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帝君和帝小主(二)

籽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您购买比例不足, 此为防盗章  “还是叫我大叔吧,稍微不那么显老。”帝临说。

  江姿没料到帝临本人这么幽默,摸摸后颈,默默跟在他身后往前走。

  帝临回头:“你姐夫刚来过电话, 让我多关照你。”

  江姿仰头, 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帝临说:“是不是我的‘关照’给你造成了负面影响?”

  员工之间竞争上岗, 关系到饭碗的问题, 江姿一来就加入了台里的金牌栏目团队,这些天没少被人背后说风凉话,人缘差到爆,江姿的性格也不是什么人都会去刻意迎合的类型, 别人对她爱理不搭, 她也懒得搭理,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于是她的人缘就更差了。

  江姿原本挺疑惑, 帝临这话点醒了她, “那又有什么关系?老师的善意关照,比那些恶意针对珍贵一百倍。”

  帝临看着她, 眼神柔和了许多。

  会所构造大气精致,内部装修是古代宫廷风格,花园里温馨舒适, 阳光把整座会所渡成了金色。此地会费昂贵, 是绝对的富人俱乐部。

  电视台给出的嘉宾资料显示, 帝临的律师事务所“永临”,是国内最高人民法院胜诉率最高的合伙制律师团队,人才济济,拥有众多顶级“大状”,这次能邀请到他们的金牌律师,台里的领导也非常意外。

  江姿偷偷望一眼光芒万丈的高大男人,他也正低头看她,视线不经意撞在一起,江姿条件反射性低头,复又礼貌地看着他,说:“好呢!”

  帝临:“好?”

  江姿尴尬道:“好像……听见你说一起吃饭?”是她幻听了吗?

  “一起。”帝临说,“你的朋友呢?”

  “她不饿。”她好像又看到作业哥了,璐璐肯定不能多留。不过作业哥今天那扮相居然还有点小帅。

  【我觉得我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毛璐璐发来一条消息。

  江姿坐下来回消息:【你在哪?我们在餐厅。】

  毛璐璐:【你们?你跟谁啊?先别说这些,我刚才看到周博屿了,吓死爸爸了我跟你说,我现在缩在一个小角落里用菜单挡住了我的脸,否则极有可能被他发现!】

  “喜欢中餐还是西餐?”帝临翻看着菜单,问了一句。

  江姿忙收起手机,说:“中餐吧,吃的饱。”

  帝临抬眸看她一眼,点了几道江姿家乡的菜品。

  江姿扭头四下搜寻毛璐璐的踪迹,发现远处靠窗那桌的客人高高立起菜单,就像上课用课本阻碍老师视线,趴桌上打瞌睡的高三学渣,【我好像看到你了,你竖一根手指试试。】

  临窗那桌的学渣果然竖起一根手指头。

  江姿:【没错是你,我就在你正前方大约十八米的位置,作业哥不在你周围,暂时安全。】

  学渣“啪”一声扔下菜单,逃跑出去。

  毛璐璐跑出会场,松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这个周博屿,居然反其道而行之,跟她爸说对她很有好感?!

  打开车门。

  就算全世界男人都灭绝了,她也绝对看不上这货!

  周博屿站在餐厅二楼暗中观察,打电话给帝临试探情况,“亲爱的,你对座上的姑娘不邀请她的朋友共进午餐吗?”

  帝临看着努力装成很认真在吃饭,但其实是在努力发微信的姑娘,“她说她不饿。”

  这话灌进江姿耳里,江姿下意识地抬起头,帝临的视线不在她身上,正望着二楼。居然有人跟她的台词如出一辙?随后又低下头回复消息。

  周博屿长长吐出一口气:“太棒了,介意我下去跟你们一起吃饭吗?”

  帝临:“介意。”

  周博屿:“那行,吃完饭去公司,和傅氏合作的最新合同需要你来敲定,没有你我不敢签字。”

  帝临:“傅书辛是我在哈佛认识的第一位中国朋友,让我做这份合同会不会显得不客观?”

  周博屿:“亲爱的,我也是你的朋友,两碗水端平,相信你能做到。何况我公司的法务部也不是吃素的。”

  帝临:“有件事我要郑重提醒你一下。”

  周博屿:“请说。”

  帝临:“请不要再用‘亲爱的’来称呼我,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周博屿:“OK。我发现你对面的姑娘一直在偷看你,有点儿意思,请问你突然反感‘亲爱的’这个完美的称呼的主要原因是出自于她吗?”

