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 70 章

牛皮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购买比例不足显示此防盗内容  默了一会忍不住笑了,随即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能考顾衡一半成绩就行了。”

  虽然上一年级还不到半年 , 可是两次测验下来, 那卷子她都没眼看。

  训了两回孩子也听不进心里去,而且就算当时听进去了, 一转身就忘, 这个脑子也不知道随了谁了, 所以现在也不对她高要求了。

  郑以宣蹦蹦跶跶的上了楼,正巧撞见王诗语,又抱着胳膊靠着墙边不可一世的看着她。

  想到上次羞辱她的事, 虽然她不记仇, 可因为对方几句话,她跟顾衡闹了一个多月的矛盾,是可忍叔不可忍,走过去,讥讽的说道:“吆, 这不是学习委员吗?”

  “怎么没去参加数学竞赛啊?”

  “不是跟老师要了卷子了吗?”

  王诗语也用讥讽的语气回敬她:“那总比某些人连卷子都要不来的好,老师都嫌弃浪费纸张。”

  郑以宣往前走了一步, 又返了回来,看着王诗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王诗语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你笑什么?”

  郑以宣捂着肚子说:“我笑某些人要了一回卷子结果一个道题都做不上来, 丢死个人啊!”

  “平时不是瞧不起我吗?”

  “说我成绩不好吗?”

  “可惜某些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

  王诗语气的小脸发白,质问的语气说:“那是因为题太难, 全班都不会做, 怎么了?”

  郑以宣得意的说:“可是顾衡哥哥会啊!”

  “你……”王诗语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才吭哧道,“顾衡会做跟你什么关系?”

  “不要脸,又叫人家顾衡哥哥,人家都不愿意搭理你,你还好意思网上贴!”

  昨晚两个人还一起玩过,郑以宣不生她的气,笑得脸上好像有朵花,“那也比某人强,自己搬着桌子过去,人家第二天就去了最后座,”顿了下,她看着王诗语反问道:“你不是故意把我顾衡哥哥气走的吧?哦,不对,人家就是不喜欢你,连同桌都不行呢。”

  王诗语刚开始还生气呢,这会反倒心平气和了,讥讽道:“那人家不也没跟你同座?”

  “现在人家都不稀罕搭理你吧?”

  “可惜某人不知羞耻,还一个劲哥哥哥哥的喊!”

  “哼!”郑以宣不以为然,“等顾衡哥哥回来,我们还会当同桌的,气死你!”

  郑以宣说完冲着王诗语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王诗语掐着腰看着她背影,气呼呼的骂道:“做梦吧你!”

  坐到座位上,郑以宣一边掏课本一边跟赵雪生念叨:“那个王诗语烦死人了,每次都针对我。”

  赵雪生最近又从顾衡那顺了两个玩具,笑嘻嘻的说:“没事,她就是嫉妒你。”

  郑以宣打开课本,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

  赵雪生又跟郑以宣说了两句,想到顾衡让他帮忙问出她为什么要换座,还不搭理顾衡的事,说道:“以宣,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换座啊?”

  “因为什么跟衡哥吵架啊?”

  郑以宣刚要开口,忽然看见老师来了,赶紧说:“老师来了,别说话了。”

  第一次看郑以宣这么乖,赵雪生都产生怀疑了,忽然想到昨天数学老师说的不听话就加倍留寒假作业的事,他也老实端正的坐好了。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顾衡考完试从考场出来,等在外边的老师问他:“怎么样?”

  顾衡抿着嘴唇想了想,老实回道:“不知道。”

  来的三个孩子数他最小,老师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了说:“没事,第一次参加比赛没有经验,以后就好了。”

  顾衡心里一直惦记着郑以宣让他买果冻的事,出了考场他就开始四处寻找,果然在路边的拐角处看见了一家大超市,跟数学老师说:“老师,我能不能去超市买些东西啊?”

  老师想了想,说道:“行。”

  怕三个孩子一起去超市走散了,另一个老师留下来看着另外两个,数学老师一个人带着顾衡去了超市。

  心里还想着,这孩子乖,出来还知道给家长带点东西,没白疼。

  顾衡要是知道老师心里想什么他得羞愧死。

  还真没想到要给妈妈买些什么。

  进了超市,看着眼花缭乱的货架子,数学老师问他:“顾衡,你想买什么?”

