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 128 章

蝎言蝎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文君:喜欢我, 就请用更强大的购买率向我开炮

  姜林夕已经在路边打来半小时的车,中途还有很多鱼龙混杂的人过来搭讪,所以这时候自然看出陆林峰的善意和关心,想了下坐上了车。

  “不礼貌说谢谢?”

  陆林峰看着气质突然沉静下来的“姜小艾”,忍不住逗她,哪知得来姜林夕模仿姜小艾的一句——“谢谢, 峰…叔。”

  “峰叔?”陆林峰听到姜林夕的又一句尊称,本来有很多话要跟姜林夕谈, 突然一下子, 也是很不想跟她说话了。

  因为陆林峰不说话,闭目养神或者说顺气,保姆车内安静了下来,姜林夕也不是爱说话的人, 坐在陆林峰对面的位置, 拿出手机登陆了一个实时定位的软件,查阅起姜小艾这一天的活动轨迹。

  姜小艾是今天下午两点才从别墅里出来前往郊区的片场,在这之前的时间, 姜林夕还发现了一段活动范围很大的移动, 她正准备细看这段活动轨迹, 手机里接受到一条工作短信。

  【姜老师,油画系大二大三两个班学生明天要去北市玉渊村采风写生,为期三天, 你有空参加一下吗?】

  工作短信是油画系主任王平华发的, 带各年级学生外出采风写生, 大多是美院教授带队,算一次公费旅游,不论是对学生还是去的教授都算很不错的体验。

  “玉渊村?”姜林夕纪下这个名字,顺手在网上搜了下,然后发现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村落,有着明清时代的四合院民居,还有明代留下的壁画,从网上拍的风景照,姜林夕能看到这个村落有着江南水乡的风韵,也有北方高宅大院恢弘的气势。

  说实话,到这充满韵味地村落去采风,姜林夕个人是很愿意,但是作为老师带一群学生去,还需要上课…….她就不怎么想去。

  “你考虑过我的建议了吗?”

  姜林夕正准备回信息不接这次写生课邀请,一直闭目养神的陆林峰突然睁开眼问她。

  “额?”姜林夕没有姜小艾的记忆,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建议,困惑地看着陆林峰,陆林峰叹口气,又说了一遍之前跟“她”搭戏的建议。

  “之前跟你拍完几场戏,我就说你外形条件很好,表演也有天赋,我暑假准备执导一部电影,里面一个女配角形象很适合你来演,你感兴趣回家就跟父母商量一下,他们同意就联系我留给你的电话。”

  陆林峰认真的建议“姜小艾”,还非常“大叔”的苦口婆心劝她追星要理智。

  “今天周四吧,你们学校还没有放假吧?喜欢纪南席翘课跑来看他拍戏,为了接近他不惜当群演,有这劲头,不如好好准备,明年高考考一下北市戏剧学院,正儿八经的进入演艺圈,这样你才离他更近,也不荒废你的人生。”

  “…….哦。”

  姜林夕听着陆林峰的劝说,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哦”了一声,陆林峰看出她的敷衍,正准备在说什么,姜林夕注意到车外的熟悉的街景,叫停了车子。

  “麻烦在这路边停一下,附近就是我家了,谢谢。”

  “这里吗?好的。”

  司机听到姜林夕的话,很快靠边找位置停下车,姜林夕自己打开保姆车的门,干净利索的走了下去。

  “谢谢,再见。”

  “砰!”

  站在路边,姜林夕简短地道谢并道别后,还礼貌的把车门关上,陆林峰看着被关上看不到她人的车门,好气又好笑,正要按下车窗最后交代她几句,坐前面的一个助理却发现了什么,催促司机快点开车。

  “后面有辆狗仔车跟拍,快走!”

  ___________________

  “林夕,你怎么才回来,跟时总离婚这么大的事,你居然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姜林夕走回别墅,正准备叫刘妈给她准备晚饭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突然冲出来,质问她跟时越离婚的事。

  “要不是林茂回祖宅吃团圆饭的时候说漏嘴,我们都还不知道!”

