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章擅闯

拖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02章擅闯

  “一个个的还愣着干嘛?难道这些东西要我来收拾吗?”

  一声令下,大家发愣的时间都没有,全都机械的跑了出去,翻土盖血迹的有,清理老鼠遗体的也有,还有收拾笼子清理草地以及恢复原样的,虽然不是同一个连队出来,但毕竟都是部队里待着的,这么久的接触下来,不用进行明确的分工合作,大家也能把事情做的不错。

  老哨没有规定时间,但是大家还是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里把所有东西归回原位,一个个急促跑回去站好的时候,军医扯起地下的黑布给笼子盖上,也快速站了回去。

  老哨做最后的例行检查,地还是那么大,小树杂枝没有变,只是草被毁坏了一大半,血迹已经消失,虽然还残留这一些味道,不过因为一开始的杀鼠方式出错,各有各样,这已经没办法避免,不看这个,总体完成的还算不错。

  “被淘汰的那个,把那只活老鼠递给我。”

  今天上午的训练还没有结束,所以淘汰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另外一堆站着,成为局外人。老哨的话音落下几秒之后,一个没有戴帽子的绿色身影很快走到前面去,又非常快速的退下。

  看着手里被捏的已经快断气的灰色鼠,老哨笑了笑,人要走了,这最后一次的速度倒是很快,扫视过去,老哨抽出匕首,缓缓开口:“刚刚你们是怎么杀老鼠的,想必旁边的人都有看到,几乎可以说是一人一种,但是,很不巧,这些方法没有一个是正确的,当然,包括我最开始的那种,这些刀法虽然都可以把老鼠杀死,却会留下很多血迹,所以,它们都是错的。”

  边说边围着没有被淘汰的菜鸟转了一圈,最后哨兵停在了林强的面前,“现在,大家要学习一种正确的杀死手法。”

  冷冷的瞥了一眼,林强感到有些“受宠若惊”,老哨对自己还真是不错,看这架势就准备在这儿开始,能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他是不是该感谢一番。

  “那个肩上有十字架的。”十字架,军医看看身旁人的衣服,左边的没有,右边的也不是,好像叫的就是自己,看着这种反应,老哨揉揉太阳穴,接着说,“别看了,就是你,上来给大家做个正确示范。”

  呃,军医的额头上冒出三根黑线,自己是个医生,拿手术刀救人的医生,今天居然要表演如何杀人,不,杀鼠不见血,真是罪过。算了,就当做是技术的传承,毕竟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把小刀转了几圈,军医终于找到一种最合适的拿法,果然,肢解还是需要专业的手术刀,幸好自己技艺娴熟,不受这些外物影响。

  做好“术前”准备,军医边动手边“讲课”,用刀指着老鼠的外部,他娴熟的开口:“一般来说,静脉血比较缓慢,毛细血管里血量少,动脉血流需要运输氧气,所以速度很快,其中大动脉的血流最急,而且都是鲜红色,如果不小心割破就会留下很大的隐患,所以我们第一刀应该避开流血的要害……”

  ……

  把新一批淘汰的菜鸟送上车,轰隆起步,看着越开越远,慢慢变成一个绿色小点,最后消失在转弯处的军用车,亚历山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转身回去,边走着边打了个大哈欠:“大晚上的非逮着我去抓老鼠,现在看到实际情况了吧,这心理承受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

  装甲通信连

  结束日常早训,工作间里,苏子叶正整理今天的资料,看着牛皮色文件夹上的编号,她默念出来:“三号,这应该是明天才需要的。”

  文件夹被放到桌子左边,不做停留,苏子叶很快又拿起了下一份,今天的任务量不少,迪子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大半个小时不见人,自己一个人更要加快速度才行。

  哒哒哒,急)促短暂的脚步声传来,嘴角露出一个笑颜,不回头苏子叶也清楚是谁,这样的走路风格也只有尚迪子了。还没兴师问罪,背后伸出的两只小白藕色的手把苏子叶的眼睛蒙住。

  “猜猜我是谁?”

  这么矫揉造作的假音,还用猜吗?放下手里的东西,苏子叶的手突然来了一个半弧度旋转,反手扣住对方的脖子,幸好自己的手长,垂下眼角,她浅笑着开口:“擅自闯入工作区可是要受罚的!”

  真是讨厌,尚迪子松开自己的手,非常不满意的抱怨:“子叶!你太粗暴了!一点都不温柔。”

  这个是今天要用的,放在这边,苏子叶继续整理,同时嘴里也没闲着,有条不紊的应对迪子的控诉:“温柔,我还没说你呢,你居然先控诉起我来,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大半天,你干嘛去了?”

  宾格,尚迪子打了个响指,终于问到重点了,这才是她想说的话题,“咳,咳!”佯装样子的咳了两声,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坐姿标准,笑容得体,一切准备就绪,她冲着苏子叶开口:“小苏,停下你的工作,我要郑重的向你宣布一件事。”

  “嗯,好。”苏子叶放下东西,整个人转过去对着迪子,眨巴眨巴眼睛,示意对方继续下去,可以说是十分非常配合了。

  “嗯,你的态度我很满意,继续保持。”听到这话苏子叶在心里笑了笑,经过这么多次“交锋”,她发现这样顺着来回应方式最省时间,也就是今天事情多,要不然自己才不会这么顺从呢。

  “班长拿到你上次去司令部重测的成绩了,并且,就在刚刚,我去了一趟连长办公室。”说到这里尚迪子停顿了一下。

  连长办公室,听到这几个字苏子叶有些紧张,本来自然放着的手微微合拢,因为没有指甲所以并不觉得被抓得疼痛。虽然她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是总归不确定,不到最后一秒,命运的归属偏向那一边都是未知数。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