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烨脑后黑发无风自动,两眼中迸射出丝丝冷冽的寒光,看着头顶瞬间落下的獠牙,脸色一片冰冷,双脚直接踏立在下面的獠牙上,锋利的獠牙,无法洞穿脚底,踏在上面如履平地。反手间将石制匕首收了起来。

    右手往上一伸,闪电般的将一根巨大的獠牙抓在手中,以一种顶天立地的姿势,生生将那妖兽的血盆大口一下顶了起来。

    那妖兽只感觉,自己咬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美味的猎物,而是一块生硬无比的精铁,自己合嘴时,爆发出的力量,何止千钧万钧,但竟然被一只手,生生的阻挡住,顶了起来无法将其当场咬的粉碎。

    说时迟,那时快。

    苏烨顶住獠牙,合嘴时爆发出的力量,足足有不下六七十龙象之力,然则,苏烨肉体已经强悍到骇人的地步,在这股力量之下,依旧无法撼动苏烨的肉身,抓住獠牙顶住那股巨大力量的同时。右手猛的向内侧一扳。

    “咔嚓。”

    “吼。”

    那根修长的獠牙,几乎应声间,发出清脆的响声,从妖兽口中被生生的扳了下来,带出一股股鲜血,狂喷而出。

    “昂。”

    扳断獠牙,苏烨更是毫不迟疑,双臂一振间。

    武曲破星拳。

    在妖兽口中,朝着妖兽头颅一拳轰击而出,伴随震耳欲聋的响声,在这一拳之中,体内八十龙象之力彻底汇聚,化为霸道的拳劲倾泻而出,自口中爆发而出,一根根坚硬的头骨,在掌下轰成碎片。

    “轰隆隆。”

    只听一声轰鸣,在血战场上,一头足足有小山大小,浑身布满无数鳞片,狰狞无比,宛如蛮种鳄鱼般的妖兽,发出一声悲鸣,在其头顶爆出一团刺眼的血雾。

    苏烨浑身染血,自头颅中破颅而出,在武曲破星拳的强大破坏力下,哪怕是如斯坚硬的骨骼,照样被拍的破碎。洞穿头颅,直接毙于拳下。

    “咝。”

    然则,苏烨刚自那妖兽体内洞穿而出,就眼前一暗。

    顿时就看到,一条漆黑的昆哏异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诡异地出现在苏烨身前。

    自双脚开始,瞬间缠绕在身上,一圈接一圈,仅仅几个呼吸间,就将整个身躯彻底的缠绕住。

    三角形的蟒头一片乌黑,眼眸冰冷的盯在苏烨身上。

    蟒身以一种诡异的方式不断地蠕动起来,一种可怕的缠绕之力自蟒身中源源不断地爆发而出,苏烨只感觉到,在身外,有惊人的力量在疯狂地挤压肉身。

    “噼里啪啦。”

    周身骨骼中,传出一阵阵尖锐激烈的响声,宛如炒豆一般,在这种缠绕中,骨骼一处处关节,不断地发出生硬的脆响。

    自蟒身中爆发出的缠绕力,已经不下于七十龙象之力,而且,这种力量,随着缠绕的继续,还在接连不断地暴增。

    昆哏异蟒的缠绕能将本身的力量,瞬间增幅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恐怖程度。哪怕是力量相当的妖兽,被它缠绕住,都会被活活缠绕挤压成肉泥,骨骼断裂破碎。

    “嗖。”

    与此同时,那昆哏异蟒更是毫不迟疑,张开血盆大口,带着可怕腥风,朝着苏烨脑袋凶狠的一口落了下去,那情形,是要将苏烨的脑袋一口吞进口中。

    蟒口快如闪电,被缠绕住的苏烨也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在瞬息间,就被昆哏异蟒一口将脑袋吞了进去。

    锋利的毒牙闪电般的朝着头皮咬去,要咬破头皮,注入最可怕的毒液,将苏烨活活毒死。

    但锋利的獠牙,落在苏烨的头皮上,连头皮都没有咬破,周身毛孔封闭的同时,哪怕是剧毒都无法进入体内。

    “想要将我束缚住,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你要将我挤压成肉泥,那我就先拆了你这副骨头,我撕了你。”

    苏烨眼中杀气翻滚,口中咆哮一声,心念一动,体内力量如潮水般灌注到双臂中,手臂中一块块肌肉如虬龙般不断地涌动着,化掌为爪,一把抓在一节昆哏异蟒身上,双臂一振,咆哮一声,猛的向两边一撕,一扯。

    “咔嚓。”