  “小……小妈,你怎么来了?”姜林夕看着对方不比她大多少年龄的脸,按照原主姜林夕的记忆叫出对方的身份,对方脸僵硬了一下,又马上恢复自然,继续说她跟时越离婚的事。

  “林夕,你这次可不懂事了,你爸知道离婚这件事可生气了,家里还有其他女人背后煽风点火,要你爸把分给你的集团股份收回来,也就我惦记你,赶紧过来给你通风报信,关心你是不是时总对你不好,你从小这样,受委屈也不敢说,结婚后更是连家都不回,也不跟我们说时越对你好不好,这次是不是他逼着你离婚?你啊,就不该顺着他,该回来找你爸,叫他替你撑腰。”

  马晓颖看着姜林夕关切地说话,要不是接受过原主的记忆,知道这女人最初是原主的保姆,最后却爬上原主父亲的床,成为第四房在原主父亲对外都能有“名分”的一位太太,不然姜林夕可能真以为这人对原主很好。

  “你爸现在很生气,叫你明天回去一趟,你那些兄弟姐妹还有你爸其他几房女人,都在等着看你笑话。”

  马晓颖说出姜家现如今对姜林夕跟时越离婚抱有的态度,姜林夕想到这一家复杂混乱的关系,有些不想见这些人,所以开口说她明天有事。

  “我美院有课,要带学生外出的写生课。”

  “不能推了吗?你爸…….”

  “推不来,都确定了,明早就走,好了,我还要收拾行李,小…..妈你先回去吧。”姜林夕丢下这句话,转身进了屋。

  马晓颖见她这态度,也没多说什么,坐着小轿车离开了,而她离开不久,姜林夕接到了原主父亲姜明东的电话。

  “明天回来一趟,叫上时越,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把他一起叫回来……..”姜明东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作为姜氏集团掌权人已经快四十年,说话的口吻带着毋庸置疑的霸道,听在姜林夕耳中十分不舒服,所以她还是用明天要外出写生的事拒绝了第二天回去。

  “一个美院的写生课有什么值得去上?明天必须………”

  “我手机没信号了,挂了。”

  姜明东还在发号施令,姜林夕不想听直接挂断了电话,还把他跟姜家有关的所有联系电话都拉黑了。

  之后姜林夕怕姜家人找上门来烦她,回了油画系主任去玉渊村采风写生的信息,说她有空可以去,那边很快发来第二天具体出发的时间和乘车地址。

  看到是明天早上10点在美院校园里坐大巴去,姜林夕用完晚膳就去衣帽间,拖出一个行李箱,简单的收拾几套衣服。

  “诶!”

  收拾衣服的时候,姜林夕翻到帝都俱乐部的两张贵宾卡,想到这两天被她弄忘记的一件事,所以第二天一早,她收拾好一切准备去美院集合前,先去隔壁还秦述贵宾卡,顺便把他替她帮的贵宾卡入会费和年费给还了。

  “先生去公司了。”

  姜林夕过去晚了一步,秦述公司一大早出了点事,他赶去公司处理了。

  “那麻烦你把这张贵宾卡和支票交给他。”姜林夕将带来还的东西递给管家,管家接过后,姜林夕转身离开的时候,秦家别墅开进了一辆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个颜值逆天的男子。

  “啊啊啊啊啊啊,他是我会喜欢的混血帅哥!!!”

  姜小艾在下车男子的高颜值中醒来就是一阵兴奋的尖叫,姜林夕为此觉得好笑的时候,管家介绍了来人是秦述给小秦函从国际上请来做自闭症治疗的心理医生——纪明礼。

  “心理医生???那仔细看这个人也不帅了!”姜小艾前一秒才因为陆明礼颜值沦陷,后一秒因为对方的职业开始挑剔起对方,甚至在姜林夕跟对方对上眼的时候,因为对方眼神温润和煦,而跟姜林夕嘀咕这人她越看越“衣冠禽兽”,可见她现在的偏见滤镜有多厚。

  “走了走了,夕夕姐我们走了!”姜小艾催促着姜林夕离开,明显不想跟纪明礼这个心理医师久待。

  “夕夕,你要去学校集合,时间是不早了。”姜蕙这时候也出现催促了姜林夕一下,姜林夕知道他们在敏感和担心什么,所以礼貌地跟管家道别,离开了秦家。

  中间跟纪明礼擦肩而过的时候,姜林夕是对陌生人的目不斜视,纪明礼却停住步伐,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离开。

  ————————————

  “时泽,快上车了!”

