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顾家最美的小仙女(二)

宁兰舟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购买比例不足, 建议看看有没有错过精彩内容哦,或72小时后再来  顾廷禹现在跟着她吃习惯了,也不觉得差味儿。

  眼看着天黑了, 顾廷禹也该回医院。

  江晓突然叫他在门口等一下,从房间里拿出来一顶崭新的帽子, 当场剪掉标签。

  “……你头低一点。”

  顾廷禹听了她的话, 俯身低头。

  江晓笑盈盈的, 把帽子给他戴上去, 还特意拉得很低,盖住耳朵。

  顾廷禹以前从来不戴这些。虽然不太习惯,也只是动了动脑袋,“好了?”

  江晓点点头, “好了。”

  “那我走了。”顾廷禹握了一下她的手, “你一个人小心点,睡觉记得锁门。”

  “……知道了。”江晓觉得他罗嗦,直把人往外面推。

  等顾廷禹真的离开,江晓关上门,脸上笑容渐渐收了。

  这一个多月的相处,顾廷禹对她的关心和爱护她都能感觉到,出于责任他真的做得很好,可是江晓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

  当初结婚的时候她从来没想过以后要怎样, 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呢?可以让父母早日摆脱她这个负担, 一心一意地培养江浩, 也把自己从作为一个附属品的生活里解救出来,未来,和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生儿育女,生活平淡却舒适,这样就满足了。

  至于爱情,对她这种人来说是很奢侈的东西。她过去没有喜欢过谁,也不指望以后会喜欢谁,被谁喜欢。

  人生已经这样了,就应该是这样。

  *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江晓正打算去洗澡,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许久没联系过的江浩,她的亲弟弟。

  江晓觉得有些不寻常,皱了皱眉,“喂?”

  “你好。”对面说话的却不是江浩,是个陌生男人,“江小姐是吗?”

  江晓心底“咯噔”一下,“是的,请问您是?”

  “这里是青山区派出所,你弟弟江浩聚众斗殴,现在在我们所里,麻烦你来领一下。”

  “好,我知道了。”

  江浩还是那副德行,犯了错只敢找她,不敢让父母知道一个字。

  江晓挂了电话,换衣服出门,打了个出租去青山区派出所。

  司机或许是听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说去派出所,有点好奇,不禁多看了几眼,看得人心里毛毛的。江晓原本就心情烦躁,摁着脾气没发作。

  半个多小时后,她见到了鼻青脸肿的江浩。

  然后又扫了一眼江浩身后,还有两三个男孩子,应该也是在这儿等人领回去。

  “聚众斗殴?”江晓冷笑一声,动作粗暴地整理江浩乱糟糟的衣领,像是要把人拎起来。

  “姐,冤枉啊!你看我都这么惨了,我们才是被打的好不好?那帮警察见谁都是斗殴!”

  “江浩,过来。”民警在办公室里叫了一声。

  江浩立马闭嘴老实了,跟着江晓进办公室登记。

  民警让江晓签了字,就说可以走了,临了嘱咐一句:“最好带你弟弟去医院检查一下,那帮人下手挺重的。”

  “好,谢谢警察同志。”

  江晓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去清江……”

  “哎哎哎姐不行!不能回去啊!爸会打死我的!”江浩哭丧着脸,就差给她跪下来,“求求你了,收留我一晚……”

  江晓翻了个白眼,把他的手扒开,对司机说:“去临大附属医院。”

  江浩也不管她嫌弃,抱住一通乱蹭,“姐最好了!”

  “放开,坐好!”

  “哦。”

  “你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在外面注意影响,别动手动脚的。”

  “……哦。”

  “你姐夫今天值班,一会儿碰见他,给我老实点儿。”

  “我知道我知道。”

  顾廷禹所在的临海大学附属医院是离青山区派出所的最近的了,过去只有几分钟路程。

  江晓给顾廷禹打了个电话,他没接,应该正在忙,于是先给江浩挂了个急诊号。

  今天急诊的医生不是温蔻,是个年轻男医生,开了两张单子做检查,确定没事之后,给江浩处理了一下鼻子和嘴角的伤口。

  “为了防止感染还是用点消炎药,您看是挂水还是吃药?”医生问,“一般来说他这种,吃药就可以了。”

  江浩附和:“吃药吃药!”