  顾衡很自然的回道:“果冻。”

  数学老师:“……”

  心里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个孩子,出来考试也忘不了吃。

  顾衡很快在售货员的指引下找到了卖果冻的专区,花花绿绿的各种形状的果然很多,到底是大超市,不像他们那的商场只有一两种。

  什么葫芦的,兔子的,青蛙的,苹果葡萄香蕉的,玉米的,他每样都拿两个,最后竟然捡了满满一大袋子。

  递给售货员称了重量去结账。

  数学老师跟在后边看着,没想到他眼里的优秀学生竟然还是个小吃货。

  简直梦幻了。

  默了几秒,又问:“顾衡还有什么要吃的吗?”

  顾衡摇了摇头:“没有了。”

  郑以宣只要了果冻。

  结了帐,回到车上,两个二年级的同学看着顾衡抱的一大袋子果冻,其中有个女同学还舔了一下嘴唇,看着就好诱人啊。

  发现别人盯着他,顾衡又往怀里抱了抱,生怕有人抢走一样,旁边大他一年的男生不屑的哼了一声:“幼稚,到底是小学弟。”

  顾衡好像没听见一般,仍然自然的坐在座位上。

  郑以宣记得今天顾衡回来,中午一吃完饭就跑去了大门口等着,李慧琴叫她回去睡午觉,她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顾衡哥哥一会就回来了,我在这等着。”

  李慧琴:“中午才考完,怎么也得下午回来,你出去那么早不冷吗?”

  “不冷不冷,”郑以宣一边蹦跶着一边说。

  李慧琴不管她了,嘱咐道:“别跑太远,让坏人把你抓去。”

  郑以宣冲着她做了个鬼脸,“哪里有坏人,每天吓唬我。”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一辆轿车停在了顾衡家门口,郑以宣开始没反应过来,看见数学老师从里边下来,知道是顾衡回来了,赶紧跑过去:“顾衡哥哥——”

  果然看见顾衡坐在里边,数学老师接过他手里的果冻,等着他自己下来。

  “顾衡哥哥,你怎么这么慢,我都等你一中午了。”郑以宣嘴里抱怨着看着他下车,扑过去抱他。

  “咳咳咳……”

  数学老师在旁边提醒道,“男女同学注意安全距离。”

  郑以宣回头看见数学老师正瞪着她,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躲到车的另一边去了。

  顾衡有些纠结,王诗语说的又对又不对,他一时半会没办法反驳。

  郑以宣看顾衡不说话,刚才就够难过了,这会心里就更不舒服了,问道:“顾衡,她说的不是真的吧?”

  顾衡想跟她仔细说说,一会就要走了,怕是没机会说了,可是要怎么说他还要酝酿一下。

  可郑以宣哪里给他这个时间,看他不说话,气的推了他一把就跑了,还扔下一句狠话:“我还不想跟你玩了呢,爱回来不回来。”

  李慧琴和蓝月都来接孩子了,两个人在校门口聊了会家常。

  李慧琴一脸羡慕的态度说:“这回你过去,你们一家三口也算团聚了,脱离这个小镇子,也算是享福了。”

  蓝月笑着说:“还没定呢,主要是他奶奶身体不好,以前在小衡他叔叔家里了,这次接市里调养,让我去照顾一段时间,等她好了我就回来了。”

  李慧琴:“那还回来干什么,老顾你们两个老这么分着也不是事。”

  蓝月:“在这住习惯了,而且他爸忙,经常不着家,我们娘俩反正在哪都一样了。”

  ……

  郑以宣一路跑出来,连招呼都没跟蓝月打,拉着李慧琴就走:“妈,我们走了。”

  李慧琴不好意思,对蓝月表示了一下歉意,“你看这孩子,让我惯的,连礼貌都没有了。”

  蓝月心细,发现郑以宣情绪不对,说道:“好想是生气了,你快问问怎么回事?”