  A城美术学院油画系二年级一班班长胡韬,在大巴上清点完他们班的学生后,发现时泽还抢眼地站在车下看什么,忍不住催促他快点上车。

  “再等…….行,我来了。”

  时泽今天把他头发弄成了扎发发型,还带一根小辫,满满的的个性潮流范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呈现出最时尚的帅气感。

  姜林夕停好车走向大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站在车边等谁的时泽,他抢眼的外形和出众的身高,站在哪里都会是最抢眼的风景。

  “姜老师,我帮你。”胡韬在时泽上车后,看到姜林夕推着行李箱走过来,忙跑下车帮她提画具箱。

  “谢谢。”

  姜林夕在学生热情的帮助下,放好了行李箱和画具箱后,走上大巴最前面的“教授”专座,跟这次另一位油画系教授楚晏坐到一排后,去采风写生的师生全员到齐,司机发车。

  三小时的行程,大巴车驶入玉渊村,姜林夕下车走了没多久,马上看到一个保留十分完好的古村落。

  小小的村子背靠大山,自然景观十分美丽,还高低错落着几百间四合院民居,走入其间看到一些古碾、古磨,姜林夕有一种置身于古老与沧桑之中的感觉。

  “夕夕姐,我们这几天就要在这里采风写生吗?”

  姜林夕正陶醉在玉渊村的美景中,姜小沫不知什么时候在心灵共存室醒过来,听其他人格说今后几天要呆在这个漂亮的村落写生而雀跃无比的发问。

  姜林夕“嗯”了一声,姜小沫兴奋地都尖叫了一声。

  这时候姜林夕才注意到几个在心灵共存室醒来的人格,知道她要在玉渊村采风写生都很高兴,特别是三个热爱绘画的人格,他们都有些跃跃欲试想出来写生作画,见此姜林夕看了一眼三三两两结伴走在前面找住宿的几十个学生,忍不住问几个绘画天才人格谁有兴趣明天出来指点他们。

  “没人吗?”姜林夕的问话一出,出现在心灵共存室的三位绘画天才人格都不应声,他们之中姜沫年纪小,一个Lion只爱蒙头创作,另外一个人格脾气暴躁,比姜林夕更没耐心去带一群学生,而其他几个不愿意出现在心灵共存室的绘画天才人格,估计更不愿意替代她去带学生。

  “唉。”

  姜林夕筛选了下绘画天才的几个人格,忍不住叹了口气,头疼得准备明天自己顶上,姜小艾却声音很小的跟她提了一个人格。

  “妍妍姐姐温柔又有耐心,她最喜欢帮助人了。”

  “姜明妍啊!”姜林夕听到姜小艾提到的人格,自己都不知道她又叹了口气,心灵共存室几个兴奋的人格也为她安静了几秒。

  “妍妍一直不愿意出现,唉。”

  姜蕙提到姜明妍,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非常赞同姜小艾的提议道,“她那性子倒正适合去给学生上课,她也喜欢给人上课,记得林夕大学期间,她出现最爱做的事就是做义工,去教孩子们画画。”

  “那我一会尝试跟她沟通下。”姜林夕也知道姜明妍很适合出来当老师,也想让她出来放放风,做点她喜欢做的事。

  但是等她入住学校定好的民宿,深入意识去找她,这姑娘却不愿意出来抢占她的人生。

  ..........

  “大家早点睡,明天四点起来,我们跟着楚教授去山上看日出!”

