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得瑟

拖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03章得瑟

  “子叶!”尚迪子的音调放高了些,接着整个人都凑近,笑容里带着些许狡黠和得意,“以后我们俩还可以待在一起!”

  接着她满脸无奈的偏了偏头,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情愿,“唉,本来以为可以远离你了,没想到还是在一起,这么久我都腻了。”

  心里突然爆开了一朵花,灿烂缤纷,就像是最浓厚的意大利黑可可在嘴里慢慢化开,味蕾上满是甜蜜的味道。迪子这反应明显就是“小人得意”,同样值得高兴的事情被她演的这么嫌弃这么给别人面子,可以说是戏很足了。听到这番话苏子叶终于放下心,低头如释重负的笑了笑,随着笑颜的展开,脸上的梨涡若隐若现,好看极了。

  尚迪子看对方没说话,又咳了两声,像公爵夫人般居高临下,“怎么,太激动所以说不出话了?”

  噘嘴白了迪子一眼,苏子叶同志恢复高冷模样,“白日做梦果然可怕。又可以和我在一起,这应该是你开心才对,我就暂且接受这个消息。”

  “嗯嗯。”一反常态,听了子叶的话迪子没有第一时间反驳,反而是笑的眼睛弯成月牙状,一副乖巧模样的点点头,捂了捂脸,她把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上边摇晃边继续说道,“我刚刚问了连长,他说这几天我们就可以去司令部报道了,看通知什么时候下来,最迟最迟也就是下周。”

  单手撑着下巴,苏子叶带着福尔摩斯的犀利眼神看着迪子在短短半分钟内的变脸行为。迪子这个表情可以说是很奇怪了,突然来的娇羞,很像是热恋里的姑娘,不对,天天跟自己待在一起,除了部队就是工作,离开的这小半时内还不足以来一段闪电恋情。难道是夙愿达成?

  “迪子,我怎么觉得你希望快点离开,如果连长说今天就可以走你应该会立马答应吧,很有问题。”用鞋碰了碰对方的鞋。苏子叶接着开口,“说,那么急着走想干嘛?亏班里人对你这么好,居然这么想离开,班长知道了非揍你不可。”

  “哪儿有,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陈述!陈述!而且去一个新环境难免会有期待,人之常情,你难道不期待吗?”一口气说完这段话,迪子稍稍的看了看苏子叶的神色,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两圈,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吧,司令部,多好的一个地理位置,能不期待吗!真是想想就激动。

  收回脚,看迪子这副态度也问不出什么来,苏子叶决定换个话题,“嗯,期待期待,我也期待。对了,这个通知连长已经发布出去了吗?现在连里的人都知道了?”

  “嗯,应该吧,你的成绩是班长刚刚拿到的,估计连长也是才知道。至于结果,第一通信总站的选拔结果哎,多少人想进去呀,就算刚刚不知道,现在这通知八成已经发到各个排长手里了。”

  也对,现在的情况不是很明显么,自己还傻傻的问,看来是坐久了脑子都有点缺氧,苏子叶揉揉自己的手,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窗还紧闭着,她走过去边开窗户边说:“那等会儿回班就不用担心怎么告诉她们这个消息了。”

  看着还沉浸在喜悦中的迪子,她偷笑着开始浇冷水:“迪子,别发呆傻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思恋郎君呢,不管怎样今天是走不了的,你还是快过来把这些文件弄好,要不然中午都吃不了饭。”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听了子叶一番箴言,迪子还没来得及开始对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就被打断。

  子叶已经坐下,迪子很识趣的跑去开门,“其实不用敲门,直接进来就好,我们正--”

  随着门完全打开,看见外面站着的人,迪子的话戛然而止,真是冤家路窄,怎么总能遇见,怔了两秒钟后她疑惑的问道:“你是来?”

  门外的女兵也有些吃惊,身体似乎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上次在运动场只能说是个小插曲,她就不信尚迪子能拿自己怎么样,把手上的东西放在身后,得意的笑了笑后,她冲着尚迪子开口:“为什么要告诉你,让我进去就行了。”

  说着她撞开尚迪子,径直走了进去。嚯,拍拍身上的灰,尚迪子瞪了女兵的背影一眼,心里很是郁闷,这个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看着对方走到桌前,声音温柔,语气和善的冲着子叶开口:“这是排长给的,今天下午要用,希望能快点儿。”

  前后不过几十秒,这态度真是差的有点大,尚迪子眯了眯眼,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倚在门边,真以为不交给自己就可以嘚瑟了吗?今天这里可就只有两个人,子叶可不是小白兔。

  听到来意,苏子叶从正处理的事物中抬起头来,和气的笑了笑,四目相对,啪,文件落地声响起。

  苏子叶摇曳的走过去捡起,对上对方的表情,笑了笑:“看到我未免太激动了,居然连东西都拿不稳。”

  “不,不是激动,是惊讶!没想到你居然还好好的在军营,连长对你未免太宽容了,发生那样丢连里面子的事居然还能让你值班。怕是那一天连这些东西也处理不好,那可就闹了大笑话。”

  明显就是故意挑衅,苏子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朝着迪子招手,她准备重新开始被打断的作业。

  一方准备退却,另一方似乎占了上风,于是便开始不依不饶,接着冲撞:“不过这也是个好去处,司令部的第一通信总站进不去总要有个归属,这很适合苏子叶的名号。”

  事情多时间紧,苏子叶本来准备息事宁人,可是已经欺负到头上,她真是不得不出声了,看来面前这个人在上次跑走后心里很是记恨,这些事情都打探的一清二楚,可惜消息不够灵通,估计是在路上没看到最新通知。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