恪守[诛仙] 第150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只丑陋的妖兽一步一步出现在少年身后,它的脑袋很大,脖颈很长,从少年的肩头伸出来,浑浊的兽眼盯着面前的人类。

    少年摸了摸妖兽的头,目光落在江亦言身上。

    江亦言自醒来后身体就有一种虚浮感,在虚无空间里,她拼死耗尽了灵力和魂力才冲破玲珑的桎梏,但同时也让她疲惫不堪,她没有和陆雪琪说自己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她只是握住陆雪琪的手臂,上前一步将陆雪琪挡在身后,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兽神?”

    章化晓等人也站在江亦言两人身后,面带警惕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和妖兽,手中法宝握得紧紧的,随时准备作战。

    少年沉吟半晌,看着她忽然露出一抹妖异的笑,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眼底是纯粹的欣喜,“玲珑,好久不见。”

    少年的手忽然指向江亦言和陆雪琪两人,江亦言猛地瞪大眼,脑子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就已经上前挡在了陆雪琪面前,一股精纯的灰色戾气打在了江亦言身上,她眼前募地一黑,跪了下去。

    “亦言!”

    陆雪琪惊呼一声,朝江亦言伸出手去,然而还没接触到江亦言的身体,就被一股强大的混浊力量反弹了去,她一个趔趄,清丽的脸庞霎时白了下去。

    铮!

    天琊应声而起,蓝色剑气瞬间暴涨,一剑击出,朝兽神掠去,站在后面的章化晓等人一直在观望,见兽神猝不及防对江亦言动手,也纷纷将手中法宝朝兽神投掷出去。

    砰!砰!砰!

    所有的攻击,除了天琊,没有一个能近兽神的身,章化晓等人都被兽神一个抬手打飞了去,落在地上不知是死了还是单纯地晕过去了,天琊停在兽神面前三分处,被灰色戾气阻挡,不能再向前一毫。

    陆雪琪嘴角紧抿,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去,和兽神的对抗显然耗费了她太多灵力。

    兽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天琊,旋即看向陆雪琪,轻声说道:“真有意思,小姑娘,你这把剑不错。”然后便笑起来。

    陆雪琪心头一凛,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头涌出,她募地收手试图召回天琊,但为时已晚,兽神的手穿过戾气在天琊剑尖轻轻一弹,天琊顿时调转方向朝陆雪琪掠去,陆雪琪瞳孔一缩,感觉到天琊和她有一瞬的失联,与生俱来的第六感让她朝右边一退,天琊擦过她的耳畔,铮地一声落在了远处。

    “啧啧,”兽神背过手,轻叹两声,“真是可惜。”

    一道血痕出现在陆雪琪脸上,衬得她清丽的脸庞愈发苍白,她抬手一招,重新召回天琊,手指在剑尖抹过,蓝色剑气随着指尖覆于剑端,陆雪琪一边运气一边紧紧盯着兽神,“你对她做了什么?!”

    兽神看了一眼被戾气包裹的江亦言,笑道:“做了我该做的,”他挑眉看了一眼陆雪琪后面躺了一地的章化晓等人,露出一抹妖异的笑,“祁族的人就是麻烦,魂力也很麻烦,居然能打断玲珑的恢复。”

    “我很生气。”

    陆雪琪眉头紧皱,天琊携带蓝光,剑尖直指苍穹,原本晴朗的天空顺便聚拢一道厚厚的云层,电光划过,闪电声随之响起,雷霆之力瞬间笼罩在这片破败小屋的上空,陆雪琪凝眸敛眉,脚踏七星,口中诵咒,“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昔日的神剑御雷真诀再次重现,无数雷霆之力汇于天琊,蓄势待发,兽神抬头望了一眼天际,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小姑娘,你的确很不错。”

    话音刚落,陆雪琪目光一凛,她轻喝一声,双手紧握天琊,然后奋力朝兽神斩了下去!

    雷霆电光越来越近,在兽神眼里从一个光点逐渐变大,他脸上忽地多了一丝慎重,在这雷霆之力中他似乎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轰!

    无比耀眼的光芒砸在了兽神身上,他艳色衣袍猎猎作响,灰色戾气在他身侧形成了一道无形屏障,将电光阻拦在外。

    就在兽神和雷电之力对抗的时候,天空中的陆雪琪忽然不见了,雷光中的兽神眉头一皱,看向一直被困在戾气中的江亦言,和突然出现在江亦言身边试图攻破戾气的陆雪琪。

    陆雪琪脸上金光一闪而过,天琊猛地刺入江亦言外面的戾气屏障,她的脸愈发苍白,一道道金光从她手中侵溢而出,瞬间沿着天琊侵入戾气,。

    这是……天道的力量?

