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猫同行[快穿] 修仙小6分队(16)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莲叶羹是剑宗内部弟子闲来无事研制出的一种甜品, 冬日吃滋补, 夏日吃清爽, 味道还在普通甜点之上,老少咸宜, 一向是剑宗里卖得最好的单品。

    程澹一早到市场买了新鲜荷叶,用热水泡过沥干,搭配提前调制好的调料包, 半个小时便做出了一大盆荷叶羹。

    荷叶羹色泽青碧, 苍翠欲滴, 半透明的膏体铺在白玉盆底, 犹如一块天然青玉,再洒上红豆、莲子等添头, 看上去精致又十分清爽。

    担心影响口感, 程澹没有用法术冷冻, 而是将整盆荷叶羹封住沉入池底冷藏, 下午再取出时,盆面上已凝结起了一层水珠,触手冰凉。

    张玉凉帮着把玉盆端上石桌,忘生禅摆好碗勺和一只小木瓢,盛了五碗荷叶羹, 一人分一碗。

    程澹舀起一勺送进口中, 给自己的手艺打了个及格分,又问“味道如何”

    “好吃”张玉凉自然是满口赞美。

    “嗯,味道不错, 就是淡了点,如果能再加点牛奶就好了”红栖囫囵吃完一碗,再去盛下一碗。

    “厨房里有冷冻过的鲜奶,我昨天买菜时人家送的,想吃可以自己加。”阙天音边说边将膏状的莲叶羹搅碎。

    红栖端着碗一溜烟跑向厨房。

    慢条斯理吃下小半碗,程澹突然没了继续吃的欲望,又恰巧看见张玉凉眼角处红了一片,放下碗伸手替他揉了揉“是与红栖交手时受的伤吗”

    张玉凉眨眨眼,卷长的睫毛扫了扫他的指尖“无碍,不小心被劲气扫了一下。”

    他才不会说这是自己故意留下来惹程澹心疼的小伤。

    “用这点伤换一顿莲叶羹,你不亏。”捧着加了鲜奶的莲叶羹走出厨房,红栖见张玉凉在跟程澹装可怜,笑得一脸纯良地戳破他的小心思。

    程澹这时也反应过来,好奇又好笑地戳戳他眼角“玉凉,你真幼稚。”

    张玉凉眯了眯眼,瞪着红栖道“明天论剑台见。”

    红栖胸口的瘀伤在他听到这句话后突然隐隐作痛,但还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回以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奉陪”

    “”

    程澹有些习惯了他们的抬杠。

    莲叶羹只是午饭前的开胃点心,程澹做得不多,众人也只是或多或少吃了点解解馋。

    今天做饭的人轮到张玉凉与忘生禅,红栖作为副手被他们联手拽进厨房帮忙。当三人在厨房里不太熟练地使用各种厨具忙着煮饭炒菜时,难得清闲的程澹便和阙天音坐在院里聊最近发生的事。

    阙天音问“昆仑山,陆屏云那事儿你有关注吗”

    红泥小炉上,水壶嘟嘟地响着,程澹舀出两勺茶叶倒进茶壶,再注入沸水,卷曲的茶叶乍然舒展成一片清澈的绿色,茶香四溢。

    “偶然听别人说起过几句。”程澹静等着茶叶泡开,神色淡然,“这事与我们无关,我没特意关注。”

    阙天音把手放在炉子上方取暖“那咱们换个话题,论剑台那边”

    “轰”

    一句话还未说完,厨房方向猛然响起轰隆巨响,浓烟的黑烟伴随一股焦糊味从中喷涌而出,张玉凉、忘生禅和红栖三人仓皇冲了出来,狼狈不堪。

    “我的厨房”

    阙天音嗖一下站起身,心急火燎地飞奔向厨房。

    “你们怎么了”

    程澹眼疾手快地搀住蹿到自己跟前的张玉凉,又顺手拽住红栖的手臂,扶稳了两人才出声询问。

    张玉凉说话前先捂嘴打了个喷嚏,眼眶被浓烟熏的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眼泪一般,捏着鼻子说“我们用灵火烧炉子,把灶台炸了。”

    “啊”程澹一愣,听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低低咳嗽几声,张玉凉歪倒在程澹身上给他解释“厨房里不是有鱼吗,我们就想中午炖个鱼汤,再做道水煮鱼。炖汤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说用凡火炖出来的汤不够鲜美,建议我们拿灵火来炖,结果刚点火,炉子就炸开了,灶台被波及,也跟着炸了,连带着厨房里各种阵法一起爆炸,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红栖在一旁用力点头,浑然忘了自己就是那个提议用灵火炖汤的人。

    “”

    看着三人灰头土脸的样子,程澹又好气又好笑,拎起张玉凉鬓边被油渍糊成一撮的头发拍了拍他的脸“我帮你们挡着天音,你们快去清洗一下。”

    话音刚落,阙天音杀气腾腾地提着一把两米长刀走出厨房,作势要砍人,那副神态,那种慑人的气势,把三人吓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程澹见状,赶紧把张玉凉和红栖往身后一推,又给忘生禅使眼色让他赶紧溜,自己则迎上前抱住了阙天音。

