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合作

拖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天伦下的往后退了一步,惊叫道:“雷军,你想要做什么?”

  李老板一看事丨情搞大了,也赶紧站起来打圆场,嘴丨里说道:“雷老板,冷静一点,咱们毕竟以后还要合作做生意的。”

  雷军的声音就像打雷,冲着李老板吼道:“你给我坐下,这里没你什么事。”

  李老板被吓了一大跳,看着雷军脸色铁青,知道是真生气了,自己也劝不了了,就干脆的往门口走去,嘴丨里说道:“得,你们爱怎么闹,怎么闹吧,我不参合。”

  欧阳菁菁一看李老板都走了,也赶紧站起来走了出去。

  左天伦一看李老板和欧阳菁菁都走了,顿时急了,嘴丨里喊道:“你们,你们…”

  雷军暴喝一丨声:“你给劳资闭嘴!”

  左天伦现在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惹丨火了这头雷老虎,雷军这几年很少发脾气了,今天一发火,左天伦才意识到这只雷老虎还是以前那只脾气暴躁的雷老虎。

  他不得不拉下了面子,陪着笑脸说道:“雷兄丨弟,消消气,我刚才酒喝多了,乱说话,我道歉。”

  雷军瞪着眼睛说道:“劳资不要你道歉,我就问你,我战友打伤你儿子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一听这事,左天伦就气冲脑门,他的脸色也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你来教教我怎么处理。”

  雷军闷声说道:“我给你儿子两百万的医药费,叫你儿子去给我战友道个歉,并且做出保证以后永远不准骚扰那丨个叫做李君如的小姑娘。”  左天伦气的破口大骂:“放屁!雷军,你以为劳资真的怕你是不是,你别忘了你当初身无分文来到云来市是谁收留你的,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是谁支持你的,你现在翅膀硬了,敢威胁我了,你说,你现在

  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你不要以为你能打就很了不起,我有的是本事叫你手底下的企业全部关门,你给我想清楚了,你到底是要帮谁?”

  雷军的脸抽了两下,冷冷的说道:“没错,你对我确实有收留之恩,可是这几年,我雷军为你做的事丨情还少吗?当年欠你的那点恩情早都还清了,劳资早就受够了你和你那混账儿子了。”

  “好,这话是你说的,千万别后悔。我告诉你,劳资非要叫你那战友坐牢不可,还有那丨个叫做李君如的死女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你等着吧。”

  “我去你娘的。”雷军像是一头发了疯的老虎,砂锅大的拳头直接砸到了李老板的脸丨上。

  李老板那肥胖的身躯直接被打飞了三米多,一口牙丨齿掉了一半。

  雷军冷冷的说道:“要告就连劳资一起告,你什么玩意。”

  说着,雷军就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返回身来,照着左天伦的小腿骨狠狠的踩了一脚,咔嚓一丨声,左天伦的一只腿也被踩断了。

  警局之内,警察正在给林强做口供。

  警察问道:“你说你要来投案自首,你到底犯了啥事了?”

  林强回答道:“伤人,我把一个叫做左天浩的人的两只胳膊折断了。”

  警察有点惊讶的看了林强一眼,说道:“说说具体情况,你为什么要伤人?”

  林强说道:“因为这个人绑架了我的妹妹,并且想要欺负她,我一时控制不住就出手伤了他。”  警察把脸转向了李君如,李君如赶紧点头说道:“我今天晚上正在家里上网,突然家里冲进来两个陌生人,他们用一块湿毛巾捂晕了我,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家KTV里,那丨个左天浩正想欺负

  我,我哥就来了。”

  警察皱起了眉头问道:“你们说的这个左天浩到底是什么人?”  李君如回答道:“他是我同学,家里特丨别有钱,他爸爸叫左天伦是左氏集团的董事长,左天浩在学校里就一直骚扰我,我不肯搭理他,谁知道他居然想出了这么卑鄙的手段,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

  我哥哥真的是一时激丨动才出手伤人的。”  警察点了点头说道:“你哥哥伤了人能主动来投案自首,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相信你们的,不过法律是严肃的,具体的情节我们会展开调查的,现在根据治安管理条例,你哥哥要暂时被拘留起来,等

  我们调查清楚了事实真相,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李君如气愤的叫道:“为什么只抓我哥,不抓左天浩,他绑架我也属于犯罪啊。”

  警察说道:“这位女同志,你先不要这么激丨动,按照你们说的,左天浩现在被打伤了,肯定在住院治疗,如果他的绑架罪名成立,我们一定会把他抓起来的,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林强说道:“好了,妹妹,你不要再说了,要相信警察同志。”

  就在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警局,刚一进来,就扯开嗓门喊道:“警察呢,我要自首。”

  所有人都被这大嗓门给吸引了,不约而同的转过了头,小高惊讶道:“军哥,你怎么来了?”

  警察看了小高一眼,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林强替小高做了解答,说道:“嗯,认识,我们是战友。”

  这边雷军已经看到小高几个,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说道:“警察同志,我要自首。”

  警察看了他一眼,先是找人把林强带进了拘留室,这才问雷军道:“你要自首啥事?”

  雷军说道:“我刚才伤人了?”

  警察嗯了一丨声,一边做笔录,一边问道:“伤了什么人,在哪了发生的,为什么伤人?”

  雷军说道:“伤的人叫左天伦,就在八点多秦汉酒楼,因为他儿子绑架了我战友的妹妹想要欺负她。”

  警察猛的抬丨起了头惊讶道:“你说你刚才伤的谁,再说一次,慢点说。”

  雷军又把刚才的话有说了一次,警察这才确信,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丨情,不同的是两个自首的人一个打伤了人家的儿子,一个打伤了人家的老子,这都叫什么事啊。

  警察有点无奈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得不把你暂时拘留了,有没有问题。”  雷军大不咧咧的说道:“没问题,哦,对了,能不能把我和刚才进丨去的那人关在一起啊。”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