    兽神眼见着陆雪琪破开戾气,抓住了江亦言,兽神脸上罕见地浮现一丝怒气。

    然而想象中的营救画面并没有出现,因为在陆雪琪抓住江亦言的下一刻便被一股力量击飞,砰地一声落在了远处,并且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一身白衣,气质温婉的女子站了起来,她的手上还残留着一丝红光。

    雷光湮没,兽神惊喜地看着重新站起来人,“玲珑!”

    陆雪琪咬牙吞下口中的血腥,半撑起身子看向“江亦言”,或者说玲珑,她眼底逐渐浮现悲哀。

    原本清秀的脸庞上浮现不一样的神情,整个人也散发着不一样的气质,醇厚的、神圣的气息,积淀了千百年的温柔气韵,江亦言不是那样的。

    看着是一个人,但实际不是。

    陆雪琪红了眼眶。

    玲珑双手交握于身前,看着陆雪琪,用她一贯的温柔声音说道:“你很努力,但是没办法阻止我。”她说完张开双手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生涩,但重新掌控一切的感觉,还不赖。

    熟悉的语气让兽神露出孩子般欣喜的笑容,他从背后走来抱住了玲珑,在她身上蹭了蹭,轻声呢喃:“玲珑……“

    玲珑转身面对兽神,目光一柔,“我们先离开。”说完便带着兽神和那只妖兽消失在原地。

    “师姐,我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江亦言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脸上露出几分迷茫。

    陆雪琪扶住她的手臂,“是身体还没恢复吗?”

    江亦言摇了摇头,她刚醒,脸色还不是很好,“不,”她静下心感受了一□□内魂力的波动,就好像有一层薄薄的膜在她和这具身体之间,江亦言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抬头看向陆雪琪,忽地笑了一下,眷恋又不舍,“师姐,我估计不能和你一起走了。”

    陆雪琪猛地瞪大眼,抓着江亦言的手狠狠收紧,对上江亦言的目光,她隐约猜到了什么,“亦言,我们最后再努力一次,就一次……”

    江亦言右手食指抵上陆雪琪的唇,再次摇了摇头,“师姐,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玲珑的桎梏中挣脱的,也许是戟鸟帮了我,但是时间早就到了。”

    戟鸟的尾羽早就没了白色,玲珑离复生或许只差最后一步。

    陆雪琪看着江亦言良久,也摇了摇头,咬牙道:“不,我不信……”

    江亦言抵着陆雪琪唇瓣的手一松,然后摸着陆雪琪的侧脸,眸光温柔,“师姐,你不用担心,我有预感,我不会死,也不会消失。”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脑子里忽然多了点东西,也许只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也许是其他。

    “玲珑还没有拿到第四卷天书,她不会杀你,也许他们会继续北上,师姐,去找鸾衣,查一下你找到出来的地方,那里肯定有什么。”

    天琊插在一边,陆雪琪白衣上血迹点点,她抬起衣袖擦去嘴角的血,然后慢慢站了起来,又慢慢抬头望着天空,目光逐渐变得迷茫,她一直在囚笼中,寻不到解法。

    这片天地,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江亦言的气息了。

    陆雪琪一动不动站了很久,云雾翻滚,日轮当空,轻风拂过,带着一丝血腥的味道,还有一股野兽的腥味。

    一头落单的变异妖兽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摸到了这里,看它的样子似乎曾经是一匹狼,狼身拔高、骨骼重塑,相貌丑陋,狼头长出了犄角,满嘴獠牙,兽性和妖性结合,成了一个怪物。在场唯一站着的陆雪琪自然成了这头怪物的首要目标,咆哮一声就朝她冲了过去。

    铮!

    锋利的剑刃轻松划过皮肉,和空气摩擦发出一声锐响,鲜血四溢,天琊直接割开狼妖的腹部,将其切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陆雪琪收回手,天琊重回剑鞘,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清冷的目光带着几分呆滞和木然。

    啵!

    就在这时,她面前平静的空间忽然产生一丝异动,陆雪琪后知后觉地看着红光出现的地方,在她身前三尺处,无数细小红光出现又压缩,最后砰地一声爆裂,最先露出一对赤红色的翅膀,和七色尾羽。

    戟鸟在陆雪琪面前扑腾着翅膀,红色的鸟眸中倒映着陆雪琪的身影,它歪了歪头,轻轻啾了一声。

    陆雪琪瞳孔猛地一缩,她似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身子猛地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突然出现的戟鸟,却又因为不确定而踌躇不前。

    章化晓缓缓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戟鸟,他心中一震,下意识以为戟鸟是来对付他们的,刚想出声提醒,转头却发现陆雪琪慢慢蹲下身子,朝戟鸟伸出手掌,缓缓说了一个字:“来。”

    然后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戟鸟看了看陆雪琪的脸,又看了看她的手,居然扑腾着翅膀飞过去,站在了陆雪琪手上,然后低下头蹭了蹭陆雪琪的手,似乎,格外亲昵。

    章化晓顾不得身上的伤,当场愣住,这是怎么回事?!