  帝临:“……”

  周博屿:“看来是了。毕竟我从没见过你和女孩单独吃饭。下午公司见,亲爱的。”

  周博屿一手插进西装裤兜里,心情愉悦地吹着口哨走出餐厅。

  毛璐璐在会所花园里绕了一圈,背后传来口哨的声音,还是一首老版《上海滩》,心想,这大爷对节奏的把控还挺厉害,忍不住回头瞥了眼。

  四目相对,《上海滩》终结。

  周博屿:“…………”

  毛璐璐:“……………………”

  毛璐璐:这人今天这身打扮人模狗样儿的,还挺man,是她喜欢的类型。

  周博屿:这“土”掉渣的丫头今天审美有所提高,小腰还挺性感,是他喜欢的类型。

  两人对对方的认知都有了些许偏差。

  三秒后,周博屿和毛璐璐分别朝两个不同的方向狂奔。

  一阵秋风卷起落叶。

  对面坐着的毕竟是受人尊崇的前辈,一直看手机影响不好,江姿忍着不看毛璐璐频繁发过来的消息,保持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帝临点了五菜一汤,都是江姿熟悉的家乡菜,这里的厨师做得很地道,味道超赞。

  跟上次一样,江姿吃的多,帝临基本没怎么动过筷子。

  趁帝临接电话,江姿点开微信询问毛璐璐那边的情况,毛璐璐立刻给她来了个电话。

  江姿:“撞见了?你跑了吗?哦,跑掉了,那就好!真是冤家路窄……”

  帝临回到座位上,江姿立刻掐断了电话。

  “没关系。”帝临说:“你朋友好像很需要你?”

  江姿不好意思开口说要走,“还好,就是等得急了……”

  “一起走吗,我送你。”帝临拿起西装外套。

  江姿如释重负,不过:“你好像还没吃饱?”他好像并不喜欢这些食物。

  “我挑食。”

  “挑食偏食不好。”

  “你还在长个,别学我。”

  “——咳!”

  帝临让茉莉花把车停在周博屿的迩海科技公司办公大楼下。

  突然说:“评价一下刚才那位小姐。”

  茉莉花诚然道:“她很怕您,总是想方设法和您保持距离,嗯。”

  帝临:“我也这么认为。”

  茉莉花:“几乎所有靠近您的异性,都对您抱有幻想,这其中有80%的女人都想和您上床,而她……这是为什么呢?”

  帝临若有所思,径直走向办公大楼。

  茉莉花按下楼层,“老板,我猜她这是‘欲擒故纵’。”

  帝临笑容迷人:“这只有0.01%的概率。”

  从江姿大一开始,到现在毕业出来工作,和帝临认识三年,吃过两顿饭,摸过两次腰,接过一次吻……接吻可以忽略不计。每一次接触都让她心跳加快,脑子犯迷糊。而且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狗腿,怂得不行!

  毛璐璐分析道:“你这种反应是正常的,这说明你对帝临有很深的崇拜意识,就像小粉丝见到自己的爱豆,心情振奋,会莫名大叫甚至兴奋得昏厥!”

  江姿朝毛璐璐的手机上瞥了一眼:“这种帖子说的靠谱吗?”

  毛璐璐:“我觉得还挺靠谱的,要不然这款APP也不会这么火。”

  江姿撅起嘴:“我觉得我不会昏厥,也不可能在他面前兴奋大叫。”

  毛璐璐笑得无比邪恶:“那可不一定。”

  江姿知道她又往邪恶的方面在想,朝对面迩海科技气派的办公大楼望了一眼,岔开话题:“你真决定来这上班?”

  毛璐璐决心已定:“这是我迈出啃老界的第一步!也是唯一一家我看得上的公司,现在不是我愿不愿意,得看对方放不放我进去!”毛璐璐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观察地形。

  “这是好事。”江姿也觉得这家公司很不错,福利仅次于她姐夫傅书辛的傅氏,只不过专业不对口,两家公司招聘的职位都没有她擅长和喜欢的,她不想作为关系户进去,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好,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丢了姐姐的人。

  “我妈说我不出五天就会哭着回去。我爸说我要是能挺过一个月,就奖励我一辆法拉利新款跑车。”

  江姿想了想,进行第一轮‘酸葡萄预告’,“是今年新出那款吗?我姐刚开着它撞塌了别人家别墅围墙,整了个大新闻,其实要不要无所谓。”

  毛璐璐深知江姿说这话的出发点,“相信我小鸡,我不是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

  “你是。”江姿用勺子搅动玻璃杯里的果汁,“意思就是你爸妈同意了?”