  “挂水吧。”江晓看都没看江浩一眼,直接替他做了决定。

  医生正在开单子,顾廷禹进来了。

  “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江晓走过去,“他现在是有家不能回,怕挨骂,索性留在医院挂水,可以的吧?”

  “可以,一会儿我安排个床位。”顾廷禹拍了拍她的手背,跟急诊医生道了谢,就拿着处方单出去了。

  顾廷禹在和门诊的值班护士交涉,江晓去了一趟药房回来,递给江浩一瓶正红花油,“还有哪儿疼的,打完针自己揉。”

  江浩嘟了嘟嘴,“可是……”

  “怎么,江少爷还要人伺候啊?我打电话叫咱爸过来?”江晓气还没消透,一见他就忍不住想数落。

  “……不,不用了。”江浩没话可说,乖乖伸出手给护士扎针。

  “你是不是该睡觉了?”顾廷禹走过来问江晓。

  “啊?”江晓愣了一下,“好像是。”不过在医院说这个好像有点奇怪。

  顾廷禹笑了笑,“我办公室有休息间,走吧。”

  两人达成一致,把江浩同学独自留在了这间病房。

  顾廷禹的办公室在住院部四楼,有点远,两人肩并着肩,顾廷禹脸色又是少有的缓和,路上遇到的同事几乎都要回头再看一眼,仿佛见了新大陆一般。

  “浴室在里面,床单被子都是才换的,牙刷在浴室柜第二个抽屉里。”他从柜子里找出一件衬衫,递给她,“我这儿没别的衣服,就穿这个吧。”

  “嗯。”江晓接过来,点点头。

  有人在外面喊。

  “顾医生!23床有点不舒服!”

  “我去处理一下。”顾廷禹说完就出去了。

  江晓手里捧着干净洁白的衬衫,不自觉弯了弯唇,鼻间满满的都是熟悉的洗衣液香味。

  床是单人床,江晓洗了澡之后躺在中间,只能够她左右翻一次身。

  真不知道顾廷禹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哪儿能好好睡觉的……不过转念一想,他可能,根本没时间睡觉吧?

  顶多就是打个盹儿,只要病人有点儿状况,就得像刚才一样,二话不说去处理。

  当医生的可真辛苦。

  江晓轻叹一声,关掉了床头的小台灯。

  不知道睡了多久,江晓刚醒来的一瞬间还错觉自己是在家里的床上,可翻了个身,床板子硬硬的,这才想起来是在医院。

  屋里还是一片黑暗,没有窗户,也不知道外面天亮了没,她打开小台灯,下了床,揉揉眼睛走出去。

  外间办公室是亮堂的,可窗外还是黑天。

  顾廷禹坐在桌后看向她,皱了皱眉,“才三点,怎么就醒了?”

  江晓笑了笑,走过去。

  办公室里暖气开得很足,她就晃着两条光秃秃的腿,顾廷禹的衬衫边缘到她膝盖上方。

  她没注意到男人眼神的变化,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好像睡饱了呢,一点都不困了。”她两手托着腮,“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后半夜病人也都睡着了吧,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以往在这个时候,他的确是能躺在床上小睡一会儿,可是今天的情况好像不太允许。

  床太小,他总不能把这个小丫头留在外面,自己进去睡觉。

  此刻,望着她初醒时的粉红色脸颊,还有穿着他的衬衫的纤瘦身体,又兴许是这样的深夜容易滋生暧昧,心底突然涌起一阵躁动。他张了张口,“过来。”

  江晓懵懵地绕过桌子,走到他旁边,“怎么了?”