    砰!

    织空镜穿过魂力的防御,直接打在了一人的背上,那人内息激荡,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织空镜并未停止攻击,反手一个回击朝那人的胸口一撞,直把人撞出好几丈远。

    沈鸾衣一个侧身躲过龚三的双刃飞镖,一边召回织空镜一边落在了远处。

    龚三右手操控着一只银色双刃飞镖,眼底满是狠厉。

    就在刚才,沈鸾衣解决掉了龚三最后一个手下,但也受了不轻的伤,操控织空镜的右手有鲜艳的血滴下,在她右肩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一丝鲜血从她嘴角溢出,每一次呼吸都带着撕扯的疼痛,失血过多让她的眼神有些晃荡,沈鸾衣努力睁大眼,露出一贯娇艳的笑容,挑衅地朝龚三挑眉,“来啊!”

    为了让祁族的伤亡减到最低,沈鸾衣早就将安排留守拾归谷的人交给了沈奇,沈奇交给了龚三,所以这次留守拾归谷的人大部分都是龚三的人,只有那么几个是沈鸾衣自己的人,但现在,只剩下龚三一个了。

    此刻他们站立的脚下满是血痕,漫过石头的纹理,然后凝固,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味道,让人发狂。

    龚三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他没想到不知不知间沈鸾衣的实力已经强到了这样的地步,他的这些手下实力在祁族虽不是顶尖,但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人,却尽数折损在沈鸾衣手中。

    龚三哼了一声,就算她再强,但也止步于此了,他相信持续的车轮战已经耗费了沈鸾衣最后的魂力,现在的她,不堪一击。

    天空中黑雾再次升起,其中隐约可见火光,上官策站在归灵阵上,一直观望着焚香谷六位长老和离暮的战局,却没有对龚三施以援手,如果龚三连沈鸾衣都解决不掉,那么就是他高估了这位野心勃勃的背叛者。

    沈鸾衣抬头望了天上一眼,极力想要从中找出离暮的身影,但她的伤口血液流失得很快,这让她眼神越来越模糊,沈鸾衣转头看向龚三,看得出来,这位三长老已经迫不及待要杀死她了。

    嗖!

    掠空声响起,双刃飞镖携带红光径直朝沈鸾衣急速掠去,沈鸾衣眼睛一眯,织空镜迅速在身前一挡,双刃飞镖一击不成,龚三一声轻哼,只见原本只有一把的飞镖突然分裂成两把,然后一左一右朝沈鸾衣身后掠去。

    沈鸾衣抬手欲拈决,却不想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那两把飞镖可不管沈鸾衣有没有力竭,直接朝着她背上要害而去,沈鸾衣一个咬牙腾空而起,织空镜瞬间掠至她脚下,然后狠狠向下一压。

    砰!

    织空镜和两把飞镖撞在一起,龚三操控着飞镖,躲开织空镜,目标再次转向了沈鸾衣,这两把飞镖体积小,十分灵活,速度奇快,非常适合近身攻击,沈鸾衣体力不支,稍不注意又被划了两道。

    龚三将沈鸾衣的狼狈看在眼里,他得意地笑起来,果然,她撑不了多久了。

    沈鸾衣轻轻喘着气,体内的魂力越来越弱,她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染血的右手将织空镜朝天空甩去,织空镜一时橙光大作,照在了龚三身上。

    时间如同凝固般,被橙光笼罩的龚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甚至还维持着志得意满的笑容,织空镜悬停在他头顶,镜面里是另一番景象。

    沈鸾衣一个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她勉强抬起眸子,再次望向天空,心底唤了一声:小暮……一股血气涌上喉咙,沈鸾衣俯倒在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果然,强行运气用幻境困住龚三还是勉强了些,不过,值得了。

    沈鸾衣强忍着胸口撕扯般的疼痛站了起来,她转过身,看向另一边的沈奇、孙大和武二,她眼眸微眯,体内残存的魂力缓缓运转,然后挺直身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看那气势,沈奇捂着自己的伤口,心中有一种奇妙的畏惧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也幸亏龚三不愿意损失他和两位长老,没有下杀手,只是刺了他一刀,然后暂时封了他们的魂穴,让他和孙大、武二两人无法运力,不然他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天空上,离暮被其余六人围在中央,黑雾中,黑色纹金面具后的冰凉眸子朝周围一一扫去,六个人,六合之位,听闻焚香谷侵淫火道多年,谷主云易岚天赋异禀,受先人启发,创立了一种名叫六合离火阵的火系阵法,焚香谷中有一个天然的火山口,不知道云易岚使了什么法子,百年来一直被压制着却没有爆发,离暮想他们就是靠那个火山口锤炼火焰之力,然后用来对付祁族。

    要知道,当年玲珑重挫祁族,靠的就是她手里的玄火鉴,和八荒玄火阵,焚香谷倒是有样搬样。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