  胡韬作为班委通知学生第二日早上的一个行程,所有人都早早睡去,姜林夕也是,她也很期待这个村落的日出,但半夜三点她却在一阵剧痛中醒来。

  “嘶!”

  姜林夕意识清醒发现她正坐在浴室湿漉漉的地板上,手里握着一把染血的刀子,而她的左手臂正剧痛无比被划开了一条很深的伤口。

  “啧!”

  看到手臂上不致命却疼痛无比的伤口,姜林夕已经猜到是哪一个人格在玩“自残”,她心情复杂的扶着洗手台站起来,准备处理下伤口的时候,果然又在洗手台上面的镜子上看到了一行血字。

  【我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神经病怎么出来了,夕夕姐你没事吧!”

  姜小艾意识醒来,看到那行血字,忍不住愤怒的喊了起来,共存室中随着她声音醒来的人格也都窃窃私语,其中几个孩子还吓哭了起来,他们都很怕现在出来的人格。

  “姜明妍不出来,这个疯子出来做什么?”苏慕很讨厌频繁伤害他们身体的这个人格说道,姜蕙也是,她正准备说什么,名宿外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有人杀人了,死人了死人了!”

  “我去,不会吧!”姜小艾听到附近发生杀人事件,忍不住发出惊恐的咒骂。

  “她不会又杀人了吧?”

  “我试一试!”

  姜林夕查看了游泳池的构造,疾步走到离孩子最近的一个边缘,然后蹲下身坐到池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抓着护栏跳下水,用手去“捞”孩子。

  “啊!是我们家函少爷!”

  姜林夕双腿都泡在池水里,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隔壁庄园别墅里正在找孩子的保姆听到她求救的声音跑了过来。

  “啪!”

  保姆站在两栋别墅不高的隔栏外,看清游泳池里溺水的孩子是她负责照顾的小主人,急忙翻过护栏,跳入水中把他捞起来。

  “给我吧。”

  姜林夕看有会游泳的人跳入水中,也就停止了她要跳水的动作,半跪在池边让保姆把拖起的孩子递给她,保姆照做,拖着孩子游到池边,姜林夕把孩子抱出来,进行了溺水急救动作。

  “咳咳!”

  等保姆从游泳池里爬上来,溺水的孩子已经被姜林夕用膝盖顶着肚子倒出水来,意识清醒过来。

  “函少爷,函少爷,你没事吧?别吓我啊。”保姆扑倒姜林夕脚边,查看孩子的情况。

  孩子吐了水,被姜林夕抱了坐起来,睁着眼睛看着前方,整个人木瞪瞪,不哭也不闹。

  姜林夕觉得孩子是被吓傻了,叫保姆送孩子再去医院看看,保姆倒了谢,抱过孩子跟其他听声音赶过来的佣人离开了。

  “太太,快去换身衣服吧。”

  刘妈跟别墅里的另外两个佣人赶过来,隔壁保姆正带着孩子离开,彼此算认识匆匆打了招呼后,刘妈发现姜林夕裤腿全湿了,忙建议她去换衣服。

  “几点了?”

  姜林夕低头看到被水打湿的裤腿,皱了下眉问刘妈。

  “13点41分了,太太。”

  刘妈看了下手表报了下时间,姜林夕捡起被丢在一边的手包,留了句时间来不及了,匆匆走出别墅,开车赶去了民政局。

  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女人不会又骗我吧?”

  坐在加长车中,时越看了下手表上马上过2点的时间,忍不住皱眉,一边的助理刘骁说他打电话问问,时越却摆手表示不需要。

  “我看她这次不来要玩什么花样!”时越冷着脸,想等姜林夕不来民政局主动打电话过来,哪知他这话才说完,姜林夕的车从远方疾驰而来,一气呵成把车停进了他们对面车道的车位中。

  “我到民政局附近了,你们在哪儿?”

