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不妙

拖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肉贩子也不说话,死死按住了大头,眼看大头就要被肉贩子按在地上面红耳赤的,林强赶紧叫道:“大头别动,是自己人。”

  一听林强的喊叫,大头立马停下了动作,肉贩子这才松开大头。林强赶紧上前扶起佝偻着身子趴在地上咳个不停的大头。

  肉贩子面无表情地寒声道:“走,狗哥在等着你们。”

  说吧自顾自的往教堂后门走去。

  林强拉了拉在旁对肉贩子怒目而视,敢怒不敢言的大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脖子上五个淤青的指印,这让林强对肉贩子的力量有了一个初步认识。

  跟着肉贩子,一路沿着后门进入教堂,这教堂四门紧闭,礼拜堂内摆设散乱,地上薄薄的一层灰尘,可见平常时没什么人来,只有琉璃瓦上的豪华装饰与十字架上的肃穆神像,能看出教堂往日的庄严、富丽堂皇。

  癞痢狗一群人就零散的围坐在十字神像下,从教堂后门一路走来,算上肉贩子,还有各处路口,以及现在教堂内,估摸着癞痢狗手下该有二三十人,而且以年纪与林强、大头相仿的孤儿较多,孤儿已经占了半数。

  一进礼拜堂,大头便遮遮掩掩拉着林强往孤儿堆里凑。

  “你们两个,给我滚过来。”

  越想多越躲不过,从进门癞痢狗便眼睛死死盯着林强跟大头。

  林强与大头还想往人堆里钻,不成想这十多个孤儿摄于癞痢狗往日的淫威,齐刷刷的往两边一闪,露出了林强与大头。

  大头见躲不过,往林强跟前一站,塌着腰点头哈腰的一溜小跑到癞痢狗跟前:“呵呵,狗哥,您叫我呢。”

  “哼!”癞痢狗只是一声冷哼,左手只顾把玩着一把小刀。

  旁边肉贩子把手一扬,一巴掌盖在了大头脸上,两眼一瞪:“狗哥是该你叫的吗?”

  “狗爷,大头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有什么吩咐,我们兄弟俩刀山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昨晚是我失心疯,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这根大头没关系。”

  见大头被肉贩子一巴掌扇倒在地,林强赶紧把大头扶了起来护在身后。

  林强这番话站直了腰,堂堂正正,声音郎朗,言语间自有一股英气。

  癞痢狗眼中精光一闪,定睛看着林强说道:“好,芋头,今天你能站直了腰说话,狗哥我便跟你敞开了说,跟我这么多年,我可有亏待过你?”

  “我跟大头能活到今天,全靠狗哥您照顾,若没有狗哥,我俩早就饿死街头都没人收尸……”

  “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未等林强说完,癞痢狗右手往案板上一拍,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狞声道:“我不但没有亏待你们,还把最肥的街市口给你们做买卖,你们昨天给人把场子砸了,我没跟你们计较,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跟大家好好说说,以下犯上这事该怎么处理,真当狗哥我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吗?”

  “狗爷,狗爷啊,这可怪不得我们啊,昨儿个王霸子使人砸场子,还把我们两个打伤了,你看你看,芋头这碗大的疤就是被那些混蛋捅伤的。这么重的伤,芋头昨晚便高烧不止,这一下犯浑,他可不是故意要上你的。”

  大头躲在林强身后,伸出个头来,一边哭丧着脸的扒开林强胸前的伤口给狗哥看,一边暗中不停给林强使眼色。

  林强立马会意,头一低双手便在脸上抹眼泪,嚎啕大哭起来,殊不知大头扒伤口不算,还在伤口上按了一下,挤了点血出来,痛的林强嚎叫的更大声。

  “好了好了,你俩也别在这演戏了。”

  癞痢狗把眉头一皱,厌烦的喝止道:“这么多年兄弟,狗哥我也不赶尽杀绝,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林强与大头变戏法般把哭声一收,林强赶紧问道:“只要能让狗哥满意,您让我们干啥都行。”

  “好,不愧是狗哥我的兄弟,来,老李头给他们说说这怎么个戴罪立功。”

  站在一旁的老李头脸色一暗,他没想到癞痢狗会让他来做这借刀杀人的事,不禁面有戚色的清了清嗓子,而这一切都被林强尽收眼底,大头到是毫无发觉,满脸希冀的看着老李头。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昨晚的事狗哥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咱们这么多年的弟兄,狗哥绝不会因为一点小错小误,便让大家难做,街市口当初狗哥交给你们,你们就得把责任担着,要为狗哥看好这份家当。现在王霸子欺上门来,我们不能怂咯,得往前站,保住这街市口,当然狗哥也不会做视不管,今天召集大家在这里就是为你们撑腰,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兄弟同心干死王霸子他丫的!”