  “必须!他们这次出奇的支持我,要不是这是家年轻的科技公司,我一定会认为这是哪个相亲对象家开的!”

  “你要不要查查?”

  “查过了,公司老总叫周生!我肯定不认识!保险起见,晚点你帮我打个电话咨询下帝临!”

  “我发现你最近很依赖他。”

  “别装了小鸡。”

  江姿:“??”

  “你俩情况不一般。”毛璐璐说,“他看你的眼神,啧啧啧啧。还有你在他面前的怂劲儿,啧啧啧啧啧,你平时可是咱们圈的一哥,绝壁有情况!”

  江姿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毛璐璐不信:“你不想睡他?”

  江姿欲盖弥彰,拼命摇头,摇着摇着就茫然了。想到大尺度香艳画面,也不是一定不想。

  “好吧!那他对你呢?”

  “……不详。”

  毛璐璐皱眉头,奇怪道:“可是他看你的眼神儿,就像你们曾经一块睡过。诶你脸怎么红了?”

  周一上午。

  帝临坐在周博屿的办公室里,检查完合同里的各项条款,摘掉眼镜,突然问:“你公司最近在招人?”

  周博屿把合同交给秘书,递给帝临一杯咖啡,“财务部在招会计。你家有亲戚要来?”

  帝临淡笑,意有所指道:“是你家亲戚。”

  江姿听见呆毛的声音,扶腰走到门口,“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送外卖的吧?”呆毛看着桌上的饭盒说。

  江姿:“你比较像!”

  呆毛就是毛璐璐口中的江姿家隔壁的帅哥,暗恋江姿暗恋得很明显,知道她腰受伤后更加殷勤,连课都不上了,一天过来敲门八次,全天超长时间待机。

  呆毛把汤锅送进江姿家的厨房,“我家阿姨刚熬好的猪蹄汤,以形补形!”洗了个手坐下来,赖在沙发上。

  “我伤的是腰!”江姿戳戳他肩膀:“唉,我要出门了!”

  帝临:“我有事去诊所,送你一程?”

  江姿听话地点点头,“好。”

  呆毛难过地看着江姿看帝临那带着仰慕的眼神,自行脑补了一大段,情商变得出奇的高:“这么巧?这位帅哥可真是用心良苦啊!阿姿,我懂了,难怪一直都不肯接受我,原来……表姐说的不错,我错就错在不应该向你表白,不该捅破这层纸窗户,你们女孩果然都喜欢朦胧的暧昧气氛,喜欢求而不得的梦幻爱情,怪我执念太过,走了。”

  江姿提醒:“锅,你的锅。”

  “晚上再来拿。”呆毛生无可恋地走出去,很快又倒回来:“你为什么不留我?”

  江姿:“留你干嘛?”

  呆毛捂住胸口:“我的心好痛!”

  隔壁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歌唱声:“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虐恋情深!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吻痕!”伴着吉他的旋律,鬼哭狼嚎。

  帝临把车开出停车场,“你的邻居看上去年龄不大。”

  “跟我差不多。”江姿系好安全带。

  据她观察,帝临貌似已经完全忘记那件事了!

  江姿放松了很多,语气也活泼起来:“璐璐的表弟,富二代,跑出来体验生活,然后就在我家隔壁租了个房子。他学音乐的,今天发挥失常,没吓着您吧?”

  帝临盯着前方,“为什么不解释?”

  “嘻嘻。”江姿笑眯了眼,“被看出来啦。”

  帝临半开玩笑道:“我这块挡箭牌用着可还顺手?”

  江姿本来想说“相当顺手”,改口道:“多谢老师刚才没揭穿我!嘿。”

  帝临:“他每天都来?”

  江姿:“平时还好。”

  帝临点点头:“换完药送你回去。”

  江姿扭头望他,“不用了,老师应该会很忙……”

  “送佛送到西。”帝临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带有和他优雅气质不符的杀气。

  帝临送江姿回家的路上接了好几通电话,然后又开始打电话: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