  郑以宣拉着李慧琴过了马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妈妈,你说顾衡走了,以后都不回来了,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李慧琴哪里知道,含糊着说:“能吧,毕竟都在离市,说起来,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也不算远了。”

  郑以宣不明白都在离市是什么概念,反正她的想法就是,以后再也不能随时随刻找到顾衡了,没人给她买果冻,也没人给她压岁钱更没人跟她一起上下学了。

  嗯,最可怕的一点是,以后连给她抄作业的人都没有了。

  郑以宣回到家,一直摆弄她那些小玩具,连午饭都没吃。

  李慧琴叫了她好几回,她连头都不肯抬,李慧琴叹了口气,“那妈给你热着,等你玩够了再吃。”

  中午一点的多的时候,蓝月过来了,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李慧琴一把,拜托她帮忙照顾一下自己的家。

  “慧琴大姐,给你添麻烦了。”

  李慧琴笑着说:“麻烦什么,邻里邻居的,帮忙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顿了下,她指了指郑以宣,“你看这孩子,中午饭都没吃,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蓝月:“看情况,回不回来的,暑假肯定得定下来,要不耽误孩子上学了。”

  顿了下,说道:“小衡今天中午也没怎么吃饭,父子两个还生了一顿气,唉,你是没看,平时小衡多乖,可是性子犟的很,直接跟他爸顶起来了。”

  两个大人说着话,郑以宣虽然没参与,但是一直留心听着,干妈说还没定,那就是没准的意思。

  就这会看见顾衡抱着一个罐头瓶子还有一个小袋子过来了。

  郑以宣跑回卧室不理他,顾衡又追到卧室。

  郑以宣撇了撇嘴,反问道:“你来干什么?”

  “去大地方生活了,也不再需要我们这些朋友了。”

  顾衡好像没听见她的讥讽一般,把空罐头瓶子放到床上,又把小袋子放到郑以宣面前。

  郑以宣默默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袋子里装的什么,稀里哗啦的直响,好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直到顾衡打开袋子,郑以宣才看清楚,竟然是一袋子硬币。

  擦了擦眼睛,有些好奇的问:“你这是干什么?”

  顾衡很平静的说道:“我肯定会回来的。”

  郑以宣小脸一扭,明显不相信的态度,“我不信。”

  顾衡拿起一枚硬币放到罐头瓶里,发出桄榔一声,他开口说:“你每天把这个硬币往瓶子里放一个,等所有的硬币都放进去,我肯定就回来了。”

  郑以宣瞧着他,眼里还有未擦净的泪花,“真的?”

  顾衡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说回来就肯定回来。”

  郑以宣有点相信他的话了,拿过硬币立刻扔里一枚,“是这样吗?”

  顾衡点头,“嗯。”

  郑以宣:“那我要一下都扔进去,你是不是不走了?”

  顾衡抿了下嘴唇,“不行,每天扔一个才算数呢。”

  顿了下,有些无奈的说,“谁让我现在太小呢,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等我长大就好了。”

  郑以宣理解的点了点头:“嗯,我也做不了自己的主,等长大就好了。”

  默了下,还是有些不放心,“那你一定要回来吆,否则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

  顾衡伸手去给她擦眼泪,“嗯,我肯定回来,还要跟你做同桌呢。”

  两个孩子还没说完,蓝月忽然在外边喊顾衡了:“小衡,我们回去了,爸爸得走了。”

  “嗯,”顾衡答应完蓝月,看了一眼硬币,一共放了47天假,他怕郑以宣数不明白,特意多放了五个,一共有52个,怎么着暑假结束前他也该回来了。

  他又看了一眼郑以宣,恋恋不舍的说;“以宣,我走了。”

  郑以宣一边鼓捣硬币,一边跟他摆手:“走吧,走吧,早点走,早点回来。”

  蓝月带着顾衡走了,郑以宣有些别扭,没出屋,直到听见隔壁的车子轰轰的响她才跑出去。

  “顾衡哥哥——”

  这会顾衡已经上了车,听见声音从后车窗看出来,郑以宣拼命的跑过去,嘴里喊着:“顾衡哥哥,你早点回来。”

  顾铭海拉上了车门,启动车子开了出去,蓝月没上车,等车子出去了,她关上门才上了车子。

  郑以宣追到门口的时候车子已经出发了,她只能看见坐在后座上的顾衡,一直回头看着她。

  “顾衡哥哥,你早点回来,”郑以宣不舍得看着顾衡就这样在她眼前消失,又追过去,可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能跑得过车速,只能看见车子慢慢的消失在胡同口。

  等她追出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彻底融入到车流中再也认不出来了。

  郑以宣也跟着举手:“老师,我也要参加。”

  话音还没落,赵雪生立刻捂住了她的嘴,“你疯了?”