  她从没见过顾廷禹这样的目光,专注的神情里夹着一些更深刻的东西,让她觉得不自在,觉得危险,可又不禁沉溺其中。

  他低头,视线穿过她微微颤动的睫毛,挺翘的鼻尖,不自觉嘟起的唇瓣,再往下,是脖子上娇嫩的肌肤被衬衫领口蹭出的红痕,若隐若现的锁骨。但他即便刻意不看,那双白皙而修长的腿依旧没法从脑子里抹去。

  “……你怎么了?”江晓又问了一句。

  她觉得屋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不自觉脚步后退,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突然被男人的双臂拦住了腰。

  她看见他低下头,沉沉的嗓音响在耳边,震在心口,“穿成这样,有人进来怎么办?”

  江晓心乱如麻,两手抵在他胸前,紧张地蜷缩起来,“我,我去里面。”

  “不必了。”顾廷禹轻叹一声。

  江晓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他抱着转了个方向,背靠在窗台上。

  男人英俊的脸庞压下来,炙热的唇贴住了她,起初因为急切而毫无章法,似乎是感觉到她呼吸不顺畅,才温柔了些,循循善诱。

  江晓被这种陌生的感觉折磨得快要疯掉了,心脏跳得无比疯狂,仿佛下一秒就要在胸口里炸裂。男人的手掌贴在腰际,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衬衫,熨烫着周遭皮肤。分明被亲吻的只是这双唇,全身却一寸一寸地热了起来。

  简直就是现实原版复刻。

  “顾医生。”她对着梦里的男人轻笑,眼尾翘起来,透着几分妖媚,“你的病人知不知道你性冷淡啊?嗯?”

  顾廷禹脸色更难看了。这女人大着舌头说醉话,他虽想置若罔闻,可也太不中听了些。

  而此刻在江晓眼里,一切都是纸老虎,“做个梦还要假惺惺端着,难不难受?”

  “江晓,放开。”顾廷禹被她抱着脖子,几乎是脸贴脸,而这张脸上写着明显的恼怒。

  江晓像个小孩一般耍赖,胳膊收得更紧,“不放。”

  顾廷禹因为绷着身子,气息不太平稳,“……你喝醉了,别闹。”

  “我没醉。”她半眯着眼睛看他,毫不掩饰对这张脸的欣赏,“你才醉了……”

  话音未落,她唇又贴了上去。

  这次她胆子更壮了些,不但伸出舌头去勾他的舌头,还分出一只手沿着他的毛衣下摆溜一圈,不太满足,又扯开皮带,随心所欲一通乱摸。

  正在被迫跟她接吻的男人呼吸一紧。

  “这是你自找的……”他按住她的腰,低沉压抑的嗓音响在两人唇间,“别后悔。”

  ……

  第二天早上,江晓是被头疼疼醒的,然后试着翻了个身。

  这一翻不得了,浑身都像是被狠狠揍过一顿似的,肌肉拉伤,骨头散架,疼得她想哭。

  特别是某个地方,火辣辣的……

  奇怪。

  而且这抱枕也太暖了,她的小兔仔从来没这么暖和过。

  又蹭了蹭怀里的抱枕,江晓才缓缓睁开眼睛。

  还是她的粉色系闺房,可她的抱枕小兔仔早就不知所踪,面前白花花热乎乎的一片,是男人的胸。

  她睡前习惯点上薰衣草香薰,时间久了,就算偶尔忘记,房间里也始终残留着淡淡的香味,但此刻闯入鼻间的,是一股说不出的奇怪味道。

  让她很不舒服。

  江晓虽然年纪轻,之前没经历过那种事情,可小说电影之类的不是没看过,稍微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脑袋一热,毫无预兆地一巴掌呼在顾廷禹脸上。

  啪。

  满屋寂静终于被打破。

  清脆的响声,只是手掌和脸颊的碰撞,刚醒来的女人没什么力道,不疼。顾廷禹收回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见她没反应,又翻身下床,“我去放热水,一会儿你泡个澡。”

  刚刚还沉浸在不由自主打了人的慌乱中,江晓心里又生出一丝内疚。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