  姜林夕停好车,看着车上时间13:59,忙拿出手机给时越助理打电话,没注意到对面坐在车中的时越,时越却从车窗里看到了她开门下车的模样。

  再次看到姜林夕,时越自然发现她跟以往完全不同的黑白极简风穿搭,还视力过好的发现她两只裤腿的黑色更深一些。

  姜林夕没有走近前,时越看她混在人群中风风火火过马路,还以为那裤子不规则的深浅黑是故意设计出来的时尚,等她走近才发现那是被水打湿了。

  本该很狼狈的模样,但姜林夕落在看她的人眼中,她这一刻却极为大气时髦。

  风风火火赶时间的大跨步走路,看起来就是在走她的个人秀,个性亮眼。

  混在人群中一边打电话一边过马路,也似明星在拍街拍,十分抢眼,惹来许多路人频频回头看她。

  时越自己都不知道他从注意到姜林夕,到她听助理刘骁电话提醒一步步靠近他所坐的车,他目不转睛看了她多久。

  只记得他看姜林夕走来,她四周的所有事物都变得不起眼,成了她的一个背景板。

  “太太气质怎么好了这么多?”

  刘骁跟姜林夕报了他们的方位,挂了电话转头,也从时越手边的车窗看到渐渐走来的姜林夕,然后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跟时越一直盯着姜林夕,姜林夕身边其他事物无法入他眼一样,刘骁看到一群人中站着的姜林夕,也发现她气质出众地将其他人的光彩都压下去了,成为了人群中最醒目的存在。

  这种醒目无关长相,无关穿着,全靠姜林夕独特气质,这气质就算她穿得低调朴素,也将身边的人变成了背景板。

  “正好2点,我们进去吧。”

  姜林夕走到车边,看到时越冷俊的那张脸,礼貌的点了下头打招呼,然后邀请他进入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先把离婚协议签了。”时越怔了一下,也微点了下头,同意了姜林夕的建议,也示意助理刘骁把他已经签好的三份协议拿给姜林夕。

  “有笔吗?”姜林夕站在车门边,接过三份离婚协议快速地浏览起来,确定了上面的条款没有出入,隔着放到底的车窗问刘骁,刘骁马上把扣在西装上衣口袋的签字笔拿出来。

  “谢谢。”

  姜林夕道了谢接过笔,把手包放到车框架上,又把三份协议书放在手包上,然后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唰唰唰”签掉了三份离婚协议书。

  “好了,我们进去吧。“姜林夕把笔隔着时越递给了刘骁,然后再次“邀请”时越去领离婚证。

  时越在姜林夕的三番两次迫不及待催促中,莫名不爽,但都没有表现出来,冷着一张脸下车。

  之后因为准备的离婚资料齐全,姜林夕和时越走入民政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婚给离了。

  “呼!”

  姜林夕拿到离婚证的小红本本,忍不住轻松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在时越晦涩难辨的神情中,对他礼貌地伸出了一只手。

  时越看到伸到面前的修长白皙的手,下意识抬手握住,姜林夕“合作愉快”的回握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让时越脸黑的话。

  “把孩子抚养的好一点,下个月1号,我会把孩子的抚养费按时打到你账户。”

  __________________

  “啦啦啦啦,我们自由啦,啦啦啦啦,我们自由啦!”

  姜林夕开着车回家的路上,姜小艾在共存室里一直欢快活泼的唱着这首自编曲,姜林夕听她唱也忍不住愉悦的勾起唇。

  等回到家,姜林夕把离婚证和自留的一份公证离婚协议书放进了保险柜中。

  “哇!!!原主好多珠宝首饰呀!”