  郑以宣不服气的说:“凭什么他们能参加,我就不能?”

  数学老师眯了她一眼,说道:“你还是先记住了8-3=5再跟我说参加的事吧。”

  顿了下,“给你一份卷子,我怕浪费纸。”

  数学老师说完,全班同学都跟着笑了。

  郑以宣气呼呼的小声嘀咕道:“狗眼看人低,等将来我给你们考个清华北大的看看。”

  晚上回到家,郑以宣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偷偷的留意着隔壁的动静,她都睡觉了,隔壁的灯还亮着,猜想顾衡可能还在做卷子。

  这次闹别扭的时间有些长,俩人几乎有一个月没怎么说话。

  主要是郑以宣开始不想搭理顾衡,等她想搭理的时候顾衡又忙着做卷子根本没空搭理她。

  就这么着拖了一个月。

  这天上完课,数学老师宣布道:“明天的数学课由田老师替我,我明天要带着三个同学去市里参加比赛。”

  “你们都给我听点话,要是等我回来田老师告诉我哪个同学不听话,寒假作业我就给你加倍。”

  其实郑以宣她们这里算是市郊区,当然若干年后市区无限扩张她们这经过拆迁正式算是市区里了。

  听到作业加倍,郑以宣刚要欢呼的心情立刻老实起来了,她可不想过年的时候每天都要做作业。

  有同学问:“老师,你们在那考几天?”

  数学老师回道:“考一天,明天去,周六考完,晚上回来。”

  ……

  晚上放学后,郑以宣老老实实的回了家,吃完晚饭出门坐在门口的石台上不时的瞄着隔壁院。

  李慧琴出来的时候用腿踢她:“你坐这不凉吗?”

  郑以宣哦了一声,站起了身,扭扭捏捏的往隔壁走。

  顾衡明天要去市里住呢,两天都不能回来。

  两个人除了过年串亲戚什么的,很少分开,几乎是天天见面,就算吵架的时候也能看见对方。

  郑以宣想着明天上课不能见顾衡了,心里空落落的,她走到门口趴着门往里看了一眼,顾衡坐在屋里背对着门口学习,她想进,有点抹不开面子。

  不进,又想说两句话。

  郑以宣试试探探的迈进去一只脚,刚要退出来,忽然听见了蓝月的声音:“以宣来了怎么不进屋?”

  “外边多冷!”

  被抓了个正着,郑以宣只好勉为其难的走了进去,打招呼说:“干妈。”

  顿了下,解释道:“顾衡哥哥明天要去市里考试了,我过来看看。”

  “哦,”蓝月看了眼屋里,“你去吧,干妈把鸡喂了去。”

  看见蓝月出去了,郑以宣松了口气,悄悄的进了卧室,大冷的天,顾衡就穿了一件毛衣坐在小椅子上看卷子,一会眉头紧锁,一会眉头舒展的。

  郑以宣都进来好一会了,顾衡还没发现她,她站了一会觉得无聊转身要走,忽然听见顾衡叫她:“以宣——”

  郑以宣回头看顾衡,少年的眼睛很亮,充满着智慧的光芒,她舔了下干巴巴的嘴唇,问道:“你知道我来了?”

  顾衡点了点头,他也是刚发现,也不知道她来了多久了,看她要走,赶紧问她:“冷吗?”

  郑以宣伸出小手递到顾衡面前,有些委屈,“你摸摸,看凉吗?”

  顾衡伸手摸了摸,少年的手热乎乎的,很温暖,郑以宣不愿意拿回来,说道:“刚才在外边坐了一会,冻得。”

  顾衡拉着她到床边:“那你坐着,我给你倒水。”

  郑以宣握着他的手不肯松开,低着头有些欲言又止。

  顾衡低头凑近她,看着她的脸问:“怎么了?”

