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二马加一韩

上官轩洛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步騭原本也以为自己会被对方拒绝,没想到对方竟然神奇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改变,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反正自己现在可以为对方办事不就好了么心中暗自想到。

  远在凉州陇西,马翎儿府上一间房间中,此刻已经人满为患,若是有人查看一下的话,不难发现作为马翎儿现如今的狗头军师李儒正双眼微微眯着坐在一旁,似乎正在假寐。

  武将却是以马璜为首站在一旁,一个个精气神十足,至于那名义上的大舅哥牛辅站在马璜之后,对于这样的待遇,牛辅心中虽然有些怨言,但是还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马翎儿,生怕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

  “文优先生,我等如今已经将陇西一方平定,可是作为凉州的势力复杂,就拿那个韩遂与马腾这两方势力就不是我们可以吞并的”马翎儿将手中的信笺丢在书案上,伸手揉了揉额前微微弓起的青筋,向一旁的李儒开口询问道。

  李儒见到主公询问自己,连忙起身装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诚惶诚恐道“主公凉州现如今三家平分之势已成,但是我等未尝不可将那两家吞并,首先那马腾一心忠于汉室,我等何不派人前往李傕哪里,送些好处让他携天子给马腾下一道手谕将其调离凉州,这样一来我等的对手只有韩遂罢了”

  马翎儿闻言眼前不由一亮,脸上更是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哈哈文优先生果然不同凡响,那个韩遂我等可以示敌以弱麻痹对方,等到我等羽翼丰满的时候,就是对方灭亡之日”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空气中突然间一股寒流涌过,四周的温度陡然间下降,让人不由自觉的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李儒见到如此情况,心中更是胆寒“还好老子精明,将那封信件烧毁了,至于知情者董杰那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更是让我五马分尸,这样一来更是死无对证”心中暗自想到

  “主公既然我们这样决定,是不是可以派人前往马腾和韩遂两人的领地上,以主公您娶西施与褒姒两位姑娘为由,让他们前往这里聚上一聚,暗中拉拢关系”马化腾出列双手抱拳看向坐在首位的马翎儿沉声说道

  马翎儿闻言不由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一些迟疑,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跟随自己多年的小白,如今竟然不敢靠近自己的院子,每每看到西施与褒姒二女,就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夹着尾巴逃跑。

  房间中的众人,见到主公马翎儿一直没有说话,只能小心翼翼的等着,没有一个敢出言询问,仿佛在场的众人已经习惯这样事情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翎儿总算是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一脸歉意的看向马化腾“化腾所说有理,既然如此就将此事交予你处理”

  “诺”马化腾闻言一脸兴奋的喊道

  远在金城郡太守府中,现如今更是灯火通明,房间中一名男子坐在首位,双手拄着下颌看着四周的众人,一双虎目散发着弑人的光芒。

  “大家都看看这个信笺吧,各自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一向比较猴急的张横,伸手抓了抓满脸的络腮胡子,将书案上的信笺拿起,匆匆的看了一遍“主公那个马翎儿起先乃是董卓的女婿,听说因为两位美女与王允那个家伙将董卓杀死,因为李傕等人霍乱长安,带领残余兵马回到陇西,此次所娶的两名女子,恐怕就是那二女吧,这样的人注定难以成大气候”

  在张横话语落下,另一名男子作为韩遂手下八元骁将之一的梁兴走了出来“主公张兄所说不错,某家想来那个马翎儿恐怕就是一个好色之徒,不足为虑”

  “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么”韩遂闻言点了点头,看向众人再次沉声询问道。

  就在这时,一直在一旁闭着眼睛的男子睁开双眼,开阖间好似两道亮光划过漆黑的宇宙,起身向着首位的韩遂拱了拱手“岳父某家认为马翎儿虽然好色,但是武力却是不能小雀,不然怎能将陇西镇压”

  “彦明兄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他马翎儿厉害还能有我们八部将联手厉害么”程银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说道

  被称为彦明的男子向程银看去,身上嗜血的气息悄无声息的释放开来,四周的众人面对如此的阎行,不由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

