官传达,今后对此应严加注意。”

  如此态度明确的认为是第一军错了,寺内寿一还要第一军参谋长将此话传达给香月清司,这是赤裸裸的侮辱和蔑视。

  更让香月清司难以接受的是,在华北方面军这次会议结束后,在上报陆军省、参谋本部及下发各部队的文件中,都以典型事例指出第1军的问题。香月清司在听取了饭田祥二郎关于遭到申斥的汇报及看到华北方面军的文件后非常气愤,因而向寺内寿一写了一封从五个方面说明该问题有关情况的长信,但结果信被退回。

  此外,香月与华北方面军在不少较重大的问题上亦有严重分歧,如策动抗日意志不坚定将领之归顺与徐州作战兵力之使用等等。尤其是昭和12年秋,香月的第1军沿平汉路向西南之石家庄地区进攻,其麾下第14师团的师团长土肥原贤二对于用兵方面有独特的见解。

  因为土肥原早期即随坂西利八郎中将在中国进行特务活动,在社会各阶层中建立了相当多的关系。这次作战进攻之前肥原通过关系与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布防于安阳地区的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建立了联系,上述这些部队曾派出代表向土肥原作厂“恭顺”的表示

  尤其是对临清地区的蔡培德、安阳地区的李英、李福和等部的策动已具有相当眉目,但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对这些拟归顺者怀有轻视与不信任的心理,规定了不少苛刻的条件,使香月对这项工作发生很多难处而搁浅。以后华北方面军却又要进行这项工作,但环境已有很大变化很难再进行。

  再就是徐州作战的兵力使用问题,香月对华北方面军抽调平汉路高邑、安阳地区的第16师团,新乡、焦作地区的第14师团去徐州作战,而使石家庄以南及晋南地区的防守兵力空虚,结果不仅被迫放弃长治等地区。而且在同蒲路南段沿线的临汾、曲沃、闻喜、运城的第20师团,昼夜遭到再次渡过黄河返回晋南之国民党军的攻击而陷于困境。

  总之,因集中兵力进攻徐州,致使第1军这两年取得的战果呈现出极不稳定的危局,各部队只能作被动的防御,再无出击和占领新地区及扫荡的能力,而华北的抗日部队则乘其机会得以大量的发展。

  另外第1军参加徐州作战的第14师团,将其部署于突出孤立的兰封、开封地区,当第2军的4个师团及配属关东军的第3、第13旅团和华中派遣军3个师团合围徐州时,国民党军约60个师的大部骤然从徐州向西突围,这些突围部队为清除西去的障碍,而围攻了孤立于开封地区的第14师团,致使该师团遭到重大的损失。对此,香月认为寺内寿一在巩固华北占领区的用兵方面缺乏通盘考虑,而在徐州作战的部署上则又顾此失彼。

  还有就是,香月等对华北方面军的领导者及机关参谋人员口大气粗,动辄训斥部队很不满意。按香月清司的说法,华北方面军对他的指挥,犹如对低级士官那样。

  在其他方面,香月对调出其第一线部队之机动数的弹药,对第一线部队指挥官们视察战场时所用的全为旧式性能差的“モ式”、“ス式”飞机,而华北方面军的参谋们至部队有时则乘用新式性能较好飞机。对部队到了冬季有的还未发到棉衣,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参谋长、课长、参谋,甚至勤务人员则早已穿上新的、有的还是高级防寒服。对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一直居住于安闲的平津地区,很少至第一线部队视察,艰苦危险的地区更是少去等,都有不满的看法。

  总之,由于香月清司对华北方面军有着众多的不满,但是香月清司自认为和寺内寿一大将私人之间没有太大的矛盾,所以并非想到寺内寿一大将会突然将他解职。

  被解职之后香月清司想的最多的并不是自己的遭遇,而是将数十万帝国勇士交由一个骄横、度量狭小同时又肆意享受的二世祖一样的指挥官真的可以吗?

  而事实证明,在应对八路军崛起方面寺内寿一做的确实很差劲,甚至于让察南的马铮所部具备了全歼皇军联队一级的能力。这让即将离职回国的香月清司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他自己的前途,也为大日本帝国的前途。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