  两个人已经好长时间没这么近亲了,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郑以宣咬着嘴唇,好一会才磕磕巴巴的说道:“顾衡哥哥,我……”

  顾衡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的头顶,认真的听着。

  郑以宣停顿了几秒,开口道:“我听说市里很多好吃的,要不你考完试,给我买两个果冻……”

  好像除了吃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衡怔了一下,马上回道:“好啊,等考完试,我看见超市就去买,你等我回来。”

  郑以宣点了点头,嘱咐道:“那你好好考,其实也不用非买吃的。”

  顾衡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知道了。”

  郑以宣拉着他,有些纠结,之前是自己嚷着不要娃娃亲的,可她很快就后悔了,犹豫了半晌忍不住问:“那……娃娃亲还算吗?”

  顾衡忍不住嗤的一下笑了,“是你嚷着不算的,我可没说过。”

  郑以宣高兴了,抬头看着他甜甜的笑,又叫他顾衡哥哥,“顾衡哥哥,那你好好考试,一定要考全市第一吆!”

  顾衡很沉着也很平静,回答:“我尽力。”

  但是男孩脸上仿佛有光,看着女孩的一双眼睛格外温柔。

  第二天早上顾衡是被学校的车接走的,在郑以宣还没爬起来的时候。

  她一起来就跑隔壁问:“顾衡哥哥,顾衡哥哥——”

  蓝月出来告诉她:“小衡已经被老师接走了,明天才回来呢。”

  “哦,”郑以宣有些失落,跟蓝月再见完回去吃早饭。

  不过想到全校一二年级一共十个班只有三个学生能参加,而他们一年级又只有顾衡一个,她又高兴起来,真心的为他高兴。

  吃过早饭,郑以宣被李慧琴送到学校,路上李慧琴又说了一遍:“再过两年等你八岁了我就不送你上下学了。”

  郑家离学校隔了两条街,有男孩子家长七岁就不送了,可郑以宣是女孩,本来性格又比较皮,所以她不放心,好在有顾衡,可以照应着一起上学放学。

  一天接送四次也是够累的。

  郑以宣无所谓的说:“不接就不接呗。”

  顿了下,她仰头看着李慧琴问:“妈妈,你说顾衡能考第一吗?”

  李慧琴伸手捏她的脸蛋:“你自己都考不了第一对人家要求还挺高。”

  郑以宣吐了吐舌头。

  李慧琴又说:“不要老拿第一来说事,顾衡会有心里负担,你应该跟他说考什么都好,尽力就行了。”

  “哦哦,”郑以宣点了点头,貌似懂了,“那行,等他回来,我就说第二也挺好。”

  装完了最后一个饺子,顾衡自然随意的又说:“天黑路上到处都是大老鼠,你走路一定要躲着点,别被咬了,还有坏人,可能会抓你做苦力,你遇见了千万可跑的快点。”

  “要不你把我家电话背一遍,实在不行好跟我求救。”

  ……

  郑以宣:“……”

  想象着黑咕隆咚的夜晚自己一个人抱着一只小兔子走在大街上,无依无靠,还没有饭吃,又冷又饿,好像也不是那么想走了,犹豫道:“那我还是明天吃完饺子再走吧。”

  顾衡又把饺子倒了出去,“好,”他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小兔子,“我帮你放西屋去。”

  顾衡放好兔子,又给它扔点菜叶,返回屋继续写他的毛笔字,郑以宣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看顾衡写毛笔字有意思,也凑了过来。

  “顾衡哥哥,你在做什么呀?”

  顾衡自己虽然还没悟到书法的真谛,不过应付郑以宣还是绰绰有余的,神情比较自持的说道:“写字。”

  郑以宣捏着下巴围着桌子转了一圈,看着顾衡握笔的姿势比较怪异,问道:“可老师说不是那样抓笔啊?”

  顾衡:“这是毛笔,跟铅笔不一样。”

  “哦,”郑以宣不太明白,又问:“那你会写什么?”

  顾衡想了想:“那我写你的名字怎么样?”

  “好啊,好啊,”郑以宣早就忘了离家出走的事,愉快的问道:“我的名字怎么写啊?”