  姜林夕打开保险柜,分层的保险柜最中间放了三套价值过亿的珠宝首饰,姜小艾看到就忍不住惊呼。

  姜林夕则很平静,放好离婚证和协议书,然后关了保险柜,去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舒适的衣服才出来重新打开保险柜。

  把保险柜里面的重要文件都取出来,姜林夕跟几个成年人格一起清点原主名下的资产。

  原主姜林夕名下的资产,比起能在全球福布斯排上名的时越大总裁来说,完全没得比,但是也能算一个超级小富婆。

  原主的母亲王凤丹也是一个豪门千金,作为大房嫁给原主父亲姜明东,婚后只育有她这一个女儿。

  王凤丹患癌去世后,她名下的近20亿的资产自然做了公证全留给了原主,原主嫁给时越,姜家也给她准备5亿“嫁妆”,其中额外奖励她嫁入时家,还给了原主一些姜氏集团的股份,这股份不算多,但每年也能分到上亿的分红。

  “天啊,我们好有钱啊!!!!!”姜小艾在成年人做资产统计的时候,兴奋地喊了起来,已经开始跟苏慕开始畅想她们当富豪的小日子,却被姜蕙教育她们就算有钱,也不能每天只想着拿钱吃喝玩乐。

  “女人不能没有事业,没事业,不坚持工作,女性就会缺少很多选择权,也难以实现自身的价值。”

  姜蕙又开始事业心超重地教育其他有钱就想享受的人格,很多人格不出声,姜小艾也不敢大声反驳,只很小声的逼逼。

  “这么有钱干嘛还工作,我们吃一辈子都吃不完。”

  “小艾,你说什么?”姜蕙没听清姜小艾的小声逼逼追问她,姜小艾又很怂的表示没什么,缩一边没说话。

  姜林夕听着她们斗嘴,笑了下,然后说这些属于姜林夕的资产不会大动。

  “靠我们几个人格画画,完全能养活我们,以前不都这样吗?”

  姜林夕提到她们没穿越前其实也很富足的生活,几个有绘画天分的人格开始跃跃欲试想去作画,苏慕也跳出来表示他“空闲”,也可以接一些有关于计算机的私活。

  “你们这些都是小打小闹,不算正儿八经的事业。”姜蕙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兼职”的赚钱活动,还是想劝大家特别是主人格姜林夕利用才能和天赋“干一番有意义的大事业”。

  “蕙姐,绕了我这个咸鱼吧!”姜林夕听姜蕙又要督促她上进,忙求饶然后怂恿她“有空”自己去干大事业。

  “反正离婚了,时越以丈夫之名强送我们去精神病院的大危机解除了,等我准备准备,带你们换一个城市定居,到时候你们偶尔也可以出来,跟以前一样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姜林夕说着未来的打算,在共存室呆着的人格都兴奋的欢呼,他们都有出来“放风”的想法。

  “我现在睡一会,你们看是谁……..”

  姜林夕听出几个人格因为穿越老实呆着憋狠了的情绪,准备睡一觉把身体让出来,叫他们“低调”的活动活动,哪知有人上门做拜访了。

  “孩子的妈?我还真忘了!”

  顺着时越的质问,姜林夕诚实地脱口而出这个回答,时越听到肺都差点气炸了,他觉得受背叛,极度怒火中烧起来,张口想质问姜林夕怎么可以忘记这件事,姜林夕在另一边却略微坐直了些身体,带几分关切地问时越。

  “你打电话给我,是孩子出什么事了吗?”

  姜林夕不知道时越提醒她是孩子妈,是因为看了她在会所跟一群公主“浪”的表现,只认为对方大半夜气急败坏打电话过来说孩子,是孩子出事了,需要她这个妈妈做点什么。

  哪知时越说儿子时明没事,他打电话来就是叫她赶紧回家。

  “姜林夕,你有点当妈妈的自觉,别在外面瞎玩!”

  时越只要想到姜林夕左拥右抱就没好气,姜林夕听他这话才明白他是针对她来会所玩。

  一时间,姜林夕觉得时越管得太宽,软了身体重新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继续享受几位公主的服务。

  “我当妈妈跟我出来玩,完全是两件事,孩子是不是没si(事)……..没si……..我就挂了。”

  姜林夕一边跟时越通话,一边张嘴吃下一个公主喂过来的剥皮山竹,口齿含糊地再次确认了一下孩子没事,然后不等时越再说什么挂了电话,气得时越在另一边砸了手机。

  时越砸了手机,气呼呼地在卧室转来转去,还是不知道自己气个什么劲,只知道他看到姜林夕穿得男性化左拥右抱明显在跟一群公主调情他就生气,很生气!

