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番外(4)叶家小公主的多动症

乔安笙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感谢大佬们订阅。比大大的心。  周漫兮坐上出租车时,许是心静的缘故,属于原主的记忆慢慢涌现在脑海。她26岁, 3年前,父亲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病, 送去了精神病院。周漫漫是她的同胞姐姐,长得美丽出众, 成绩也很好,在她的光环下,幼年时的周漫兮活的很压抑。因此, 当周漫漫把周易鸣托付给她时, 便生出了报复的心理。

  当然, 打他、骂他也有经济压力的原因。

  原主脑子不甚聪明, 但自尊心很强,复读了两年, 才考上了一个二本学校。好不容易毕业了,找的工作也不好, 在一家出版社做校队编辑, 工资少的可怜,养活自己都困难。而周易鸣4岁了,要上幼儿园, 要穿衣吃饭, 又是一笔重大负担。

  原主没有负担养孩子的能力, 谈婚论嫁的男朋友也在知道她收养了孩子后果断分手。事业、爱情皆不顺,换任何人都需要一个发泄口。很不幸,周易鸣就是那个发泄口。她扇他耳光,用鸡毛掸子抽他,心里也痛过、毁过,终究忍不下去,选择将他送回了叶家。

  而现在,一切都将改写。

  周漫兮看向怀里的小人儿,目光落在他青肿的脸上,温柔地说:“鸣鸣,疼不疼?”

  周易鸣甚少感受到小姨的关怀,现在她骤然温柔,反让他心生惊惧。在去叶家前,小姨也是这么温柔,说是带他去找爸爸,但他一说不想去,她就忽然变了嘴脸,动手狠狠打他。

  “不、不疼,一点也不疼。”周易鸣怯生生地抱着她的脖颈,还壮着胆子,伸长脖颈去亲她的脸颊,声音蚊虫一样小:“小姨别把我送人,妈妈说,你会对我很好的。”

  他依恋着周漫兮。

  哪怕她对他并不好,依然知道在她身边是安全的。

  “我喜欢小姨。”他的童音很重,像是担心她不信,黑溜溜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看她,还重重点头:“真的。”

  周漫兮被他的动作逗笑了,心里又疼又爱。周易鸣真的太乖巧懂事了,这么好的孩子真不知那男人怎么培养成黑心肝的大反派。想到小说里,他为了争夺一个投资项目,把竞争对手打成残废,面对破产的叶家,还把亲生父亲弄进了监狱,最后甚至入狱前,还要驱车3000里找到躲起来的周漫兮生生将她掐死……

  周漫兮的脖子又疼了,暗暗想:无论如何,都要把周易鸣给养成社会主义好公民。

  而好公民的第一步便是让他感受到爱。

  周漫兮低头亲了下他的脸颊,笑着说:“鸣鸣,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了,咱们母子会一直生活在一起,你要相信妈妈,妈妈会好好照顾你,也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周易鸣被她亲懵了。那温柔的声音像是柔和的风拂过面颊,熨帖了心灵。有一瞬间,他觉得脸上的伤、身上的伤,都不再痛了。

  小姨吻他了,不,是妈妈吻她了。

  只有妈妈会吻他。

  周易鸣黑溜溜的眼睛瞬间湿润了,泪水晃动间,晶莹闪亮,特讨人心疼。他抱紧她的脖颈,低低地哭:“妈妈,妈妈真好……”

  周漫兮被他哭的心里软成一汪水,轻拍着他的肩膀,温声说:“好了,不许哭了,鸣鸣是坚强的男子汉哦。”

  “嗯嗯,不哭,不哭,妈妈再亲下就不哭了。”

  他重重点了头,然后仰着小脸讨亲亲。

  周漫兮看他青肿的脸上满是泪水,伸手去擦了,虽然动作很轻柔,但依然留下了红痕。他皮肤太嫩了,又青肿着,微微碰触,就痛的“嘶嘶”叫。

  “不痛,不痛,妈妈给吹吹。”周漫兮低头吹了下,温热的气息喷在周易明长卷的睫毛上,他睁不开眼,却又想看着她。

  小姨,不,妈妈好温柔啊!