    “天音,你冷静点,他们不是故意的。”把几个罪魁祸首打发走,程澹轻轻拍着阙天音后背给他顺气。

    阙天音真的生起气来一般是面无表情,但眼里会有清晰可见的怒火在燃烧。

    他扬起刀尖指着不远处怂成一团的三人,冷冰冰地道“我花了两个月改造的厨房,我花了两个月补充的各种食材厨具,我花了两个月布置的辅助阵法”

    越说他火气越大,程澹也越无奈。

    对于一个厨子而言,厨房既是他们的战场也是他们的命根子。阙天音虽然不算真正的厨师,但他也热爱做饭,更花费了大力气将小楼自带的厨房改造得十分方便和舒适。

    如今心血一朝被毁,他的愤怒,程澹十分能理解。

    毕竟要是有人敢炸了程澹辛辛苦苦打理的庭院,他也会拔剑跟那人拼命。

    “那什么”回头看了三人一眼,程澹歉然松开阻拦阙天音的手,低声道“下手轻点。”

    他刚说完,阙天音持刀的身影呲溜一声就冲了出去,大刀一挥,带起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残影,砍得张玉凉三人抱头鼠窜。

    程澹喝了口冷透的茶,支起结界护住自己辛苦整理的庭院。

    一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厨房被毁引发的乱子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暴怒的阙天音愣是提刀将理亏的张玉凉、红栖和忘生禅追杀到论剑台,一人照脸来了记刀柄捶头,而且捶的还是额头正中央,看到他们头顶大包宛若独角兽的样子,心头怒气才算消退一些。

    四人回宿舍一看,程澹已经拎着医药箱在院子里等他们了。

    张玉凉额头中间有个突起的大包,红通通且油光发亮,碰一下便疼得龇牙咧嘴,蔫蔫地坐在程澹身前,让他帮忙上药。

    “你们呀,真是活该。”将药油倒在掌心揉开覆上他额前的肿包,程澹不轻不重地按揉着,见阙天音脸色仍是不好,于是假装数落起在自己前面排排坐的三人,“做饭就好好做饭,搞什么创新,还拿灵火炖汤,你们用灵火炖汤,对得起那些辛苦炼制的丹药吗”

    张玉凉微微蹙眉,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强忍痛楚,抽空瞪了红栖一眼。

    红栖摸摸鼻尖,本想“自首”争取个坦白从宽待遇,可方才被阙天音撵着挨了顿毒打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有怒气buff加持的阙天音他打不过,也惹不起。

    好在张玉凉和忘生禅也很有义气的没揭破这事,让他得以逃过一劫。虽说被他们瞪了几眼,但不动手就行,反正受几个白眼不痛不痒。

    药油渗入肿包驱散瘀血,很快,张玉凉的额前只剩一片异样的红肿,肿块已经完全消退。

    程澹顺手把他往旁边一扒拉,拉过红栖重复之前的动作,忘生禅则被阙天音拽了过去,有样学样地也帮他处理起脑袋上的肿包。

    额头依然火辣辣地疼,张玉凉哼哼唧唧地把头埋进程澹肩窝,双手还揽着他的腰,旁若无人地批发。

    红栖嫌弃地拿眼角斜他,正想开口,被程澹用力按一下后又把话咽了回去,一叠声地让他轻点。

    “擦完药,你们三个去收拾厨房,不收拾干净不许出来。”用没沾到药油的那只手揉揉张玉凉脸蛋,程澹看向红栖,叮嘱道“这次小心一点,不要再让厨房炸一次。”

    “保证完成任务”红栖拍着胸口一口答应下来。

    张玉凉抬头问“那午饭怎么办”

    “不是还有莲叶羹吗,先吃那个垫垫,等你们把厨房收拾出来再说。”程澹不以为意。

    作为修行者,进食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已非必要,一顿不吃也饿不死。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张玉凉又问。

    程澹也不跟他客气“清淡了这么久,想吃点辣的,你给我做个水煮肉片吧。对了,红栖上午拎了几只螃蟹来,你再做个蟹酿橙怎么样前天你不是还跟我炫耀你从一位师兄那儿拿到了蟹酿橙的做法吗”

    “行,我这就去收拾厨房”

    张玉凉斗志昂扬地起身向厨房走去,走之前顺手抓住红栖,把他也一起拽走。

    程澹一时没拉住,高声喊道“诶他药还没揉完”

    “他不用揉了”张玉凉摆摆手,头也不回。

    红栖瞪着他,口中咕哝了一句什么,也惹来他的白眼。

    两人推推搡搡互相伤害着进了厨房。

    另一边,阙天音给忘生禅擦完药,边引水洗手边说“你也进去帮忙吧,我想吃鹅掌鸭信和火腿炖肘子,嗯饭后甜点再给我做个拔丝山药和香酥苹果。”

    都是忘生禅学过但不太熟悉的菜式。

    忘生禅微笑着应下,如果不是他同手同脚地走向厨房,程澹真会以为他的心里和表面上一样淡定。

    炸一次厨房,换来一顿菜色丰盛的午晚餐,这桩生意真说不好是亏是赚。

    阙天音勾着程澹肩膀坐在池边“行了,让他们忙活,咱俩等着吃就好。”

    程澹笑着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阔别多日的更新。

    最近卡文卡的要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黑同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云清雪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