  两个萌宝还没上幼儿园大班,目前还没学习写字,郑以宣也只会从1数到100而已。

  顾衡当然就特殊了,他已经认识很多字了,阅读报纸基本无障碍。

  郑以宣像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似得看着顾衡一笔一划极其认真的在纸上写她的名字。

  因为顾衡刚开始写毛笔字,写出来的勉强能看,根本称不上书法,不过即使这样郑以宣也很吃惊了。

  指着顾衡刚写出来的三个字问:“这真是我的名字吗?”

  “黑乎乎的,你不是骗我吧?”

  顾衡的神态有些骄傲,但语气仍然是淡淡的:“怎么可能骗你,不信你去问你妈妈,你名字是不是这么写?”

  郑以宣小声嘀咕道:“坏妈妈,我才不去问,”顿了下,“那你名字怎么写?”

  “你教我。”

  顾衡沾了些墨汁,很快在纸上写下了“顾衡”两个字,有些别扭,不过总算能认出来。

  郑以宣去抢他的笔,“给我,给我,我也来。”

  顾衡把毛笔放到她手里,抓着她的小手告诉她怎么握笔,又给她说了一下怎么下笔,松开她,“好了,你写吧。”

  郑以宣攥着毛笔,想了想,好像什么都不会写,要不写个“1”试试?

  她从纸的上边一直划到最下边,看着顾衡骄傲的说:“顾衡哥哥,你看我写的大吧?”

  顾衡:“……”

  没眼看。

  郑以宣眨巴了眨巴眼睛,又在纸上画了一个圈,“顾衡哥哥,你看我这个0圆不?”

  随后一张大白纸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不明生物,顾衡叹了口气出屋去找水喝了。

  郑以宣玩够了回头去找顾衡:“顾衡哥哥,你看我画的大鸡蛋……”

  “咦,人呢?”

  话音刚落看见顾衡走了进来,指着白纸给他看:“顾衡哥哥,快来看我画的大鸡蛋。”

  顾衡长得比较白净,人也精神,要比同龄人情商高出很多的样子,郑以宣看着他走过来,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没有一点污渍,心里忽然生出一个坏主意,拿着笔就往他的脸上画了几道,“让我给你画个眉,哈哈哈,顾衡哥哥,你好黑,像个大花猫,哈哈哈……”

  顾衡:“……”

  伸手擦了一把,看看手心果然漆黑一团,有些不悦的说道:“郑以宣,你干嘛祸害人啊?”

  郑以宣嘴硬的说:“我不是给你化妆吗?”

  顾衡:“哪有男孩子化妆的?”他说完瞄着墨汁,手疾眼快的拿起来倒到手心一些,两手一蹭,趁郑以宣不注意就给抹到了脸上,“好了,这样才好看。”

  郑以宣赶紧扔了毛笔去照镜子,一张小脸包括两只眼睛全都黑乎乎的,跟个黑鬼一样,回头去找顾衡,“顾衡哥哥,我也把你弄成黑鬼……”

  两个孩子很快打闹了在了一块,弄得桌子地上到处都是笔墨纸砚,两个孩子脸上身上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出门干活回来的蓝月进屋正好看见这一切,冷着脸喊道:“顾衡,你干什么呢?”

  “抓紧收拾起来。”

  顾衡赶紧松开郑以宣去收拾东西,蓝月看着郑以宣像刚垃圾堆里爬出来似得,忍不住笑了,说道:“过来,干妈给你洗洗。”

  蓝月烧了热水,把郑以宣拉到后屋,把她衣服全脱了拎到大水桶里,嘱咐道:“老实点,干妈去给你拿衣服。”

  郑以宣还记得妈妈把自己的小兔子弄丢的事,赶紧拉住她:“干妈,别去。”

  蓝月不解的看着她:“不拿衣服你穿什么?”

  郑以宣扭扭捏捏的说:“我离家出走呢,你千万别让我妈妈看见我在这。”

  蓝月默了几秒,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说道:“那我拿小衡的衣服给你穿。”

  蓝月回卧室找了两件衣服,顾衡看妈妈拿自己的衣服,奇怪的问:“妈妈,你拿我的衣服干什么?”