  他真喜欢现在的妈妈。

  小孩子天性单纯,一眼能看出谁对他好。周易鸣也是个眼明心慧的,胆子又大了几分,跪坐在她腿上,像是身上挂件,任周漫兮怎么说,也不肯下来。

  “要妈妈抱。”

  “喜欢妈妈。”

  “妈妈最好了。”

  她们母子感情进展很快。

  驾驶位上的出租车师傅是个中年女人,听了一路母子对话,似乎也明白了母子两人的不如意。等送达目的地,竟是连车费也没要。

  “姑娘啊,我知道你带着孩子不容易,这点钱给孩子买点药涂涂吧,可别再打孩子了。瞧多俊的孩子啊,这一脸伤,真让人心疼。”

  “嗯,不会了。”

  周漫兮抱着周易鸣下了车,坚持付了车钱:“谢谢大姐。”

  他们住在长阳市的老城区,六楼,没有电梯。

  周易鸣要下来走:“妈妈累,鸣鸣自己上楼。”

  周漫兮也觉原主的身体有些虚,便把他放下来,牵着他的手往楼上走。

  爬楼时,周易鸣小胳膊小腿,一边累的哼哧哼哧喘粗气,一边道:“妈妈,那阿姨说不要钱了,为什么你还给啊?”

  他是知道家里穷的,以前周漫兮带他去菜市场,一毛钱都要讲好久。

  周漫兮知道这是培养周易鸣正确金钱观的好时候,停下步子,蹲下身,笑着道:“嗯,那阿姨好心肠,想要帮我们,但我们人穷志不穷,该给的钱就要给。而且,每个人挣钱都不容易,我不能占这点小便宜。对不对?”

  其实,这些话对一个4岁的孩子而言,过于高深了。

  周漫兮看他一脸懵然,也不强求,笑着抱起他,继续往楼上走。小家伙累了,小巧的鼻子噙着一层汗。她要心疼坏了。

  大约走了两分钟,她们到了家门口。

  周漫兮放下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租房不大,五十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分割下来,空间很是拥挤狭小。加上家居摆设多且凌乱,地板上还有饮料瓶、香蕉皮等各种垃圾,几乎没有下脚的地。她很嫌弃,皱起眉,很想换个地方。

  这么糟的环境,真难为周易鸣还不肯离开。

  得大扫除,好好收拾!

  她这个想法才出来,身边得周易鸣已经进了屋,熟门熟路似的拿起扫把、簸箕开始打扫了。

  “妈妈,你别生气,我会很快打扫干净的。”

  周易鸣讨好的笑笑,拿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深蓝色塑料扫把快速扫着。

  是了,小说里,周漫兮都是让4岁的周易鸣做家务的。别看他年纪小,洗衣、洗菜、扫地、整理房间都是常做的。

  现在,周漫兮穿来了,并没有阻止。在她看来,无论男孩女孩,都不能娇惯,吃点苦是很有必要的。当然,她就陪在身边,与他一起收拾房间。

  两人你扫地,我拖地,配合的很好。

  但周易鸣似乎闲不下来,见她拖地了,还抢着干:“妈妈,这个我会,我来吧。”

  这也太勤快了吧?

  周漫兮哭笑不得:“地面滑,鸣鸣,沙发上坐着去。”

  “我想帮妈妈拖地。”

  “这个妈妈来,你去沙发上休息下。”

  周易鸣犹豫了一会,周漫兮板着脸催促:“快点,听话,去沙发上坐着。”

  “好吧。”

  周易鸣很受伤地坐到了沙发上。他垂着两条小短腿,脑袋耷拉着,似乎在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妈妈不让他拖地了呢?以前拖的不干净,妈妈都会把他赶出门去的。难道妈妈还想把他赶出去?

  周易鸣吓着了,跳下来,环视一圈,听的卧室传来动静,便跑了进去。

  “妈妈,妈妈——”

  他喊的急切,周漫兮回过头来,他猛地撞进了她怀里。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