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章下达命令

拖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050章下达命令

  部队是一个大熔炉,无论你是石头还是朽木,只要进来了,都得遵守规矩,这不是拿枪抵着脑袋的强制性要求,而是一个个兵打从心底刻下的宗旨,服从命令,为国家,也为人民。

  三个老A没有丝毫表示,菜鸟们自然不敢动筷,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碗。怎么还不让他吃早餐!

  齐南非常幽怨,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真是太难受,刚跑了那么久,现在他整个人都安静不下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一个,两个,嗯?还有一个老A跑那儿去了?不会要等到三个聚齐才开始吧?悄悄挪了挪身子,齐南把脑袋稍稍偏转了一个角度,正好看见还在后面分粥的亚历山,慢慢的舀起来又慢慢的倒出,动作迟缓得像八十岁的老太太,靠,他故意的吧!!

  注意到齐南的这些小动作,林强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是他们的终究是他们的,不是他们的等着也不一定能得到,碗里的粥正散发着腾腾热气,缕缕水汽升腾,现在让它凉一凉也好。他一开始就发现亚历山在故意磨蹭时间,要是平时也是这速度,估计亚历山连A区的门都没摸到就会被赶出来,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顿早饭怕是没这么容易吃到。

  幽灵和哨兵看着亚历山那副慢吞吞的样子,估摸着没有五分钟解决不了问题。哨兵看了看手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不能再等,他冲着幽灵做了个开始手势,会意的幽灵往军用车后边走去。

  林强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其实一直在用余光注意着这三个老A的动作,看到幽灵突然离开,他把自己的碗换了个方向,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老哨的声音已经响起,“好,菜鸟们,现在,开饭吧!”

  林强抚了抚自己的肩章,不经意的朝老哨那边望了一眼,神色正常,可是他明显听出来老哨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不了解的人肯定觉得没什么,可是,他和这个“班长”不是第一次接触,从新兵连的几个月特训接触来推断,这不是个好兆头,每次遇上老哨用这样的语气下达命令,他和陈晓旭那一天根本就不用休息,可以说是直接吃住在训练场。

  端起粥喝了一口,即使是最普通的白米粥,林强也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有了活力,怪不得说民以食为天,食物使胃部分泌的蛋白酶直达大脑皮层,就像多巴胺一样会使人产生幸福的感觉。眼睛往旁边瞟一眼,齐南正一边大口啃包子一边喝粥,看样子是饿得不轻。

  幽灵透过后视镜,看着大快朵颐的菜鸟,单手抓着方向盘,挂倒挡,一脚油门狠狠地踩下去,眼神露出一丝得意。

  亚历山听到这声音,跟变了个人似的,分粥的动作突然飞速。

  现在菜鸟们待的地方可以说是山脚下的一片小空地,头上是或稀疏或茂密的树叶,阵阵鸟啼响起,地上全是落叶石子和黄土,走的动作稍微大一点儿都会激起一阵灰尘,更何况是开动的汽车,结果可想而知,就在齐南正专心喝粥的时候,幽灵大力加速,车直接冲着林强倒过去,齐南和军医也在危险范围内,林强听到发动机的声音,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眼皮都不抬一下,又端着碗喝了一大口,好像他的面前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平时吊儿郎当的军医也表现得很淡定。

  看到这情况,幽灵按下车喇叭,刺耳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林。

  那两个人依旧表情冷漠。只有齐南边咽着包子边瞪大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那辆飞速倒退的车,这是,要谋杀?脚步已经准备迈出,千钧一发之际,他看了看旁边的林强和军医,居然一点儿动作都没有,他们俩傻了?扯了扯林强,正在吃早餐的强子没有丝毫回应,反而反手一按,把他定在这儿。疑虑、惊吓、无奈,几种表情在齐南的脸上变化着,算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次就当做是林强欠他的,默默收回脚,齐南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看到三个菜鸟没有逃离的动作,幽灵笑了笑,这三个人,还真有点儿意思。透过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距离应该差不多了,右脚猛的踩下,刹轮胎从老远开始与地摩擦,发出挤压受损声,车离林强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一个大震动,车停在林强面前,距离他们不到半米。

  呼,齐南长舒了一口气,幸好这个老A还有点儿良知,看了看齐南的碗,林强在旁边隐隐的笑着。

  下一秒,车又继续发动,一阵灰尘飘飘洒洒,漫黄色的土飘在整个上空,污染最浓的地方就是林强他们前面。先见之明的林强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粥碗也被他用背包给挡了起来,军医则是从老哨一开口就直接快速喝完。

  咳咳咳,齐南在烟尘里扇了扇,整张脸上都是土,低头一看,靠!他还没喝完的粥,怎么就多加了一层黄色底料,这还怎么吃!林强和军医甩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就在刚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亚历山已经把粥分完,看到幽灵正开着车极速转弯,又是一个快速的漂移急刹,他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几个大跨越离开了土尘暴黄色预警区域。

  幽灵开得又急又快,几乎激起了路上所有的尘土,从林强那儿开始,绕着所有菜鸟们开了一圈,轮胎与地面不断亲密接触,整个小空地上都飘着不小的尘土,最后把车停回了原位。

  砰,下车,关车门,幽灵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朝着菜鸟们走过去,亚历山也不知道从那个角落突然冒了出来。

  有了刚刚的杰作,不止齐南,所有人的碗里都铺了一层淡黄色的粉末,包子也大都受到了污染,一个个尘头垢面的,有一种颓废的气息。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