  后面时越忍不住又捡回了手机,继续打姜林夕的电话,姜林夕看到是他的来电却不接,把手机丢一边继续玩,这随意的动作全被秦述拍来发给时越,把时越把气得差点没杀到首都俱乐部。

  好在后面时越稍微冷静了一下,想到他跟姜林夕离婚的身份现状,强行给姜林夕如今点公主的行为找了一个离婚受刺激过度才“变弯”的理由,内心难得对此愧疚了一下,秦述那边又给他发了一段视频过来。

  那段视频里,包围着姜林夕的不仅仅有会所里的公主,还有一群帅气逼人少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时越,你老婆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男女通杀!”秦述录完视频还特别加入了这句发自肺腑的感慨,额外还拍了姜林夕的几个特写,让时越清晰的看到姜林夕一个人是怎么把一群公主少爷撩得春心荡漾。

  其实姜林夕在视频里也没做什么,她只是顶着被苏慕收拾出来的中性干净的脸,坦然自若的接受公主少爷的献媚和服务,那双高傲冷清,看透世事的的眼睛,染上了几分醉意也依旧从容地看着那群公主少爷,这群公主少爷就被她这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王魅力迷得不要不要的。

  那种独一无二地女王魅力超越了性别,不仅仅撩得她们一群公主少爷脸红心跳,还刺激到了一直在外偷拍的秦述。

  秦述在外面拍姜林夕跟一群公主玩乐的视频,本意是看戏,看姜林夕和时越这对“夫妻”的好戏,嘲笑时越可能娶了一匹野马,头上一片草原,哪知他盯着姜林夕拍视频,拍着拍着就被姜林夕穿着西装带出来的冷峻禁欲气息给弄得口干舌燥。

  一时间,秦述也不敢继续拍下去,选择折回家陪儿子休息——毕竟他也是准备洗心革面做好爸爸的人!

  但回家前,秦述没忘记把姜林夕“进可弯女退可撩男”的视频发给时越,还直白的用言语表达姜林夕男女通杀,时越hold不住她。

  时越反复看了秦述发来的视频,气得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大早,时越开车去了他父母居住的住宅,把里面还在睡觉的时明接了出来,然后送去了姜林夕所住的别墅。

  “太太呢?”

  时越牵着不甘愿来这里的时明,询问管家刘妈,一时间还忘记离婚后对姜林夕的用词,刘妈也没有反应过来,只说还没有回来。

  “好,很好,夜不归宿!”时越黑着的脸为此更黑了一些,咬着牙说了一通反话,然后叫刘妈打电话通知姜林夕回来。

  姜林夕玩了一个通宵有些宿醉,在几个公主的建议下,在会所开一间客房休息,刘妈的电话打了进来的时候,她才刚刚洗完澡,准备好好睡一觉。

  “太太,先生把少爷送来看你……….”

  “我来跟她说。”

  刘妈打通姜林夕电话后,话才说到一半,时越忍不住抢过电话叫姜林夕快点回来。

  “你这个月还没有探视过儿子,你是不是忘记你还有个儿子,没有忘记赶紧滚回来,今天一天他要跟你呆一块。”

  时越提到离婚后姜林夕作为母亲拥有的探视权,这个探视权姜林夕在离婚协议上争取的权限很大,几乎不限制次数,也不限制时间和地点。

  “不是下个月……..”