  蓝月笑着说:“借妹妹穿一会,她没带衣服。”

  等郑以宣洗完了,蓝月把她拎出来,擦干净换上衣服,又把顾衡叫了过来,郑以宣赖在后屋不想走,眼巴巴的看着顾衡。

  蓝月开始没注意到,还催促顾衡:“快点,一会水凉了。”

  顾衡:“……”

  怎么说也是男女有别,郑以宣那两只大眼珠子都快掉到他身上了,他怎么可能好意思?

  “那个,以宣你先出去。”

  蓝月这才发现了什么原因,催促郑以宣:“以宣先去看看小兔子,男孩洗澡,女孩不能看。”

  “哦,”郑以宣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那我先出去了。”

  郑以宣去隔壁屋看看自己的小白兔,现在就剩下孤零零的一只了,心里忍不住难过,另一只也不知道哪去了?

  看了一会出了屋,目光落到后屋,想到顾衡正在里边洗澡,控制不住好奇心,悄悄的走了过去。

  不知道顾衡哥哥跟她有什么不同,郑以宣走到门口悄悄的掀开帘子往屋里看去。

  顾衡刚洗好头发,一转头就看见门口有双贼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急的大喊:“妈,郑以宣——”

  “小流氓——”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过来抽查作业,随机出题叫学生上黑板上写答案。

  第二波就叫到了郑以宣,老师出的题是( ?)-3=5。

  10以内的加减法倒是难不倒郑以宣了,可这种已知减数、差求被减数的,她还是弄不明白。

  站在黑板前,挠了挠脑袋一头雾水。

  怎么办啊?

  怎么办啊?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难道是7?

  又不太像。

  老师出完题站门口放风去了,郑以宣偷偷瞧着老师,趁他不注意快速的回头跟同学们求救。

  因为顾衡坐在第一排,她一眼就看到了顾衡在给她提示,明显就是8的样子。

  郑以宣抿着嘴唇哼了一声,坏人,才不要听他的,目光飘忽,看见赵雪生在跟她比划,她点了点头,回头愉快的在黑板上写了个6。

  顾衡惊讶的看着郑以宣,一直到她回到座位都没反应过来。

  6-3等于5,也只有郑以宣这么厉害了。

  更可气赵雪生还冲他做了个挑衅的表情,真是岂有此理。

  老师等所有的学生都做完了回来检查答案,指着郑以宣答过的题问:“这谁做的?”

  郑以宣绷着脸,表现的特别乖巧,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声说:“老师,我。”

  你啊,老师点了点头,问她:“3+5等于几?”

  郑以宣立刻回道:“8。”

  老师不悦的反问道:“那几减3等于5不知道?”

  郑以宣:“……”

  晚上放学后,郑以宣背着书包和赵雪生一起往外走,顾衡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心里非常特别不是滋味。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两个人的关系就成这样了。

  到家之后,他看着隔壁的院子默了几秒,骑上小车子过去串门。

  郑以宣回家先给小兔子喂了些萝卜,然后拿出课本坐到椅子上开始看书。

  李慧琴看了她一眼,有些奇怪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自语道:“这丫头今天怎么了?”

  “不烧啊,怎么看起书来了?”

  每天一催促她看书,她就不停的犟嘴,总有八百个理由等着对付你,今天这么主动能不让人意外吗?

  郑以宣胡乱的拍走李慧琴的手,不服气的说:“我学习还不行吗?”

  “等哪天我给你考个清华北大给你看看。”

  李慧琴嗤的一声笑了,“你给我考个本科我就阿弥陀佛了,还清华北大?想都不敢想。”

  郑以宣撇了撇嘴,低头去看书。

  随便翻了两页,无聊死了,哪有外边的花花世界好看,她扔了课本出了屋。

  隔壁的李子又熟了,满树都是又大又紫的大李子,看着就有胃口。

  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进了小院,明明自己种过李子核的,怎么就没长出李子呢?

  真是奇怪了。

  “以宣——”

  “以宣——”

  郑以宣忽然听见人叫她,她往外看了一眼,是顾衡正骑着小车子,一脚支在地上看着她。

  郑以宣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不高兴的问道:“什么事?”

  顾衡抿了下嘴唇,问道:“你为什么换座位?”

  “这两天干嘛不搭理我?”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