  老李头这番话说的正气凛然,掷地有声,说的一众孤儿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神情激愤,在台下交头接耳。

  “老李头说的没错,狗哥我跟大家一日做兄弟,终生是兄弟。”

  癞痢狗见台下情绪激昂,站起来一只脚踏在神台上,见机拍着胸脯,对林强与大头保证道:“你们两个尽管去,把王霸子他们引出来,一有风吹草动,狗哥我立马带人干他娘的,这次定要让王霸子知道咱们的厉害。”

  癞痢狗说完把小刀往神台上使劲一戳,给老李头使了个眼色。

  老李头面上不忍之色一闪而过,但还是快步走到林强与大头跟前,拉着低头沉默的林强与满脸希冀与崇拜看着癞痢狗的大头便往教堂后门走去,一直将两人带到了教堂后门来时的拐角处。

  林强走在三人最后面,眼睛盯着在前面带路的老李头,从礼拜堂开始林强便一直注意老李头的反应,在身体原主人芋头的记忆中,芋头与大头打小便被收拢进了癞痢狗的团伙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正是在老李头手底下混日子,而老李头性格虽然胆小懦弱,全靠拍马谄媚在癞痢狗团伙中上位,但在往日交情中,对芋头与大头照顾良多,在癞痢狗一伙人中,算是少数心存少许良知的人。

  “老李叔!这次要真是丢了街市口的买卖,你可要看在看着我们长大的份上帮我们说几句好话。”

  林强见老李头只在前头埋头前行,再走既不便过了拐弯处,林强急需在老李头身上找到突破口,癞痢狗一大伙人齐聚教堂,绝对不可能镇要跟王霸子火拼,火拼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他们也没这个胆子与能力一手遮天,别被卖了都不知道。

  听到林强的说话,走在前面的老李头身子一停,犹豫了一下,突然转身,跟在后面的大头差点撞了上去。

  “好话我是一定会替你们说的。”

  老李头脸上收起往日的猥琐,满脸严肃的说道:“但凡事还是得靠自己。”

  “靠自己?王霸子我跟芋头怎么挡得住?狗哥不是会为我们出头吗?”大头追问道。

  “这世上没有谁靠得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老李头顿了顿,沉默的道。

  林强心中本来就有蹊跷,听老李头这么一说,心中一惊,惊叫道:“难道狗哥想放弃我们……”虽然心中有一定猜想,林强还是不敢说的太直白。

  林强一说完,老李头立刻用手捂住林强的嘴巴,满脸惊恐的四下看了看:“臭小子,乱说啥?狗哥怎么会害了你们。”

  “老李叔你干嘛,快放开芋头,没有的事你怕啥?”大头大叫道。

  老李头悻悻地放开了林强,林强却没松手,紧紧攥住老李头的臂膀:“老李叔,难道你真打算眼睁睁看着我们去送死吗?真的这么狠心吗?”

  被林强一逼问,老李头满脸懊恼,可以看出他在左右为难,极力挣扎中。他眼睛左右闪烁躲闪,闷了半晌才道:“你老叔我……我不是狠心。这事真不能说啊。”

  对于老李头,林强与大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老李头终于透露了一点内情,虽然老李头说话模棱两可,但从中推测,林强已猜个八九不离十。

  癞痢狗与王霸子作为东西桥区稍有实力的乞丐头子,对于街市口这一块肥肉是绝不可能放弃的。双方一直以来摩擦不断,王霸子在西桥区混的风水起,短短5年间已从一个小混混做到了西桥区东片小有名气的团伙老大,手底下大大小小有二十多个弟兄,前段时间更是攀上了西桥区有名的夜总会连锁企业鑫荣娱乐有限公司老板的儿子,让他帮忙看这手底下的两个场子,从此王霸子更是气势嚣张,雄心勃勃,可是西桥区各种势力林立,虽然攀上了鑫荣企业的阔少,但也轮不到王霸子在西桥区呼风唤雨,甚至连放个屁都要担心吵着西桥区的各位大佬,王霸子只能一心想着往东桥区这边发展势力。

  而癞痢狗算是东桥区的老牌势力了,癞痢狗在东桥区打拼十多年,虽不敢说打遍东桥无敌手,但在东桥区大大小小几十个社团,也算是排在前三,不然也轮不到癞痢狗吃着东桥区油水最多之一的街市口。但是在东桥区排名前三的狗哥,放在西桥区却屁都不是,只能算是小型社团,毕竟在西桥区,看场子一晚的消费都能抵林强、大头他们一星期的忙活了。

  所以,面对王霸子的紧紧逼近蚕食,癞痢狗虽然无奈,但是敢从恶狗口中夺食,就要做好被恶狗咬伤的准备。对王霸子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癞痢狗一直伺机反击,林强与大头的事让他看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机会。

  至于这个机会怎么来,老李头语焉不详,至少林强知道这必定是要以牺牲某些人的利益作为代价的,而被牺牲的从来只有弱者,这件事上谁是弱者,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到是林强跟大头。

  老李头一说完便忧心忡忡地匆匆离去。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