  姜林夕听到时越提探视孩子的事,忍不住提到大家默认的离婚协议开始执行的时间,但她话没说完,时越报复性的挂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姜林夕皱了下眉,然后下床回家。

  “这一晚的总消费是多少?”姜林夕去到会所总服务台想付账,却被告知这家高级会所除了特定几项消费需要额外付费,其他消费都包含在年费当中。

  “姜小姐已经给公主少爷们付了小费,没有其他额外需要支付的消费。”前台小姐精确的叫出姜林夕但姓氏,很明显是秦述跟这家会所交待了她的信息。

  “姜小姐,这一张秦先生为你申办的贵宾卡,请你收好,下次来我们俱乐部,不用再拿秦先生的卡了。”

  前台小姐把秦述为姜林夕开得一张卡递给姜林夕,姜林夕知道秦述知道她拿他卡来这里玩的事,细问了下这家高级会所的入会条件和入会费,准备私下补给秦述。

  “五百万入会费,一百五十万年费!!!苏慕哥,你快出去卖身抵债!”

  姜林夕听到高昂的会员费,略微有些惊讶的时候,姜小艾已经起打趣起背着他们偷来这里玩的苏慕,苏慕缩着不好意思出声,姜林夕逗了他一晚上,现在则良心发现地叫他不要有心理压力。

  “也不是很贵,先拿原主的钱还给秦述,我们之后多卖几副画就有了,现在既然办了卡,以后我们可以常来玩,我看里面很多娱乐设施很有趣。”

  姜林夕这么安抚着苏慕,鼓励苏慕以后还想来点公主,可以继续来,苏慕却极度萎靡不振的说出一番令大家人格笑喷的话。

  “我昨晚幻肢都被你们吓萎了,以后不敢来了。”

  …………

  “苏慕哥,你当着未成年开车,我要跟夕夕姐检举你!”姜小艾笑过之后,忍不住继续逗苏慕,却反被苏慕收拾了一把。

  “姜小艾,你检举我开婴儿车,那好,我检举你一个未成年开大卡车,偷看十八禁□□,前天醒来还偷偷在网上下单订购了一批19禁漫画!订单号是00#####,小夕你快给她取消了……….”

  “啊啊啊啊啊啊,苏慕哥,你个大坏蛋!”

  ………..

  一群继人格在共存室里斗嘴嬉闹,姜林夕则被会所提供的代驾开车送回了家,见到了她未来会成为大反派的儿子——时明。

  “孩子交给你,我晚上来接。”

  时越牵着满脸不情愿留在姜林夕这里的时明,站到姜林夕面前,然后把时明的小手递给了姜林夕。

  没有成人手三分之一大的小手,肉嘟嘟很是可爱,但姜林夕看到它对她伸过来的时候,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咦!”

  小时明也很嫌弃姜林夕牵他,一个劲往后躲,想收回被时越拉着递出去的手,时越一个没拉稳,还被时明把手给挣脱了。

  “时明!”时越忍不住沉下脸,严肃的喊了一声时明,想叫他听话去妈妈那里,时明却注意到了姜林夕畏惧亲近他后退的动作,然后顶着一张漂亮的过分的一张小脸,萌兮兮的歪头看着姜林夕做思考。

  “夕夕姐,那小子是不是要打什么坏主意啊?”

  姜林夕一直盯着小时明那张继承了父母高颜值基因的脸看,看到这小家伙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鬼机灵转了一圈,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姜小艾知道时明大反派的一些性子,先一步看出什么提醒姜林夕,但也提醒晚了。

  “好的爸爸,今天我跟马麻(妈妈)玩!”

  时明突然改了注意要跟姜林夕待一天,然后就像一颗小炮弹一样,快速的向姜林夕这边冲了过来。

  姜林夕没准备,也低估了一个营养过剩的“小胖纸”的威力,居然就这么被他撞翻了。

  “哈哈哈哈哈哈,马麻是个大笨足(猪),大笨足(猪)哈哈哈哈哈哈哈……….”

  时明给姜林夕撞翻在地,还压在她身上恶作剧成功地哈哈大笑。

  看着躺在地上的姜林夕,那双一直无过多情绪起伏的眼睛里出现摔“懵”的情绪,时越冷峻眸子里也划过一抹笑意,他上前用左手把时明从她身上提起来,然后对她伸出右手。

  姜林夕躺地上懵了一会,看到时越伸来的手,回神后握住,借他力站了起来后,时明被时越单手提着不舒服,开始对姜林夕伸出他的小短手。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