    在昆哏异蟒身躯中,可以听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无数血雾迸发,粗壮的蟒躯,被生生从中扯断,本来缠在苏烨身躯上的蟒身,当场松懈开口,从毒蟒口中,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锵。”

    在蟒身松开身体的同时,释放开的右手当即就直接将石制匕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璀璨的流光,石制匕首带着霸道的力量一下重重地劈斩在昆哏异蟒七寸之处。

    “噗。”

    不管昆哏异蟒再厉害,再凶残,只要还是蟒,那七寸之处,就是其命门要害所在,被这一下斩中,昆哏异蟒在悲鸣声中,应声被一下劈成两段。一股股庞大的蟒血挥洒而下,化为血雨。

    自进入血战场,到苏烨接连击杀三头妖兽,其过程,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间,片刻都不到,武基境七重天妖兽,接连葬身在苏烨手下。这样的情景,若被其他人看到,只怕也要心中惊骇,对苏烨的战力感到惊恐不已。

    不过,这相对于苏烨此刻的强悍肉身与力量而言,虽凶险,也是最好的历练过程。

    苏烨心中没有任何的自得,在击杀三头妖兽后,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那屠夫随手如奏刀騞然般将一头武灵境妖兽瞬息肢解的情景。

    与之相比,自己如今,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两者之间的难度与差异,没有任何可比性。

    在欺凌弱者中获胜而感到自得,那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而已,那是弱者的心理,要比那就要跟与自己实力相当,乃至是实力更强的存在去比,那样才有价值,才有意义。

    “击杀三头武基境七重天妖兽,你可以从妖兽身上选取血肉拿去给厨子烹饪药膳,十份药膳,你可以得三份。其余的将归属厨子所有,小子你还不错,武罡四重天,能有如此战力潜力尚可。”就在苏烨将三头妖兽击杀后,在血战场上空,陡然间传出屠夫血淋淋的话语。

    “刷。”

    跟着在话音中,一只储物袋从血战场上空抛了下来,落在苏烨身前。

    “承蒙夸奖。”

    苏烨捡起储物袋,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三头妖兽,略微沉吟后,提起石制匕首,朝着那头昆哏异蟒走了过去。

    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口坛子,将还滚烫的蟒血往坛子中灌了进去,转眼间,就足足灌了七八坛。

    苏烨的储物戒指中各种坛坛罐罐,瓶,盒,可准备了不老少,这也是从天灵宝录中学来,经验老道,以备后用的。

    蟒血可是好东西,蕴含昆哏异蟒精华,不管是拿去做药膳,还是淬体,那都是最上等的材料,是宝贝,好东西啊。苏烨没有浪费。全部装了起来。

    还有蟒胆,蟒肉,都收集了数百斤。

    那与蛮种鳄鱼有些相似的妖兽身上,苏烨也直接剔下数百斤肉,而且是最鲜润的部位,至于那银瞳血雕,拔了毛整个扔进储物袋中。

    苏烨细想刚才短暂的血战,顿觉小白所说武道之路,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是多么的正确。

    当刚猛直进,用于面对任何凶险,以自身血肉,去经历那一次次的生死危机,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克服这种恐怖,才是真正的武者。历经生死,才能磨砺出真正的武道之心。

    心中一定,再不迟疑,将血战场中的一切,彻底的收拾妥当。

    “刷。”

    在收拾完后,在血战场中,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诡异地将身躯包裹住。

    眼前景色变幻。再看时,赫然已经重新回到那血战场门口。

    “苏烨,你不错,竟然在短短半刻钟内,就解决了三头武罡境七重天妖兽,比我当年可是要快了好几倍。努力活下去。”

    仇九等在门口,看到苏烨出来的身影,咧嘴一笑,那巨大的身影走上前来,伸手在苏烨肩膀上拍了一下,那巨大的力量,让苏烨的身躯都不由的当场震了几下,骨骼似乎都在发出生硬的响声,随意地一拍,都有四五十龙象之力。

    这力量当真可怖。

    “仇兄说的不错,人生在世,本就是一个活下去而已。关键是要活出想要的精彩来。”苏烨一耸肩膀,将仇九的大手卸了开来,嘴角边淡然一笑说道。

    “苏烨,你在血战场中血战的妖兽,交给厨子烹饪成药膳,你能够得到三份药膳,可以拿去自己吃,也可以拿去换取灵石,都是你自己的收获。”屠夫一瞥眼看着苏烨,一副凶悍的模样。

    再次大声呵斥道:“血战峰上,干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多。你要是不偷懒,一直好运,就能活下去。好不容易来个有点意思的新人,别轻易就死喽。那就没意思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