  程银此刻更是面对阎行绝大部分气势的压迫,小脸煞白一片,露出一抹极为牵强的笑容“彦明兄,你就不要为难小弟了”

  阎行见到对方服软,这才满意的将身上的气势收起,站在一旁不在说话。

  首位上的韩遂自然将眼前的一切全部看在眼中,越发的对自己的女婿满意,更是庆幸当初听从自己女儿的分析,不然像阎行这等虎将上哪里寻找。

  “既然如此,马翎儿此次发来的邀请函,某家便带领阎行、张横、梁兴、程银、马玩五人前往,若是不去的话恐怕会被凉州众人笑话,更会被马腾那老小子说三道四”

  一说到马腾那个家伙,韩遂就一肚子怨气,明明与自己乃是结拜兄弟,却是一心想着报效朝廷,如今自己可是与朝廷对立,怎能不让他恼火。

  “听说马腾那老小子生了一个好儿子,年纪轻轻就号称凉州无敌手,颇有绝世虎将之姿”

  “哼”在韩遂的话语落下的一瞬间,一记冷哼响起,众人向着声源望去,不是那阎行又是何人“岳父无需担心,若是那马家小儿胆敢放肆,某家自当取其首级”

  “哈哈有彦明的这句话,某家心甚是宽慰”韩遂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朗声大笑起来。

  扶风太守府上,一个龙飞凤舞的马字映入眼帘,宽阔的房间中,一名身长八尺有余、身体洪大、面鼻雄异的男子将手中的信笺丢在一旁,看向下首边英俊异常身穿白袍的小将,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凌人的傲气“孟起你认为此事我等当如何应对”

  名为孟起的少年郎扬起高傲的头颅,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起身向着首位的马腾回答道“父亲,既然那马翎儿派人请我等参加婚礼,有什么理由可拒绝的,再说了那马翎儿不是传闻马武的后人么,说不定祖上还与对方有些关系呢”

  其实马超之所以愿意前往陇西参加马翎儿的婚礼,更多的是为了看一看传闻中武力天下第一的马翎儿与自己比之如何,若是有机会不妨切磋一番。

  知子莫若父,马腾看着如此心急的儿子,哪里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不过却没有点破“既然如此此次随行,就孟起与”环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一名默不作声的少年身边

  少年见到大家都想自己这边望来,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般的起身向着马腾抱拳“诺”

  “父亲为什么带着庞德啊,我也要去”一名少年郎一脸不满的看向首位的马腾询问道。

  “咳咳铁儿乖,我们这次是前往陇西办事,不是游玩若是以后有机会,哥哥带你到凉州各地游玩怎么样”作为长子的马超没有等父亲马腾说话,便抢先一步回答,一双小眼睛微微眯着。

  马铁看到作为孩子王的马超如此模样,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打心眼里对马超的一种畏惧,不得不屈服对方的淫威之下。

  马腾见到马超如此轻松将马铁安抚住,不由点了点头,越看越觉得长子的表现非常满意。

  在凉州风起云涌的时候,远在青州的曹操却是在将刘备从糜家筹集来的粮草默默的发展着自己的势力,曹操府上此刻亦是灯火通明。

  “主公如今我等虽然兵强马壮,但是青州之地久经黄巾之乱的查毒,如今方才恢复一些元气不宜征战,冀州袁家派人前来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徐州虽然是一个巨大的粮仓,若是我等与袁家将其吞并,最后受害的是自己,还望主公三思啊”程昱一脸焦急的神色看向曹操出言劝诫

  “主公那袁绍乃是四世三公袁家,门吏遍布天下,若是派人前来与我等合作,怎么可能干出背信弃义的事情,那无异于将袁家抹黑一样”一名儒衣打扮的男子出列向着曹操进言道

  曹操看着毛阶眼皮子直跳,虽然孝先是为自己出谋划策帮助自己,但是作为袁绍从小的玩伴,自然在场的众人没有比自己更加了解他的了,若是此次与对方合作,到时候对方羽翼丰满后,必然先拿自己开刀。

  “恩诸公所说都不无道理,某家思来想去还是认为此次合作之事就此作罢,等到来年丰收后,待进行下一步战略部署”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